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手机版

位置 : 首页 最新小说

遗憾落花陈浩涛陈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遗憾落花知乎_陈浩涛陈安遗憾落花最新章节列表陈浩涛陈安

2022-12-10 22:30:02     作者: 章节试读 

遗憾落花(陈浩涛陈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遗憾落花知乎_(陈浩涛陈安)遗憾落花最新章节列表(陈浩涛陈安)

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遗憾落花》由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陈浩涛陈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因为家属的到场,尸体很快被收殓。这场车祸没有任何疑点,就是意外事故。车主有责任,但是责任并不大。警察便让我爸妈和车主都先回家,等待传唤。...

免费试读

因为家属的到场,尸体很快被收殓。
这场车祸没有任何疑点,就是意外事故。
车主有责任,但是责任并不大。
警察便让我爸妈和车主都先回家,等待传唤。
爸爸开车带着妈妈回家,两人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妈妈一直呆呆地盯着双手的血。
直到到了家,爸爸才开口道:「把安安的书包收起来吧。」
声音沙哑得不成样子。
我看着妈妈愣了一下,目光挪动,落在了随意扔在后座上的书包上。
粉色的,画着一个个可爱的小猪。
左下角写着我的名字:陈安安。
书包边缘有些陈旧起毛,但是却干净整齐,可以看出主人平时使用的爱惜。
妈妈想要把它拿在手上,伸出手却看到满手的血污,下意识地缩了回去。
她轻声呢喃道:「这书包,是安安初一的时候,我送她的生日礼物。」
是啊,礼物。
已经六年了。
无论是颜色还是图案都不适合我了,我却一直不舍得换掉。
因为这是妈妈送我的最后一件礼物。
可我没想到妈妈还记得。
明明在几年前,她还骂我是穷酸鬼只配用破烂货。
那日,放假回家,下起了暴雨,周围的同学都一个接一个的被爸妈接回了家,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保安室。
保安大爷好心地问我需不需要给家长打电话。
我看着雨越下越大,只能给妈妈打去了电话。
「喂你好。」
妈妈的声音温柔客气。
「妈妈是我。」
却在听到我的声音后,变得冷淡,更是在得知需要来学校接我时,不耐烦地说道:「我没空去,你自己跑回来就行了,淋不死你。」
说罢,便不等我说话就挂了电话。
我迷茫地拿着电话,心里又酸又涩,堵得我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妈妈会和别人的妈妈不一样。
明明家距离学校有二十分的路程。
这么大的雨,妈妈真的不担心我吗?
我心里堵着一口气,拒绝了保安大爷的雨伞,就这么跑着回家。
等回到家时,我浑身都湿透了,一阵微风吹过,我浑身都下意识地哆嗦。
我站在门口,想着,我这么可怜,妈妈看到肯定会愧疚的,说不定现在还在客厅里焦急地等着我呢。
也下定决心,不要轻易原谅妈妈。
可是,当我打开门走进家,满室黑暗。
我慢慢走进,饭桌上凌乱地放着剩菜剩饭,还有些热气,大概是刚刚吃完。
我愣住了。
而这时,主卧的门打开,妈妈穿着睡衣贴着面膜,懒洋洋地哼了一声:「我早就说了没事,下个雨还矫情地让人去接。」
接着便回到了卧室,看也不看我一眼。
她好像没有看到我湿透的衣服,也看不到我狼狈可笑的表情,更不关心我会不会感冒发烧。
为什么呢······
难道我不是她的女儿吗?
那一夜,我一夜无眠。
而在次日,我拿着书包向她要钱,想要换一个新的时,她猛地皱起了眉头,面色阴沉又不耐。
「能用不就行了吗?换新的干什么!
「败家子一个,跟你那个废物爹一个样!」
在我说书包已经破了,不能再用时,妈妈更是怒不可遏,一把将书包砸在了我怀里,尖声道:
「穷酸货就用破烂货,你不配买新的!赶紧滚!」
穷酸货,是我。
破烂货,是妈妈送我的礼物。
那一刻我才明白,我在妈妈的眼里原来是这个样子。
所以我可以冒雨回家,可以随便打骂。
也可以,不用在乎。
妈妈洗干净了手,才小心翼翼地把倒在地上的书放回书包里。
却看到了那个粉色信封。
也是一切事情的起源。
信封上什么都没有写。
妈妈打开后,从里面掉出一张纸,上面写着——
「爹不疼娘不爱的丑八怪,还真以为有人给你写情书啊。」
妈妈愣住了,脸色惨白一片,大口大口喘着气,仿佛呼吸困难似的。
信封从她手上掉了下来,她捂住脸,控制不住地痛哭了起来。
爸爸循声走来,也看到了信纸上的字。
他眼眶微微发红,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掏出手机给我班主任打了电话。
他言语间毫不客气,询问我在学校里是否被人欺负。
班主任深叹了一口气,表明了答案,我的确在学校被人欺负霸凌。
直到我爸说明我已经去世的消息,班主任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半晌后才说道:
「安安在高一的时候就被学校的一个女生抱团欺负,经常被她们戏弄,最严重的一次是安安被她们下了泻药,导致错过了期末考试,便把你和安安妈妈叫来了学校,你还记得吗?」
随着老师的话,爸爸的眼神从愤怒变成了迷茫,最终化为仓皇。
我在一旁看着,为自己悲哀。
原来,爸爸也什么都记得。
而我也永远记得那日。
明明我是最委屈最需要父母撑腰的,却因为对方女生的父母是爸爸的客户,便强压着我跟她道歉。
女生得意地瞥着我,在父母身后像一只骄傲的孔雀。
我只觉得我的自尊被人狠狠地踩在了地上。
「我不道歉,我没错,是她给我下了泻药——」
话没说完,妈妈的脸色骤然变了,抬手狠狠地扇了我一个耳光。
那一巴掌又快又狠,打偏了我的头,也打碎了我的尊严。
我傻傻地站在原地,只觉得浑身都冻僵了。
直到班主任惊呼了一声,给我递纸。
我才发现,我竟然被打得流了鼻血。
就连对方女生的父母都愣住了。
可我的爸爸却只是冷淡地瞥了我一眼,妈妈厉声呵斥道:「不要胡说八道,你从小就满嘴谎话。王同学最懂礼貌,怎么会做这种事!
「快跟王同学道歉!」
说完,便一把扯着我来到了女生的面前。
掐着我的腰,逼迫我弯腰道歉。
我面容惨白,哪怕疼都感受不到,只知道一遍遍地重复:
「对不起。」
可我对不起谁呢?
我又有什么错呢?
哪怕到今日,我还是想不明白。
第二天一早,我妈便去学校给我收拾东西。
她看着被人写得乱七八糟的桌面,冷静地把东西一样样放进书包。
班里的人都还不知道我去世的消息,只以为我是转学,每个人都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幕。
直到我妈收拾完最后一件东西,不小心掉出了几张纸,上面写满了最恶毒的咒骂。
她捡起来,拿着纸,突然转身走向了第一排的王静茹:「这是你写的吗?」
王静茹一冷,随即反驳道:「你胡说什么,怎么可能是我——啪!」
可话没说完,就被我妈一巴掌扇在了脸上。
王静茹震惊了,整个教室也震惊了。
甚至我,都愣住了。
王静茹反应过来,怒声道:「你疯了!你凭什么打我!」
我妈却从始至终平静如水,眼神黑沉沉地盯着王静茹:
「凭我是安安的妈妈,凭你对安安这几年的欺负,我不该打你,我该杀了你才对!」
王静茹最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被我妈当面拆穿,恼羞成怒:「难道是陈安安告诉你的?你女儿满嘴谎话,她说的话难道能信吗?」
这话,和我妈当时骂我的话一模一样。
我冷笑了一声。
不知道妈妈听到她这么反驳自己,会不会难受呢?
而答案是,会。
妈妈眉宇间浮现出一抹痛苦,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们家安安从不说谎,说谎的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的女儿!」
说着,就要上手掐王静茹的脖子。
班主任看到,赶紧叫上其他人把我妈和王静茹拉到了另一边。
我妈依旧恶狠狠地盯着王静茹,恨意浓烈。
王静茹看着她,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陈安安死了?
「死也是她活该,是你活该,她被欺负了你不保护她反而袒护我,我真是第一次见你这样的妈妈,就为了我家的生意,脸都不要,陈安安死也是你杀的!」
我妈挣扎的动作一顿,眼眶瞬间发红,眼神空洞,眼泪却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
整个教室都回荡着妈妈悲怆沙哑的哭声。
但又有什么用呢!
为什么我活着的时候你从不珍惜,我死了又要为我伤心难过,给我一种你们还爱我的错觉。
明明所有的错事不都是你们做的吗?
王静茹说的不就是事实吗?!
爸爸妈妈,从始至终最无辜的难道不是我吗?
为什么我却哭不出来呢?
那日之后,距离我去世已有一周的时间。
这一周里,妈妈时常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沉默一整天。
爸爸回家的时间却越来越早,时常路过我的房间,想要探头看一看,甚至无意识地叫我的名字,在没有得到回应时,才恍然我已经不在了。
爸爸妈妈也没有任何交流。
我的离开仿佛带走了整个家里唯一的鲜活力。
我原本以为看到他们后悔难过我是畅快的,可我如今却发现是那样的无趣无聊。
他们再愧疚,再难过又如何呢?
我已经死了。
我在一个少女最灿烂的年纪,却提前枯萎了。
我为什么要觉得痛快呢?
我甚至想要赶紧投胎转世,不想再看他们未来如何。
可是我却一直没有离开,被迫观看这一切。
直到警方的传呼,爸妈去了警局,我自然也跟了过去。
一开口,车主的律师便说道:「我方愿意赔偿十五万人民币作为补偿。」
妈妈面若死灰,不发一言。
爸爸眉头紧皱,面色冷硬:「十五万?你撞死了我的女儿,那是一条命!
「我们不会同意的。」
那个律师还没说话,车主却猛拍桌子怒声道:「你们自己把女儿扔到了高速上,她哭着喊着求你们带她走,你们不愿意,我是撞了她没错,但是根源是你们!
「你们配做父母吗?」
他的律师拿出调来的监控放在了我父母的面前。
视频上,我是如何被拖拽出来,如何哭喊着恳求妈妈,又如何在追赶中摔倒地上......被一一重现。
最后一幕,我看着车子的方向,眼神绝望,嘴里呢喃着:
「妈妈......妈妈,别扔下我,我错了......
「爸爸,妈妈,带我走吧,我真的不会顶嘴了......」
一刹那,方才还面无表情的爸爸气势弱了下来,瘫坐在椅子上。
妈妈更是抱住平板,用手不断地摩挲着视频里我的脸,想要擦掉我的眼泪。
可她自己的眼泪却不断地滴落在平板上。
我在一旁注视这一切,心里堵得厉害。
可是,我早就没有眼泪了。
最终的协商无疾而终。
出了警局,全是记者。
他们拿着长枪大炮对准了我的爸妈,声音纷杂不休:
「请问你们是故意将女儿遗弃,为的就是赔偿金吗?」
「你们配做父母吗?把一个小女孩扔在服务区!」
「真是蛇蝎心肠!不配为人父母!」
「该死的不是你们女儿,是你们!」
一句句谴责甚至辱骂都攻击着爸妈,爸妈脸色惨白,在警方的保护下才离开。
但是,他们的名声也彻底烂透了。
周围的邻居甚至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妈妈更不爱出门了,爸爸也愈发沉默寡言。
甚至公司也因为舆论面临破产。
爸爸也就更需要一笔钱填充资金链。
可车主却一反常态,一分钱都不愿意出。
爸爸开始一次次地和车主拉扯。
我一直在一旁默默注视着。
这一日,爸爸回到家里,妈妈突然开口说道:「你把安安的死换成钱,你还是她爹吗?」
爸爸的动作一顿,什么都没说。
妈妈却默认他承认了,拿起桌子上的烟灰缸砸了过去,嘶吼道:「安安的死对你来说是不是好事,你再也没有累赘了,可以摆脱我了。」
烟灰缸正中爸爸的左脸,瞬间就红肿了起来。
他怒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妈妈将手头上的东西一个个砸向了爸爸。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我逼迫安安道歉!如果当时我们为她做主,王静茹怎么可能敢再欺负她!都怪你!都怪你!」
爸爸这时走上前抓住了我妈的手腕,眼神中翻滚着恨意:「怪我?不是你一直骂她打她,你还侮辱她!也是你把安安拽下车的,不然安安怎么......怎么会死......」
说着说着,爸爸松开了手,泣不成声。
这是我死之后第一次看到爸爸哭。
除了最开始的失态,这么长时间他都那么冷静,甚至有些冷漠。
处理我的后事,和车主、警方、学校商量我的事情。
好像死的人不是他的女儿。
直到此刻,我才发现,爸爸只不过是强撑而已。
爸爸妈妈或许是爱我的。
但是错误的方式、错误的办法,却让我只感受到了被挤压的痛苦。
他们的爱,活着的我极度渴望。
现在的我,却淡然了。
不是原谅。
只是算了。
妈妈同样支撑不住,声音哽咽得不像话:
「我不知道,我以为她谈恋爱了,她不听话,我就是想教训她一下,我没想到安安会死的......
「安安是我的骨肉啊,是我怀胎十月生下的女儿,我怎么会不疼她呢!
「我的女儿!把女儿还给我啊!」
妈妈,你真的只是想教训我谈恋爱吗?
还是想借我展示你的无可动摇的权威呢?
我也不想追究。
我只想快些解脱,再快些解脱。
最终车主赔偿了五十万,我原本以为爸爸会将资金投入公司,但是他却拿着这笔钱为我找了更好的墓地。
而公司也破产了。
他们把家里所有的钱给了全国有名的寺庙,只求我来世平安顺遂。
我却感受不到半分的感动。
我只觉得荒唐可笑。
我人都死了,你们做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是想求我的平安,还是自己内心的平安呢?
我的墓地前,妈妈突然开口问道:「陈浩涛,你说安安会原谅我们吗?」
爸爸没有回答,他这一年老了很多,早就白了鬓角,连脊梁都仿佛被压垮了一般,微微弯曲。
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回答时,他却沉声道:「她不必原谅我们,我们的罪一辈子都赎不完。」
话音刚落,我感觉我的灵体正在慢慢消散。
我便明白,我终于要离开了。
最后时刻,我慢慢来到了父母的中间,一人一只手,虚虚地牵住了他们,回答妈妈给爸爸的问题:
「妈妈,爸爸,我不会原谅你们的。
「但我不能一辈子活在对你们的怨恨里。
「这辈子,我的命从不由我自己做半分主,下辈子我只想要一对开明的父母,爱我疼我宠着我。
「如果不是,那我希望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
「父母的错误,从来都不应该孩子来承担。」
我们三个,永生永世都不要相遇了。
当你们的孩子,太累了。
我想轻松点了。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