傅司寒苏安染小说傅司寒苏安染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傅司寒苏安染小说_傅司寒苏安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傅司寒苏安染小说_傅司寒苏安染小说名字

(傅司寒苏安染小说)傅司寒苏安染小说最新章节列表(傅司寒苏安染小说)_傅司寒苏安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傅司寒苏安染小说)_傅司寒苏安染小说名字

小说介绍

傅满仓见傅司寒态度坚决,缓了一下语气:“老二啊,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们说,一定要分家也行,咱们等队里忙完这两天,叫支书他们都过来,行不行?”苏安染以为傅司寒不答应,却没想到他竟然点头应了。傅满仓这明显是缓兵之计啊。…

免费试读

朱桂花看着苏安染和傅司寒一起回来,心突突跳了两下,等拖拉机一停稳,根本不敢看两人,小跑着去拖拉机边上看着傅二妮:“咋样,那个祸害掉了没?”錵婲尐哾網

傅二妮看着朱桂花,又想想自己吃的苦,眼泪吧嗒就掉了下来:“妈……”

朱桂花怕她哭着乱说,赶紧喊着傅长运:“快把你妹妹抱回去,啊呀,看你以后还乱吃东西,差点儿中毒死了。”

边大声喊着,边指挥儿子把傅二妮弄进屋里。

她这么大声,就是故意让隔壁邻居听见,免得大家在背后风言风语,耽误傅二妮以后找婆家。

等人都进了屋,傅司寒把提包放回屋里,带着苏安染直接去了傅满仓的屋子。

苏安染见傅司寒一脸严肃,感觉这是要跟家里人说分家的事,有些兴奋的等着看热闹。

朱桂花安顿好傅二妮,又喊着陈巧兰煮点红糖水给她端过去,就忙不迭进屋找傅司寒告状。

她断定苏安染会在傅司寒面前乱说,所以进屋就开始哭:“老二啊,是我没本事,不知道哪句话就得罪了安染,惹得安染生气了,我来给她道歉。”

边说着还边抹了一把眼泪:“你说我们都是一家人,要是闹得这么难看,邻居们都看笑话。咱们村里,你是顶有出息的一个,咱们一家都因为你脸上有光,所以你娶了媳妇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我就是个没见识的农村人,也不会说话,安染啊,要是得罪的地方,你就不要计较。”

苏安染有些佩服的看着朱桂花,这颠倒黑白的功力,换个弱点的不得被欺负死?

扭头看着傅司寒,看他怎么解决,他要是和稀泥的解决,回头她再找个机会把朱桂花打一顿。

傅司寒一言不发,等朱桂花哭哭啼啼说完,傅司寒才看着傅满仓:“我这次回来,就是想分家。”

“啥?!”

朱桂花顾不上哭了,瞬间站直了身体看着傅司寒。

傅满仓也不靠在被子上病歪歪了,蹭的就坐直了身子看着傅司寒:“老二,你说啥?”

傅司寒淡然的看着傅满仓:“结婚分家,是当初我走的时候,你们同意的,这么多年,我的津贴和工资全部寄回来养家,也算是履行了当年的承诺。”

傅长运和傅长林也凑了进来,站在屋门口听着。

朱桂花有些着急:“那也不能说分家就分家,你看村里有几个分家的,咱们不能让人戳脊梁骨笑话啊。”

傅满仓皱着眉头:“咋突然有了这个想法?是你媳妇的意思?”

苏安染突然无辜躺枪,瞪眼看着傅满仓,看来这个老实人并不老实。

不过有傅司寒在,她也不用说话,要不怕自己忍不住连老头都揍。

傅司寒脸色瞬间冷了下去:“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分家是我的意思,家里的任何东西我都不要,以后每个月会给你们五块钱养老钱。”

朱桂花一听五块,比以前少了不是一星半点,以前每次傅司寒都寄来一整个月的工资,她们再发电报要钱,还能多了个一百两百。

所以在那些年收成不好家家都困难的时候,他们是一点苦都没吃。

逢年过节还能吃白面肉馅饺子。

生活一直是村里最好的,谁看了不羡慕?

所以,朱桂花肯定不能同意的:“我不同意分家,你看你大哥和长运,都成家多少年,有孩子了也没说分家,你现在不能翅膀硬了就不顾家里。再说,当年当兵的名额是长运的,要不是他让给你,你能有今天吗?”

傅长运有些心虚的往后站了站,是他吃不了当兵的苦,才让傅司寒去的。

要知道在部队能混的那么好,最后还能在市里安排工作,他说什么也要去。

而且这个名额,还是傅满仓花了两瓶酒和五斤猪肉换来的。

傅司寒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傅长运,从口袋掏出一个巴掌大有些旧的笔记本:“这上面,有我每次给家里寄钱的金额和明细,还有傅长运冒着我的名义,去武装部讨要好处的证据。”

傅满仓见傅司寒竟然还有账本,坐的更直了:“你啥意思?你这话啥意思?”

朱桂花看傅司寒这是铁了心要分家,也恼怒了:“好啊,老二,你竟然还记着账,真没看出来,你还存着这样的小心思,我们生你养你,你到头来就这么跟我们算计?你还有良心吗?难怪村里人说你是陈世美!”

嗷嗷哭嚎着。

在傅司寒拿出小账本那一瞬间,苏安染都惊讶了,没想到傅司寒还有这样的小心思。

再想想最近吃傅司寒的,喝傅司寒的,他会不会也有个小账本?

等离婚那一天,拿出来跟她清算?

想着,再、看傅司寒的眼神就古怪起来。

傅司寒依旧不为所动,分家的态度很坚决。

朱桂花哭嚎半天,一点效果没有,坐在炕边开始默默哭,心里却算计着怎么样才能让傅司寒改了主意。

傅满仓见傅司寒态度坚决,缓了一下语气:“老二啊,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们说,一定要分家也行,咱们等队里忙完这两天,叫支书他们都过来,行不行?”

苏安染以为傅司寒不答应,却没想到他竟然点头应了。

傅满仓这明显是缓兵之计啊。

抱着浓浓的吃瓜态度,苏安染细品着这些人的关系和秉性。

傅满仓见傅司寒点了头,赶紧喊着朱桂花:“快去,把昨天杀的鸡拿出来,中午炖了让孩子们吃。”

朱桂花恨不得鸡肉喂狗也不给傅司寒吃,但又不能不听傅满仓的话,满脸不快的去厨房做饭。

傅司寒起身:“不用了,我们中午不在家吃饭。”

傅满仓还想说话,傅司寒已经带着苏安染出去,气得他拍着炕桌,想骂也骂不出来。

捂着胸口使劲咳嗽着。

苏安染跟着傅司寒出了大门,还能看见有人探头探脑的往这边看着,显然也是听见动静想过来看热闹,又怕被发现不好意思。

看见傅司寒出来,还热情的打着招呼:“长锁回来了啊。”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6日 下午1:50
下一篇 2022年12月6日 下午2:1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