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墙不知处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宫墙不知处免费阅读大结局_宫墙不知处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宫墙不知处免费阅读_小说宫墙不知处免费阅读

宫墙不知处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宫墙不知处免费阅读)大结局_宫墙不知处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宫墙不知处免费阅读)_小说宫墙不知处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宫墙不知处免费阅读》小说免费阅读,在这里提供贺淮安长赢齐域的小说免费阅读。主要讲述了:齐域把我关在了他的寝殿,派人严加看守不许我出去,我不知道长赢怎么样了,只能反复地打听着,最近宫里有没有处死过一个公公。我想找昭昭阿姐帮忙,想让人传话出去带给她,可后来才知晓,南安郡主早已被皇上送出宫,陪驸马准备来年春闱去了。无人可以帮我,但我必须救长赢。我在宫女进来送饭时,乘其不备打晕了她,和她互换了衣服,借着侍卫换岗的空隙偷偷逃了出去。齐域说他想要我生下这个孩子,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一时兴起还是真…

免费试读

齐域把我关在了他的寝殿,派人严加看守不许我出去,我不知道长赢怎么样了,只能反复地打听着,最近宫里有没有处死过一个公公。

我想找昭昭阿姐帮忙,想让人传话出去带给她,可后来才知晓,南安郡主早已被皇上送出宫,陪驸马准备来年春闱去了。

无人可以帮我,但我必须救长赢。

我在宫女进来送饭时,乘其不备打晕了她,和她互换了衣服,借着侍卫换岗的空隙偷偷逃了出去。

齐域说他想要我生下这个孩子,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一时兴起还是真的在意,但我也没有时间做过多考虑,只能赌一把。

我登上了皇宫里最高的城楼,站在城楼的墙上,慢慢等待着齐域的到来。

我没有等很久,齐域很快就赶到了。

「贺淮安,你做什么?赶快下来!」

我居高临下地看着齐域以及他带来的一众大卫高手,城楼上的风很大,我整个人都在轻轻发着抖,却还是强稳着声调:

「齐域,你知道吗?如果不是长赢,那日知晓这件事时,我便会去太医院寻一剂药来,我是一刻也不想留下这孩子的。可是长赢对我说,他会努力攒月银,会让这孩子读书识字,会送他出宫,让他自由自在地活着,于是我便不忍了。我想,长赢定是也希望将来能有人承欢膝下的,所以我才愿意为了他留下这个孩子……可是,你却这样逼我。」

我垂下头,片刻后又对上齐域的视线。

「你说得对,我不能耐你何,但我可以决定自己的生死,以及腹中这个孩子是否能活下去。

「齐域,放我们出宫,或者我从这里跳下去,一尸两命。」

不知为什么,齐域听到我这要求,却是反倒松了口气一般,面色平静地看着我。

「贺淮安,你是在威胁朕吗?」

我回应:「是又如何?」

「呵,」齐域笑了笑,「你倒真是长了本事。」

齐域招招手,

「来人,把长赢带过来。」

齐域来时就已命人把长赢从牢里带了过来,此时他正被人架着,浑身是血,气息微弱,但我还是看见他强撑着眼皮,喘着气对我说话。

我听见了,他在说:「淮安,别做傻事。」

泪水在一瞬间便模糊了我的视线。

「贺淮安,」齐域沉声喊,「你可知谋害皇子,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哦,朕差点忘了,你的九族上下,也不过长赢一人而已,既然如此,朕有一万个法子能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想跳便跳吧,朕不拦着。」

长赢身旁放着几桶冰水,齐域一个眼神过去,护卫直接心领神会,刺骨的冰水一桶接一桶地浇在长赢身上。

天寒地冻,他又受着伤,长赢蜷着身子躺在地上,我看得心脏都在抽痛。

「住手,不要再浇了,住手……」

我从城墙上下来,跌跌撞撞地跑过去,扑在长赢身上把他抱在怀里。

他脸色惨白,身上冷得很,我像是在抱着一块没有人气的冰块。

「长赢,你醒醒,你不要有事。」

我把他的手放在我的手心里,不停地哈着气,却还是怎么都热不起来,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淌,我无助地抱着怀里的长赢哭喊,声音都变得嘶哑起来。

「你不是说男子体热,长赢,你说过你不骗我的,可你怎么这么冷啊。对不住,都是我对不住你,我不该贪图你的好,把你牵扯进来,你醒过来,跟我说句话好不好?长赢!」

我无助地看向四周,每一个人都半低着头,面色恭顺之余,却也是毋庸置疑的置之不理。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他,帮我们叫太医过来吧,求你们了,谁都好,帮帮我,求你们了。」

我知道没有齐域的准许没有人敢上前来,哪怕是给我们递过来一件遮风的外衣也不能够,但我还是一直在请求着,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在求谁,我只是希望能有一个人帮帮我,帮帮长赢。

我突然想到很多年前,阿娘走的那天,身子也是这样一点点冷下去的,之后便再也没醒过来。那时候我也是觉得这样冷,刺骨的冷,我记得,是年幼的齐域将自己的披风解下来,披在我的肩上。

他小大人一样地对我说:「贺淮安你不要哭了,以后我做你阿兄,绝不让人欺负你。」

可如今,害我到此番田地的,竟是当初那个口口声声说绝不让人欺负我的人。

「……长赢,你醒醒,我怕,我真的好怕,你别不理我好不好?」

我怕极了,我怕是我害了长赢,我怕我会又一次失去挚爱之人。

不知过了多久,怀里的人终于动了动,那双冰凉的手费力地抬起一只,用指尖在我脸上点了点,又失去力气般很快滑下去。

长赢的嘴动了动,我俯下身,把耳朵靠近,才能勉强听个分明。

「淮安,不要怕……我在呢。」

我伏在长赢的肩头,在长赢跟我说完这句话之后,终于冷静下来。

齐域从没有给过我任何选择的余地,他是帝王,是九五之尊,他能让全天下对他俯首称臣,手上的鲜血和人命早已数不分明,又岂会怕多上我这一条,抑或是我腹中这一条。

我笑了,笑得眼泪淌了一脸。

「我倒是忘了,这后宫有三千佳丽,谁又不能为你诞下皇子绵延子嗣呢?你只是不想让我好过罢了,你从来便只有这一个念头。」

我摸了把脸,将长赢的身子放平在地上,站起身走到齐域面前,行了一个最为正式规矩的跪拜之礼,额头磕在硬邦邦的地面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和离书我来写,我也会听你的话,好好地生下这个孩子。」

「所以……恳请陛下,放过长赢。民女愿留在这宫里,一生吃斋念佛,感念陛下隆恩,为陛下祈福祝祷。」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9日 上午12:20
下一篇 2022年12月9日 上午12:4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