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以安傅司沉_苏安染傅司寒小说免费阅读苏安染傅司寒无弹窗大结局_(苏安染傅司寒)苏安染傅司寒最新章节列表苏安染傅司寒

苏以安傅司沉_苏安染傅司寒小说免费阅读(苏安染傅司寒)无弹窗大结局_(苏安染傅司寒)苏安染傅司寒最新章节列表(苏安染傅司寒)

小说介绍

苏安染震惊的看着程明月离开,这个事情好像越来越迷幻了。程明月冲口而出的破鞋,很明显是有事情发生过,可是原主的记忆里并没有跟任何异性有过亲近的行为?难道是发生在原主没有的那块记忆里?苏安染越想越觉得蹊跷,傅司寒肯定知道原因,却不肯说,不会他就是破鞋事件里的男主角吧?…

免费试读

苏安染震惊的看着程明月离开,这个事情好像越来越迷幻了。

程明月冲口而出的破鞋,很明显是有事情发生过,可是原主的记忆里并没有跟任何异性有过亲近的行为?

难道是发生在原主没有的那块记忆里?

苏安染越想越觉得蹊跷,傅司寒肯定知道原因,却不肯说,不会他就是破鞋事件里的男主角吧?

所以他才会娶了原主,愿意花两千巨款?

可是又不对,如果是傅司寒,程明月不会说傅司寒愿意娶她是为了外公的权力。

苏安染有疑惑就去找答案,既然傅司寒不愿意说,不是还有个原主好闺蜜孙爱佳?她可以找她去问问。

记得孙爱佳也在纺织厂上班,下午下课回去跟傅司寒说出去办点事,就去纺织厂门口等孙爱佳。

也正好是下班时间,三三两两的女工结伴出来,穿着打扮都差不多,让苏安染有些眼花。

倒是孙爱佳一眼看见了苏安染,有些诧异的过去:“安染?你来找我?”

苏安染赶紧点头:“对啊,我专门过来等你下班呢。”

孙爱佳有些狐疑,前两天去找苏安染,苏安染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表情,怎么会主动找她?难道是想知道程刚的消息?想着脸垮了下去:“你是因为我和程刚要结婚,来找我的吗?”

苏安染就想不明白,那个丑得跟癞蛤蟆一样的玩意,怎么还成了香饽饽呢。

摆了摆手:“我找你说点别的事。”

孙爱佳半信半疑地跟苏安染去路边人少的地方说话。

苏安染问得很直接:“我记得咱俩以前是不是说过,要是对方结婚,就给对方买红纱巾,还给对方绣一对鸳鸯戏水的枕巾?我结婚的时候你可没给我。”

孙爱佳没想到苏安染是来要东西的,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有些着急:“是我不给你吗?你结婚那么着急,我们刚说完去市里看电影,没过两天你就要结婚,我去找你,你也不搭理我。”

苏安染确定孙爱佳没撒谎,皱眉:“那时候我心情不好呀,既然是好朋友,你就应该多去劝劝我。”

孙爱佳觉得苏安染还是和以前一样无理取闹:“我怎么劝你?你继父和你妈都同意你嫁人,厂里的人都说了,你妈他们为了去省城,高价把你卖给了傅司寒。还有人说你是因为被人糟蹋了,你妈嫌丢人,把你随便嫁给傅司寒,然后他们赶紧搬家了。”

“我倒是想去劝你,你根本不听我的,还骂我赶我滚蛋。还说肯定会跟傅司寒离婚,然后跟嫁给程刚。”

“结婚前一天,你不是和程刚信誓旦旦地说,你绝对不会让傅司寒碰你,会离婚回来嫁给程刚的吗?你们俩还抱一起了,要不是傅司寒出现,你俩说不定就亲嘴了。”

苏安染跟吞个鸡蛋一样,震惊地看着孙爱佳,这一段原主也不记得了!

多亏不记得,要不就想想那个画面,这个身体和程刚要亲嘴,还被傅司寒抓个正着,然后傅司寒一直也没说什么。

越想越觉得天雷滚滚,不过这一点可以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原主没有失身,也没有被人糟蹋。

要不她不会还找着让程刚等她,还要给程刚守身如玉。

孙爱佳见苏安染走神,还以为在回忆那晚的画面,当时她答应帮程刚打掩护,约苏安染出来。

两人就在厂子家属院后面的河堤上说话。

眼看两人快亲上的时候,傅司寒黑着脸出现,吓得程刚直接跑了,反而是苏安染指着傅司寒的鼻子骂,说他是个浑身充满泥腥味的乡巴佬。

还说傅司寒是个癞蛤蟆。

所以,苏安染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会是想很舍不得傅司寒的好前途,又想勾着程刚吧?

想着脸色难看起来,瞪眼看着苏安染:“你不是都要跟傅司寒好好过日子了吗?为什么还要来问程刚的事情。

苏安染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我哪一句是问程刚的?我这不是来挽回咱俩的感情,想着从小一起长大,你结婚我是该高兴的,可是想到我结婚你都没来,也没送我东西,我就很难过啊。”

“你不会是因为喜欢程刚,所以才对我有意见吧?既然这样,就当我今天没来找你,祝你和程刚白头到老。”

说完飞快地转身离开,反正从孙爱佳这里已经知道她想知道的。

至于还有一部分,只能从傅司寒那里知道,不信他现在不说,将来也不说。

孙爱佳气得原地跺脚,苏安染这是来祝福她吗?明明是来气她的。

苏安染想想原主差点就给傅司寒戴了绿帽子,也替傅司寒感到委屈,既然不想结婚,从开始就不要同意。

同意结婚了,那就要守住最基本的道德。

路过卖杂货的小摊,买了一毛钱的水果糖,一毛钱七个,有橘子味还有苹果味。准备拿着糖回去哄傅司寒。

没想到回去时,陆长风在,和傅司寒坐在钟文清那屋的床上下象棋。

床上的被褥卷起来,两人就坐在床板上下棋。

苏安染看陆长风就有种看自家妹夫的感觉,顺眼极了:“陆大哥来了,你们下棋,我去做饭啊。”

傅司寒拦着:“不用忙了,一会儿我们去食堂吃。”

苏安染心里叹息,出去吃饭多花钱,他们现在可是还有两千块债务的人:“没事,我做饭快着呢,一会儿就能好。”

陆长风见苏安染执意做饭,也拦着:“弟妹不用了,一会儿还有两个人,咱们一起去食堂吃。”

苏安染一听还有两个人,那在家里吃肯定不行了,坐都坐不下。

也歇了做饭的心思,坐在傅司寒旁边看两人下棋,两个长得养眼的男人,下棋时也很沉默,却能清楚感受到对方的气场。

苏安染眼睛转着看着两人,心里想着这大概就是高手过招,无形胜有形。

最后一盘两人下了个平手,陆长风收拾棋子时才说了一句:“这次换防,我要跟着去,前方还是很紧张,你们也要做好准备,可能会随时都抽调过去。”

说得很隐晦,苏安染却听懂是什么意思,扭头看着傅司寒。

就见傅司寒摇摇头:“我这辈子怕是再也上不了战场了。”

【作者有话说】

我的老天鹅啊,我竟然把这里的更新弄到旧书上面去了,没爬上雪圈,就被编辑电话找回来,一天啥也没干,路上开车玩呢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9日 上午9:50
下一篇 2022年12月9日 上午10:1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