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手机版

位置 : 首页 最新小说

齐域贺淮安全文免费阅读齐域贺淮安最新章节列表齐域贺淮安_齐域贺淮安齐域贺淮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2022-12-03 15:00:02     作者: 章节试读 

齐域贺淮安全文免费阅读(齐域贺淮安)最新章节列表(齐域贺淮安)_齐域贺淮安(齐域贺淮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宫墙不知处免费阅读》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齐域贺淮安写的一本言情小说,是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齐域贺淮安,讲述了:我大概是昏睡了很久,梦到了很多以前的事情,醒来后便听说陛下找寻了多年的南安郡主,前些天回来了。找寻多年?南安郡主?……昭昭阿姐!!我从床榻上下来,脚步还是虚的,整个人都站不稳,但还是跌跌撞撞地往外跑,从床榻到门口的距离,就生生摔了好几跤,好在最后长赢推门进来,把我搀扶了起来。「淮安,你总算醒了,感觉怎么样?」「我没事长赢,南安郡主呢?快带我去见……」「淮安!」我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完,便听见门外有人...

免费试读

我大概是昏睡了很久,梦到了很多以前的事情,醒来后便听说陛下找寻了多年的南安郡主,前些天回来了。

找寻多年?南安郡主?

……昭昭阿姐!!

我从床榻上下来,脚步还是虚的,整个人都站不稳,但还是跌跌撞撞地往外跑,从床榻到门口的距离,就生生摔了好几跤,好在最后长赢推门进来,把我搀扶了起来。

「淮安,你总算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长赢,南安郡主呢?快带我去见……」

「淮安!」

我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完,便听见门外有人唤我的名字,我抬起头,从长赢的肩头望过去,看见来人是谁时,整个人都愣在原地。

「阿姐?」

一行泪不受控制地从脸上流下来,接着是两行、三行……我颤抖着肩膀,紧紧抱住面前的人。

「不要哭了淮安,你还病着呢。」

我伸手抹了抹脸:「我无碍的,只是风寒,阿姐不要担心。」

「可我回来这些天来看过你两次,你都是昏睡着,怎会病得这样重呢。」

齐昭昭回身看向站在身后的齐域:「阿域,太医是怎么说的?」

我这才注意到,原来齐域也在。

「太医……也只是说风寒,阿姐,门边冷,我们进去坐。」

「那你可得叮嘱太医,让他们仔细着些,虽说只是风寒,但要是落下病根也难除得很。」

昭昭阿姐说着,扯下自己肩上的厚实披风遮在了我的身上,齐域只是一声声地应着,并没有多说什么。

我们坐在一起聊了很久,我这才得知昭昭阿姐这些年吃了很多苦。

她当初让人掳走,被匪徒蒙着眼睛赶了近半个月的路,虽后来侥幸从中逃了出来,却是受了很重的伤,又因全程被蒙着眼,分不清方向。那村庄地处偏远无人知晓,阿姐打听不着,只能沿街乞讨凭着印象走,却不想竟是越走越远。

之后途中失足掉下山崖,命悬一线之际被一路过的书生救下,可也因此碰伤了头,丧失了一些记忆,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和那书生生活在一起。

那书生对昭昭阿姐很好,两人成了亲,昭昭阿姐也在他的悉心照顾下慢慢找回了记忆。可是此时齐域已是皇帝,宫墙之内护卫森严,昭昭阿姐的消息传不进来,又恰逢那书生要来参加来年的春闱,两人便商议一同前往,前些天才刚刚到京。

我在一旁听得发愣,知晓阿姐受了那么多苦,心里是说不清的滋味。

昭昭阿姐大抵是看穿了我的心思,安慰道:「祸兮福所倚,淮安,若是没有这次经历,我也遇不上明郎,有些事情,便是上天自有安排的,我们逃不掉。」

一旁的齐域开口道:「也不知道那厮是不是真的对阿姐好。」

「阿域,不得无礼,我这条命都是他救下的,明郎对我很好,我也是真的心悦于他。」

齐域撇撇嘴,心里似是还对那人有千万个不满,但也不再多言。

昭昭阿姐继续说着:

「倒是你们两个,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也都长大了,有没有遇到一个心悦之人?」

我放下手里阿姐带过来的桂花糕,看向不远处的长赢,又把目光收回来。

「阿姐,我成亲了。」

「成亲了?我们淮安成亲了!」

昭昭阿姐从座上下来牵住我的手,眼里是说不清的欣喜。

「是哪家小公子,当下可是在宫里?快带来让阿姐看看。」

我笑着点点头:「在的。」

似是突然忘记了一身的病痛,我步伐轻快地朝长赢跑过去,牵着他的手带他到阿姐面前。

「阿姐,这位便是我的夫君,名叫长赢。」

长赢识礼数地跪下身:「奴长赢,见过南安郡主。」

长赢的身上,穿的是宫里公公们的统一着装,阿姐肉眼可见地有一瞬间的怔愣,但也很快反应过来,伸手将长赢扶了起来。

「快请起,不必这样多礼,你既已娶了淮安为妻,便和她一样唤我一声阿姐就好。」

「阿姐?不过是个阉人,他也配?」

齐域从座上起身,冷脸看着我和长赢。

原本欢乐祥和的气氛被齐域一句话带到冰点,我紧紧攥着长赢的手,盯着齐域不发一言。

长赢是我的夫君,我们成亲之时,没有父母之命,亦无媒妁之言,无人祝福我们白首不离举案齐眉,甚至连拜堂时的高堂之位都是空的。

我娘临终前将我托付于昭昭阿姐,她便是我在这个世上最最亲近之人,我只是想将这份喜悦分享与她,只是想听有人真心祝福我们,可齐域,便生是要把这份温情也毁掉才开心。

我不懂,明明昭昭阿姐都回来了,他为何还是这般看我不顺眼,非要当众凌辱我和长赢。

「阿域,是谁许你这样说话,照你看来,我也得向你三叩九拜,尊一声陛下才行?那你也别再喊我阿姐,只叫一声郡主好了。」

「我……没有这个意思。」

昭昭阿姐虽是这样说着,但齐域到底是九五之尊,刚又被拂了面子,我们便也不好再留,这里是齐域的寝宫,我昏迷的时候一直都住在这里,此时人已经醒过来,便不再有留下来的道理。

「阿姐,时候不早了,我们明日再来看你。」

「好,我差人送你们回去。」

「不用了阿姐,有长赢在,我不怕黑。」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