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岁韩蒂宋子席是什么小说_宋子席江岁小说阅读宋子席江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宋子席江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宋子席江岁小说阅读宋子席江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江岁韩蒂宋子席是什么小说_(宋子席江岁小说阅读)宋子席江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宋子席江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宋子席江岁小说阅读(宋子席江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秦飒每日都去看江岁,但她整日都是呆呆望着天空,不言不语。 江岁不管睁开眼睛闭上眼睛,都是杜钟的脸,她的记忆像定格在十天前的夜晚。 风很大,海很凶,杜钟的笑容带着些不羁,却令人心安。 他的眼睛真诚坦荡,默默看着她,像有许多话要说,又好像无需多言。 江岁好后悔,没有早一点认出他,他原来一直在默默保护着自己。 在见缘她差点被侵犯时,是杜钟带走了她。 他吊儿郎当党地走到自己面前…

免费试读

秦飒每日都去看江岁,但她整日都是呆呆望着天空,不言不语。 江岁不管睁开眼睛闭上眼睛,都是杜钟的脸,她的记忆像定格在十天前的夜晚。 风很大,海很凶,杜钟的笑容带着些不羁,却令人心安。 他的眼睛真诚坦荡,默默看着她,像有许多话要说,又好像无需多言。 江岁好后悔,没有早一点认出他,他原来一直在默默保护着自己。 在见缘她差点被侵犯时,是杜钟带走了她。 他吊儿郎当党地走到自己面前,风流的眼睛看着她,说:“小白兔,跟哥哥睡觉去喽~” 在她迷茫之时,杜钟告诉她:“忠于过去的人,没有未来,和瘾君子一样,没有未来。” 在她让他为自己注射d品时,他就看出了她想用苦肉计逼韩蒂的心思,并未给她注射大量d品,还夸张地配合她演了一场戏。 她传递韩蒂交货信息给秦飒,被杜钟察觉怀疑,试探确定,最后选择了保护她,刻意透露韩蒂怀疑她的消息,对她说:“别搞小动作,阿蒂舍不得你,我可不会,要想活命,就安分一些。” 他还设计强子做了她的替死鬼,从而彻底打消韩蒂对她的怀疑。 如果不是他,自己必定会被发现。 婚礼那天,杀阿瑶的人也是杜钟。 杀大晋是为了救下自己。 可这一切,她才知道。 她就像个傻子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只求自保,不关心他人,为了能早点回到宋子席身边,愚蠢地露出了马脚,给他添了那么多麻烦。 他很苦恼吧,为了救她。 眼泪划过鼻梁,流进另一只眼睛里,她的心阵阵抽痛,耳边不停响起杜钟曾说过的话。 “我送你回家。” “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这么多年你不知道,我都快憋死了。” “再见了,小白兔。” 她想不通,为什么好人会死,命运这般无奈。 她无法想象杜钟这些年经历的,忍受的,除了艰苦还有孤独,他的心孤独无依,无人可以诉说,像嗓子被缝合,发声苦难的沉默。 她曾经嘲笑他未来是尸骨无存,没想到一语成地,她的心好痛,就像得知奶奶死亡消失时的痛一样。 她才是最该死的人,她的愚蠢和自私害死了那么多人。 三天后,江岁突发呕血,转入ICU。 秦飒在ICU门口来回踱步,江岁之前嘱咐过他不要把自己的消息告诉别人,可如今她这幅状况,显然没有任何求生欲,犹豫片刻,他还是拨通了古喻的电话。 古喻站在ICU外面,望着里面的江岁,她的身体瘦弱不堪,身边各式各样的仪器。 他捏紧拳头,嘴唇颤抖,揪住秦飒的衣领,声音悲愤: “你说她会回来,结果回来是这幅样子,我应该开心还是难过。” 秦飒垂下头:“对不起,我以为她不久就能出院,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她有心结,我帮不了她,医生也帮不了她,她每天就是看着窗外发呆,像一个等死的人,我实在没办法了,才给你打电话。” 古喻松开他,竭力恢复理智:“我不该怪你,我只是觉得,好好的一个人,被折磨成这样,我连找人算账都不知道找谁。” 秦飒捏了捏他的肩膀:“我知道你心里有怨,现在韩蒂已经死了,以后再没人能打扰她的生活,一切终于就要好起来了。” 古喻抹了一把脸颊的泪水,他心里有说不出的愤怒,但此刻江岁才是最要紧的:“我想让她转院,去我们医院。” 秦飒点点头:“行,我来安排。” 江岁在ICU呆了几天,出来后就转入了桓城市中心医院。 她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以为自己在做梦,同是医院,但仅靠味道,她也感觉得出这是她熟悉的地方。 她动了动眼珠,仔仔细细看了一眼自己的病房,有些恍惚。 古喻穿着一袭白衣,走了进来。 江岁看见他,眸光一亮,表情怔怔的。 他缓缓走到她身边,看着她的目光和从前一样:“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她呆呆摇了摇头。 古喻笑了,转身走到饮水机旁,倒了一杯温水。 江岁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 古喻:“起来喝点水吧。” 见她没反应,他伸手将她扶起,将水杯放到她嘴边:“来。” 她傻傻地张开嘴,喝下他喂的水。 古喻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看:“你怎么了?难道脑袋摔傻了?” 江岁:“师哥,你怎么会来看我?” 他皱起眉,有些不悦:“你这话是不是说得见外了,哥不看你谁看你。” 江岁看着他,眼神柔弱可怜:“奶奶…” 古喻沉默半响,说:“奶奶走得很安详,你不要太难过,等你好了我带你去墓地看她。” 她抿紧唇,没点头也没再说话。 古喻:“岁岁,你回家了,没人能再能伤害你了,不要再怕了。” 眼前的一切让她觉得不真实,一切都回归了平静,但她已经不再是曾经的自己了,丢了生活的人,很怕生活重新回归,因为再度拥有,便又要承担失去的风险,她感到惶恐不安。 江岁思忖片刻,终于问了:“师哥,子席……” 古喻顿了顿,回避不了的问题:“子席离开桓城了,他的工作太忙,我还没告诉他,想等你醒了亲自打电话给他。” 江岁浮起一丝苦笑,摇了摇头:“别……” 她不该像以前一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6日 上午3:20
下一篇 2022年12月16日 上午3:4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