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的小丧尸全文免费阅读下载_(妈咪的小丧尸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亮仔祁慕白最新章节列表妈咪的小丧尸_妈咪的小丧尸亮仔祁慕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妈咪的小丧尸全文免费阅读下载_(妈咪的小丧尸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亮仔祁慕白最新章节列表(妈咪的小丧尸)_妈咪的小丧尸(亮仔祁慕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我是一只丧尸。一大清早的,我妈就冲进我的房间,一把拉开窗帘,系着围裙挥着铲子冲我吼,“还睡呢?昨天又熬夜了是吧?都跟你说了少看点手机,耳朵长哪去了……”…

免费试读

我是一只丧尸。

一大清早的,我妈就冲进我的房间,一把拉开窗帘,系着围裙挥着铲子冲我吼,“还睡呢?昨天又熬夜了是吧?都跟你说了少看点手机,耳朵长哪去了……”

我慢吞吞地起来,她看了眼窗外,又说,“人家隔壁的小禾都吃了多少脑子了,你还在这等着,等我喂饱你是吧?快出去!”

我实在烦的不行,又不能说话,机械地洗漱好就准备出去躲躲,我妈又说,“把包背上!回来从超市顺点菜,白菜芹菜生菜,还有猪肉,要新鲜的!”

“……”

“对了,地上的脑子别吃,细菌多……”

……

其实三天前,我还是个正常的美少女。

那天正在上物理课,我昏昏欲睡时,听到外面一阵吵闹,紧接着,胳膊就被早就感染的同桌给咬了。

再醒来,我已经到了家里。

我妈盯着我,叹了口气,“听人说你变成啥玩意来着……丧尸?反正不是什么正常东西,算了,总归还活着……”

我对我仍旧能听懂我妈说话且有记忆而感到震惊。

丧尸,不应该是是那种没有一点点意识的行尸走肉吗?

“你都不知道妈找了多久才在丧尸堆里找到你,那嘎嘎的,全都在呲着大牙咬人,我一脚踹倒一个,这才把你带回家……”

“……”

不愧是方圆十里有名的泼妇。连丧尸都拿她没辙。

我曾天真地以为成为丧尸就能摆脱我妈的唠叨了,但显然我想多了。

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摆不脱。

下了楼,我扔掉手里的垃圾,在街上寻找着目标。

肚子倒也不饿,就是看见人就想咬,嗯,除了我妈。

小区出去往东五百米就有个大超市,我想先把我妈交代的任务给解决了,不然等会忘了她又得叨叨。

路上碰到了嘴巴血淋淋的小禾,她手里还拎着半个脑子,身上穿着的仍旧是学校的校服。

我没有跟她打招呼。

这几天我也发现了,有意识有记忆的丧尸,暂时可能就我一个。

别的丧尸就跟那电影里的一样,见人就咬,没有任何的思想。

我除了不能说话,行动迟缓,脸色很丧尸一样有些青白之外,也和人没什么区别。

此外,我的听觉变得也异常灵敏,但眼神不好,我妈非得说我是看手机看的,我真的气死了。

那我变丧尸也是我看手机看的得了。

我感到了无尽的孤单,有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

想到在这世上以后只能跟我妈交流,我就忍不住想要大哭一场。

超市周围非常安静,正门里面是锁着的,好在我知道还有个后门。

这个门很隐蔽,不是老顾客可不知道,我从那条小道道挤了进去,路上碰到了几个丧尸同伴。

超市里非常安静。

我缓慢地向着蔬果区走去,好在也算是爆发不久,加上幸存者们都不敢出来,蔬菜量多种类也多,就是不怎么新鲜了。

我挑了几样我妈要的,装进书包里,又拿了几块肉,还用塑料袋子包上,大功告成之后,我正欲走,突然看见了货架上大片大片的零食,沉默了。

要是以前的我,非得全部给带走,可如今,却是没有一丝丝食欲。

我吃力地叹了口气表达自己的情绪,身后却传来了一阵惊呼,“有丧尸!”

我转过身,看见的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她惊讶地捂着嘴,满眼惊恐,重复道,“有丧尸!”

听觉灵敏的我被她尖利的嗓音吵得耳朵疼,下意识地就想跑,可被她声音吸引来的,竟还有一大群人!

“哪儿呢哪儿呢?!”

“没事,好像就这一只,兄弟们抄家伙!”

“亮仔,把你脚边那个棍子给我!让我解决它!”

“好嘞!”

我吓得眼泪差点流下来了。

他妈的杀我干嘛?我就是来超市给我妈拿点菜……从变成丧尸以来我一个人都没咬过,这都不行吗!

怎么办,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我情急之下,咣当一下跪了下去,顺便给他们磕了个头。

全场静默。

“这丧尸他妈的干嘛呢?”

“不知道啊……”

“咋回事?我还没见过这样式儿的丧尸……”

“先别动。”为首的男人发话了。

他身材高大,留着寸头,容貌俊朗,穿着一身作战服,手里竟然还有把枪。

看样子像个特种兵。

“你能听懂我说话么?”他蹲下身,试图跟我交流,我知道这是个活命的机会,连忙点头。

男人的神色闪过一丝震惊。

我攥紧手上的包,缩着身子转身就往门边走,他们并没有什么动作,反而是一脸诧异地看着我。

还有几步就能出去了!

在我即将出去的那一刻,身后一记闷棍,差点给我敲晕。

头上有血流了下来。

我感觉不到疼痛,只是晕,转过身看见,是刚刚尖叫的那个女的一脸狠意,“去死吧,恶心东西!”

方才与我说话的男人一声怒喝,“住手!”

那女人一脸委屈,语气甚至带了点撒娇,“怎么了嘛程哥,她是丧尸啊!”

那男人没来得及说话,在我的身后,突然涌入了好几只丧尸。

几人惊慌失措,我趁乱连忙逃了出去。

等回到家后,我妈看见我的惨样,顿时怒火冲天,“谁干的?是是他妈谁干的?”

刚刚的委屈终于有了释放的地方,我张大嘴,哭不出声,眼泪却一直掉。

“走!带我去找他!我今天弄不死他,我就不姓钱!”

简单地帮我包扎了伤口,我妈就拉着我冲了出去。

“是在超市对吧?!”

我点了点头,我妈嫌我走得慢,干脆把我扛了起来。

生起气来的我妈比阎王爷还要可怕,丧尸们也不敢过来,我甚至都能看到我妈头顶上冒着的火焰。

超市后门已经被堵死,我妈去了正面的玻璃门,咚咚地敲了起来,“是哪个打我女儿?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里面,你有本事打我女儿,怎么没本事开门啊。开门啊,你本事开门啊!”

那几人果然出现了。

他们见我妈能说能骂很正常,想要开门,却被打我那女的拦住了,“那个丧尸也在啊!不能开!”

有个留着爆炸头的男人一把推开她,“你他妈瞎啊?那小丧尸根本就不咬人,她不把自己咬到就不错了!再不放她们进来,等会丧尸都被引过来了我看你怎么办!”

女人不出声了。

门一打开,我妈就指着这群人问是谁打的我,我指向那女人的时候,分明看见她瑟缩了一下。

我妈眯了眯眼,冷笑,“哼,我钱贵兰的女儿也有人敢打?不想活了就说,老娘亲自送你上路!”

我:“……”

她冲了上去。

好半天都没有一个人敢拦着。

我妈打起架来是很吓人的,连我都不敢上前,别说其他人了。

叫程哥的那个男人趁机走到我的面前,幽黑的眸子直直盯着我,“你确定是被咬了是吧?”

我点点头。

“那你现在还留有意识对吧?”

我又点点头。

“嗯。”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我胳膊上的伤口,低着头,再没有说一句话。

经过十几分钟的激战后,最终以我妈的彻底胜利而告终。

她捋了捋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看着角落里被打的鼻血横流一声都不敢吭的女人,拉着我,“我女儿是笨了点,虽然现在成了丧尸更笨了,但没人可以欺负她!再有下一次,我就让你成为我女儿咬的第一个人!”

在这一刻,我眼中我妈的身影不断变得高大,并且发出了耀眼的金光。

“走,回家吃饭!”

到了家,她又帮我处理了一遍伤口,还逼着我吃菜。

人类的食物我实在是吃不下,我妈眉头一皱,“你吃不吃?你现在成丧尸了,脑子没了,吃这些脑子能长得快点,到时候就会变正常!”

我:“……”

“快吃!别逼我扇你!”

我:“……”

……

因为上次的事儿,我妈再没有让我出过门。

我整天趴窗户边上看下边,急的不得了,我妈则边织着毛衣边看狗血苦情剧,还非拉着我一起看。

终于,第十五天,家里什么都不剩了,我眼前一亮,自告奋勇出去找吃的,我妈犹豫了好一会,最后还是将包给我背上,忧心忡忡道,“小心点啊,谁敢打你你就咬他,当人的时候被欺负就算了,现在成丧尸了还得被欺负……”

我:“……”

我这次换了家超市。

是离我家比较远的另一家。

我用了四十分钟才到了目的地,好在这次很顺利,蔬菜基本都完了,剩下的一些也都烂的不成样子。索性我就拿了一些罐头和我妈爱吃的零食,顺利出了超市门。

我高高兴兴地往家走,半路上看见了一个人。

是一个少年。

他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走在大街上。

看他的背影应该是个帅哥,我心里一慌,完蛋,我可见不得帅哥在我眼皮子底下被咬啊!

如今这个样子的我是没有办法提醒他的,看着他不急不缓的样子,我急中生智,干脆假装要咬他追他,让他赶紧跑去安全的地方。

说干就干,我立马发出了自认为很恐怖的声音。

“呀呀呀!”

然后张牙舞爪地朝他跑过去。

少年听闻,转过了身。

他个子很高,很清瘦,眉目如画,眼睛是漂亮的琥珀色,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头发,竟是一头漂亮的金发。

这是哪个颜色?我也想染!

我对他像明星一般的颜值大为震惊,又突然反应过来:

他咋不跑啊?

非但不跑还停下来了?!

我瞪大了眼睛,就这样硬生生地跑到了他的面前。

他用极好看的眼睛打量我,唇角微微一勾,声音清朗又有磁性,“你是……丧尸?”

我愣愣地点了点头。

随后我才意识到了问题。

我这一点头,不就说明我不是真的丧尸吗?

那我刚刚还吓他,要是他打我我可怎么办?

我心思百转千回,少年却静静地看着我,随即眼睛微微下移,长如蝶翼的睫毛密密实实地垂了下来。

他应该是在思索着什么。

远处有几个身影,我看不太清,但根据那走位完全可以推断出来应该都是丧尸,我没有多想,一下子将少年护在身后,并示意前方有危险,让他快跑。

他不太明显地愣了一下。

搞啥呢还不跑?

我怕他真被咬了,干脆拉起他的手,用我最快的速度往后方跑。

身后的丧尸越来越远,我得意地笑了笑,扭头却看见旁边的少年气定神闲。

原来我最快的速度还不如他走路快。

唉。

太伤自尊了。

我的心里默默流下了眼泪。

前面不远处就是我家了,我看这个少年傻乎乎的也不知道去哪,估计家里人都没了,留着他在这等死也太残忍了,心一横,我直接拉着他往我家里走。

不管怎么样,先让他吃顿饭吧,把肚子填饱。

他倒也不反抗,只是乖乖地跟着我走。楼下有几只丧尸,我怕它们攻击他,他这么柔柔弱弱的,不像我妈那样有人见人怕的buff加持。

我呲牙咧嘴地展现自己的威力,丧尸们顿了一下,怕是真被我吓到了,都绕着走了。

我之前坍塌的自尊又被重建。

原来我他妈这么厉害啊。

少年仍旧很安静,一言不发,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一出电梯,就看见我妈在门口东张西望,看见我皱着的眉头一松,紧接着又是一顿数落,“不是说了让你快点回来吗?干啥去了?我寻思着这么久了你就在路上爬也该爬回家了吧……”

我已经习惯了,她骂完终于注意到了我身边的少年,眉头又皱了起来,上下打量,“他是谁?”

我正琢磨着要怎么跟我妈传达刚刚发生的事情,一路上都没说话的少年突然开口了。

“阿姨好,我叫祈慕白,您叫我小白就行。”

我诧异的地转头看他,他的声音乖乖软软,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本身就长得极好看,加上他特殊的头发,这么一来,好像世界上的阳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让人移不开一丝视线。

我眼睁睁地看着我妈的表情从最初的敌意到怀疑再到犹豫最后竟露出了一脸姨母笑。

“哎呀,这你来也不说一声儿,我啥都没准备……”说着她立马让开门,“快进来,外头凉……”

我:“……”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在我面前关上了。

带过来的风吹动了我的头发,我眨着眼,根本没反应过来。

几乎立刻,门又开了,我妈拉着脸瞪着我,“不进来干嘛?等我请你呢?”

我:“……”

我的妈呀!你把门关了我咋进来?从门缝里飘进来吗?

一进去,我妈就把我包给夺了过去,在里面翻啊翻,翻出一些零食,递给了祁慕白。

“阿姨家也没啥吃的,就这糟心闺女今天外面找的,小白,多吃点啊,看给孩子瘦的……”

我:“……”

我彻底迷茫了。

不仅我妈变得不像我妈了,祁慕白也跟我刚遇到的时候不一样了。

他笑容温暖,有礼有节,“谢谢阿姨。”

乖巧的像一个三好学生。

我有点怀疑这个世界。

太他妈玄幻了。

“杵着干嘛?过来吃点东西,还让我请你啊?”

我:“……”

我机械地嚼着我妈刚给我开的罐头。

其实我基本是不饿的,就是想咬人,但我有意识,完全可以控制住。

我妈可不管什么丧尸不丧尸的,不吃饭就不行,一顿不吃好像就活不了了,非得看着我吃了她才安心。

我这吃了也没法消化,过一会都得吐出来,本来想跟我妈解释来着,又没法说话,扭来扭去地半天闷不出一个屁,还会被以为不听话从而挨一逼斗。

“阿姨,她……是丧尸么?”祁慕白突然发问,好整以暇地看着我。

我妈点点头,“刚爆发的时候在学校里被感染的,但她跟别的丧尸不一样,从来不咬人,也能听懂人话……”说着她嘀咕,“这当人的时候总听不懂人话,成了丧尸反倒能听懂……”

我:“……”

“这样啊,”祁慕白点了点头,沉默了片刻,问道,“那她叫什么名字?”

“姓钱,随我姓。她爹在我怀她的时候外面找女人,没几个月就半夜喝醉车祸死了,赔了一大笔钱,可给我高兴坏了,我为了庆祝,给她取名钱贺喜。后来她姥姥觉得这名儿土,就改了,现在叫钱哆哆,听着也招财……”

下午的时候,我在房间睡的好好的,我妈突然叫我起来,“你搬到隔壁那屋里去,你这屋阳光充足,给小白住,你一个丧尸也不需要爱光线……”

我都没有表态,我妈就在屋里噼里啪啦地开始收拾东西,不一会儿就将我东西都扔了出去。

“自个儿拾掇,我给小白铺床。”

看着地上一大堆的东西,我无助的抬头,正巧看到那少年抱胸靠在墙边,对着我邪邪地勾起了唇。

我愣了一下,心里突然有种引狼入室的感觉。

是错觉吗?

……

我妈今天的表现让我非常愤怒。于是我打算跟她冷战。

我故意将动静弄的很大,以表达我的不满,我妈却丝毫没感觉到,反而悄悄凑了进来。

“哎,闺女,”我听到我连头都懒得回,听到我妈关了门,贼兮兮地说,“你搁哪弄来这么俊小伙?这也太好看了,妈活了这么多年见到的好看的不少,但还是第一次见着这么好看的…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6日 下午5:00
下一篇 2022年12月6日 下午5:2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