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手机版

位置 : 首页 最新小说

一念佳人陆斐盈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一念佳人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陆斐盈枝最新章节列表一念佳人_陆斐盈枝小说知乎

2022-12-16 20:30:02     作者: 章节试读 

 一念佳人(陆斐盈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一念佳人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陆斐盈枝最新章节列表(一念佳人)_陆斐盈枝小说知乎

小说介绍

我让阿七去外面寻了个能工巧匠回来,嘱咐他将这块玉雕成一支精巧的玉簪,并刻上与十皇子陆闵相符的属相图纹。等这一切做完,那两个跟着我从楚国来的暗卫也现身了。...

免费试读

我让阿七去外面寻了个能工巧匠回来,嘱咐他将这块玉雕成一支精巧的玉簪,并刻上与十皇子陆闵相符的属相图纹。

等这一切做完,那两个跟着我从楚国来的暗卫也现身了。

「你与九皇子成亲一月有余,可有探到什么重要信息?」

我无语道:「陆斐连路都走不成,他本就不得皇上欢心,如今更是权力架空,闲散得整日带我逛街听书,能有什么重要信息传递给他,又被我探到?」

眼见那两人脸上似有薄怒,我连忙倒打一耙:

「倒是你们,来时便说了武艺高强,这么些天了,可有潜入皇宫内探查一二?」

他们愣住了。

我一拍桌子:「哼,要你们何用!」

「赵盈枝,你不过是烟花之地的卑贱之躯,莫非还真拿自己当元嘉公主了?」

唤作冷月的那个暗卫伸手就要掐我脖子,

「以半年为期,倘若你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那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了。」

不是吧大姐?我可是顶替元嘉公主嫁过来的,要是真死了,你们怎么交代啊?

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旁边的寒星淡淡一笑:

「倘若元嘉公主不明不白死在了晋国,我朝便可名正言顺出兵北上,为公主讨一个公道。」

我看着他自信的样子,深深地无语到了。

你们之前不和晋国继续打,是因为不够名正言顺吗?难道不是因为根本就打不过吗?

「你……」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过明显,冷月眼睛一瞪,掐我脖子的手就要再用力。

然而这时,房门被推开,陆斐忽然摇着轮椅进来,眯着眼睛笑道:「公主——这是在做什么?」

冷月有些慌乱地松开手,垂下头去。

我看着陆斐含笑的眼睛,磕磕巴巴道:

「哦……我要做一个璎珞项圈,冷月她……在帮我量颈围。」

「……」陆斐默了一默,「用手量吗?」

我忍着痛冲他点头,并用力睁大自己水盈盈的猫儿眼,以求力证这番话的可信度。

陆斐让冷月和寒星下去,自顾自摇着轮椅来到我身前,仰头望着我。

我有些不自觉地扯了扯衣领,试图挡住脖颈上的痕迹。

陆斐却忽然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公主可知这是何物?」

他将东西递到我面前,我垂眼一瞧,待看清了封面的图与字后,烧得面红耳热。

却强装懵懂:「这是……什么东西?」

「我方才在书房时,从昨夜未看完的兵书中发现了此物。」陆斐慢条斯理道,「阿七说,今日,只有公主进过我的书房。」

「是吗?」我胡言乱语,「说不定是阿七放的呢,殿下该去问问阿七才对,我瞧他早对你……啊!」

我话没说完,陆斐忽然扯住我的腰带,拽得我跌坐在他腿上。

吓得我惊呼一声,慌里慌张地去摸陆斐的腿:「陆斐,你没事吧?」

太医昨日来看诊时,才说过他的腿需要细心看护着,我今日便一屁股坐了上去。

我只能庆幸自己身段轻盈,还不算太重。

他闷哼一声,猛地按住了我的手,那张极好看的脸一寸寸凑近了我,呼吸间吐露的气息温热:「公主知道吗?」

我怔怔地望着他,心跳漏了一拍:「知道什么?」

「平日里公主唤我,都是直呼其名;只有心虚害怕时,才会如阿七一般称呼我为殿下。」

他的唇停在我耳畔,「如公主所言,这是阿七放的,那公主心虚什么?」

若有若无的触感,连同他身上清冽的气息一起缭绕过来。

我被骤然拉近的距离弄得停止思考,只好偏过脸去。

却见他一贯慵懒从容的面容仿若雾气弥漫,却有仿佛染血的锋芒破开迷雾,直刺入我眼底。

我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在他成为双腿残疾的无害皇子前,其实也是杀过人、染过血的。

「公主害羞了吗?」

陆斐轻轻地笑,

「七日前,我沐浴时,你轻衣薄纱地闯进来;三日前,就寝前,你提前在炉中点好情香;如今,又在我书中放入此物,盼的不就是这个?」

他微凉的指尖落在我颈侧,宛如锋锐刀剑的冷。

我后颈发麻,只好瑟瑟发抖地承认:「我承认……我只是好奇。」

「是吗?」

我愣怔间,他却微微一用力,尖锐的痛感传来,顷刻间将我拖进回忆里。

那时我想从楼里逃出去,鸨母的人将我捉回来,反剪双手,用浸了盐水的粗麻绳勒住脖颈,又在我将要窒息时松开。

如此反复十数次,我被濒死的痛感折磨到麻木,却不得不听从她的命令,软着嗓音求饶:

「是我错了,是盈枝的错,求您饶过我……」

「这样就对了。」

鸨母捏着我的下巴,抬起来,满意地看着我满脸泪水楚楚可怜的样子,

「盈枝,你记着,生在青楼,这就是你的命,人是不能违抗天命的。」

我张了张嘴,正要求饶,脖颈上那股刺痛,忽然被舒适的温凉所取代。

睁开眼,才发现陆斐正在给我的脖子涂药。

温热的泪水滴上他的手背,陆斐怔了怔,忽然叹了口气:

「传闻元嘉公主飞扬跋扈,心性残暴,你怎么动不动就哭?」

我觉得十分委屈,揪过他宽大的衣袖抹眼泪:

「说了传闻不可信。传言还说你狼子野心,觊觎皇位呢,看你现在这副惨兮兮的样子,我都怕你随时走在你父皇前头。」

他的手忽然在我颈侧顿住。

我警觉地说:「你是不是想掐死我?」

「怎么会呢?」陆斐温柔道,「我只是觉得,公主实在是太会说话了。」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