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南烟邬泽全文免费阅读陆南烟邬泽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小说陆南烟邬泽陆南烟邬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陆南烟邬泽全文免费阅读)陆南烟邬泽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小说(陆南烟邬泽)陆南烟邬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陆南烟邬泽》正在火热连载中,《陆南烟邬泽》是人气作家的经典力作,小说通过对陆南烟邬泽之间的情感故事获得了无数好评,主要讲述了:感受到周遭或同情或怜悯的目光,陆南烟一路垂着头,丝毫没注意苏语漾将她带到了什么科室。苏语漾推着她走进一间诊疗室。“家属请在外……”看到陆南烟的瞬间,医生的话哽在喉头,默许了她的存在。而这份特殊对待,更是犹如一根刺深深扎进陆南烟逐渐自卑的心脏。苏语漾递上检查报告:“医生,结果出来了。”…

免费试读

陆南烟的身体猛然僵住,随即不安的扭动起来,想要从邬泽身边逃开。

“你认错人了,不过,还是很感谢你帮了我。”

她嗓音淡而清冷,仿佛像在对待一个陌生人。

邬泽心口一阵阵闷疼,像是被人挖了个洞,疼得连呼吸都困难。

知道陆南烟不想认他,邬泽也没再这件事上坚持,只是温柔的蹲下身:“你的身体到极限了,我先送你回去吧,还是你想到处走走?”

陆南烟垂下眸,将眼底的情绪尽数掩藏:“不麻烦您了,我自己可以。”

一个‘您’字,仿佛刀刃般直直插入邬泽的心脏。

尽管知道陆南烟不想见他,却不曾想到,再见时分明两人近在咫尺,却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

邬泽有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哪怕陆南烟还活着,他仍然会失去她,永远失去的那种。

这种痛与无助蚕食着他的理智,汹涌的爱意再也掩藏不住。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娇媚的声音:“宴璟?你一整晚都在楼下守着我吗?”

竟然会遇到苏语漾!

邬泽背脊一僵,猛地抬头去看陆南烟。

却见她清浅地勾起抹淡淡笑意,带着凉意,淡得几乎一晃而过。

不怪陆南烟误会,昨天苏语漾才闹到跳楼,他今天大早就满身带露含霜的出现在这里,恐怕是个人都会理解成他在保护苏语漾吧。

“陆南烟,你听……”

虽然不知道怎么解释,但邬泽下意识就想消除她心里的误会。

苏语漾见势不对,猛然冲过来将他挽住:“什么陆南烟?她是谁?”

陆南烟清了清嗓子,字字铿锵:“别误会,我们不认识,他看我是个残疾人,所以顺手帮了一把而已。”

没想到陆南烟会揭开自己的伤疤来和他划清界限,邬泽深沉的双眸中情绪起伏不断,犹如汹涌的潮水。

陆南烟推着轮椅转身离开,邬泽的脚步却像灌了铅般,只怔怔站在原地,凝视着她背影远去。

是不是真如龚越泽所说,没有他的打扰,陆南烟以后的生活才会安稳快乐?

这一刻,邬泽坚定的心已经开始动摇。

他不希望自己的出现会再次伤害到陆南烟,甚至刺激到她以自伤来逃避。

“宴璟,她究竟是谁?”观察他许久的苏语漾怒目圆睁,愤恨的外表下,掩藏着害怕失去的懦弱与恐惧。

面对他直勾勾的视线与紧抿的双唇,苏语漾眸色逐渐疯狂:“你不要再看她了!我不允许你的注意力全在别的女人身上!”

邬泽被苏语漾的怒吼声唤回理智,他知道不能再像从前那么心软,否则只会让她沉浸在这份对他的依赖之中。

他冷漠的口吻不带一丝感情:“与你无关,该说的话我已经都跟你说清楚了。”

“与我无关?”苏语漾微微一怔,随即冷声笑了:“那你在整晚在楼下守着的人是谁?是她吗?!”

“她只是个坐轮椅的残废,凭什么跟我抢你?!”

邬泽猛地侧眸,淬了冰的眸光冷冷盯住苏语漾:“我警告你,这句话我不想再听见第二次!”

邬泽的语气仿若一把小刀,刺得苏语漾缩了缩。

被震慑后,她终于沉默了,邬泽眉宇松了松,挣开她大步离开。

却不曾察觉苏语漾眸中闪过的阴戾,以及逐渐扭曲的面部。

邬泽才回到救援队,却被一脸不善的龚越泽拦住。

“你的盲肠割好了?”龚越泽面色铁青,说话时狠狠磨着后槽牙。

闻言,邬泽微微一愣,随即想起自己昨晚信口胡诌的瞎话,煞有其事的回答:“嗯,医生说只是吃撑了消化不好,吃点健胃消食片就好了。”

说完,他还冲着龚越泽笑出八颗大白牙:“谢谢你的关心啊。”

龚越泽气得连连发笑:“装,继续装,听说你整晚都在星海小区看病,还在花园里住了一晚院?”

邬泽顿了顿,面上露出古怪而尴尬的笑容,随即举起拳头锤了下龚越泽的肩:“是啊!你看你,都是兄弟,有话直说就好了,带着我兜什么圈子啊。”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龚越泽深吸一口气:“我不管你到底在想什么,总之以后不要出现在我女朋友面前!”

回想起陆南烟自揭伤疤和他划清界限,那道声音撞击着邬泽的耳膜。

好像全世界都在告诉他,陆南烟和他,已经是不该再有交集的两条平行线……

心尖上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渐渐疼得像要失去知觉。

看着满脸痛色的邬泽,龚越泽终究没有再开口说些什么。

另一边,陆南烟坐在阳台上眺望远方,心中满是难以言说的怅然。

四年前她有多竭尽全力奔向邬泽,现在就有多不留余地的从他世界里消失。

为什么……

再次看见他和苏语漾亲密恩爱的时候,心里还是会感到阵阵苦涩与抽痛?

“叮咚”。

忽如其来的门铃声将陆南烟的思绪拉回现实。

她推着轮椅来到门边,却没有直接开门:“哪位?”

如今行动不便的双腿让陆南烟被迫成为弱势群体,她对外界的东西也生成一种天然的防备。

“您好,我是昨天跳楼的那位,特地亲手做了些甜品来感谢你!”

听见苏语漾的声音,陆南烟的表情有片刻凝固。

“举手之劳,不必了。”她顿了顿,还是想了个更委婉的说辞,“心意我受到了,只是我行动不便,你还是自己带回去吃吧。”

门那头片刻寂静,随即传来苏语漾哽咽的声音:“我昨天的行为确实有些疯狂,像我们这种情绪不稳定的病人,你会抵触我也能理解,打扰了。”

陆南烟闻言一滞,还是伸出手打开了门。

“请进。”

门开的瞬间,苏语漾梨花带雨的面容出现在眼前,陆南烟轻叹一声。

连她都无法抗拒这种我见犹怜的美女,更何况邬泽。

苏语漾十分热情主动,带上门后推着陆南烟来到餐桌边:“尝尝我的手艺吧,平时我都是给老公做菜多,甜品还没做过几次呢。”

听到“老公”两字,陆南烟连呼吸都快要凝结成了冰。

对上她苍白的面色,苏语漾嘴角扬起一抹恶毒而得逞的笑意,随即眸光闪了闪,将带来的蛋挞和小蛋糕码在陆南烟面前:“快试试味道怎么样!”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8日 下午1:40
下一篇 2022年12月8日 下午2: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