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手机版

位置 : 首页 最新小说

(冯卿卿李梓夜)逆子不好哄冯卿卿最新章节列表逆子不好哄冯卿卿_逆子不好哄冯卿卿冯卿卿李梓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2022-12-17 21:20:02     作者: 章节试读 

(冯卿卿李梓夜)逆子不好哄冯卿卿最新章节列表(逆子不好哄冯卿卿)_逆子不好哄冯卿卿(冯卿卿李梓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他爷爷的老宅在市郊,一个带高尔夫球场的希腊建筑。外面看起来很一般,跟公园没啥区别,进去我就被吓到了——这家里是有矿吗?「刚才门口的那两头狮子,不是金子的吧?」转眼,李梓夜把我甩在后面,我赶紧跟上去。「你觉得呢?」他叹了一口气,只好等着我,「是金子的,你是不是要上去啃了?」「才洗了牙,牙口不好。」我喃喃自语。他不理我了。「李梓夜。」我压低声音叫他。「又怎么了?」他看起来分分钟想把我扔湖里的样子。「...

免费试读

他爷爷的老宅在市郊,一个带高尔夫球场的希腊建筑。

外面看起来很一般,跟公园没啥区别,进去我就被吓到了——这家里是有矿吗?

「刚才门口的那两头狮子,不是金子的吧?」

转眼,李梓夜把我甩在后面,我赶紧跟上去。

「你觉得呢?」他叹了一口气,只好等着我,「是金子的,你是不是要上去啃了?」

「才洗了牙,牙口不好。」我喃喃自语。

他不理我了。

「李梓夜。」我压低声音叫他。

「又怎么了?」他看起来分分钟想把我扔湖里的样子。

「我突然觉得,来你爷爷家应该背那个爱马仕的包,不应该拿香奈儿的,我不敢进去了。」后悔死了。

全身上下加起来十多万,根本不配站在这里。

「我觉得你不该来。」他冷冷地看着我。

我:……

我觉得他说得对,「要不,你就说你一个人来的吧,我突然想起今天超市打折……」

「冯卿卿。」他看着我,没了耐性,「是你非要来的。」

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他叹了一口气,换了语气,「跟着我。」

然后转身带我进了院子。

院子里坐满了人,这些人我都见过,是他家里的亲戚,葬礼上见过,但我都记不清了。

「看,他来了。」

一群人正在喝茶,看着我们走过去,都齐刷刷地看着我们,脸上带着微笑,但皮笑肉不笑。

「一个野种,现在又带个后妈,笑死了。」

「我大哥也是昏了头,怎么会看上她的啊,一个穿淘宝货的土包子,也敢跟大嫂你争。」

那个所谓的大嫂,是那个老头,也就是李梓夜爸的原配。

她轻蔑地看了我一眼,「现在的小姑娘啊,整天不努力,就想着靠身体上位。」

「就她那张脸,网上能找到一百张,有什么好看的。」立马就有人附和。

听到这,我的脸火辣辣的疼。

「怕了?」李梓夜低头笑我。

「我怕什么。」我攥紧了拳头,「我比她年轻 30 岁,况且,是你爷爷让我来的,我就坐在那儿。」

说着,我拉着李梓夜往爷爷那边走。

「来了啊。」老爷子看到我脸色一般,看到旁边的李梓夜的时候,却眼里都开始放光。

「梓夜,到爷爷这里来坐。」

「不了。」李梓夜这臭小子,完全不给好脸色,在很远的一个藤椅上坐下。

我尴尬地打完招呼,就过去陪他坐着。

晚饭时,大家最主要就是讨论李梓夜是留在爷爷身边,还是回自己家。

听他们聊了半天我才知道,李梓夜是他爸的秘书生的,因此原配还和他爸闹了离婚。

秘书生了李梓夜后就出国了,李梓夜被他爸在外面养着,几乎没回过老宅。

当然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怕他回来争家产,被全家人排挤。

「孩子大了,终究是我们李家的血脉,总归要认祖归宗的。」

「梓夜跟大家都不熟悉,这不是怕他回来住不自在嘛。」

大家讨论得很激烈。

「你怎么想?跟着爷爷还是……」他爷爷看了我一眼,「跟着你阿姨。」

我看着李梓夜,他没看我,我却如坐针毡。

当然是跟着爷爷啊!

我一个外人,当然是听安排。

「我谁也不跟。」李梓夜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在场的人都傻眼了。

「你还没成年。」爷爷一脸担忧。

「有的人,成了年也不一定脑子好使。」他突然看我一眼。

看我干吗?!

「那不行,你还小,必须有人照顾,这样,爷爷给你做主,你明天就搬回来。」

「我跟着她。」他看着我,「老头不是花了大价钱给我找后妈吗,不能便宜了她。」

我……

这小子肯定跟我有仇。

现在全部的人都看着我了。

「那个,梓夜爷爷,我发誓,一定好好照顾李梓夜。」我只好站起来表忠心。

这个结果让爷爷很失望,但是其他人却很高兴。

「你爸给你留了一个分公司,等你大学毕业,再把股份给你。」爷爷叹了一口气。

「那个公司效益那么好,老头子糊涂,爷爷你也糊涂啊,给一个孩子,他能撑得住吗?」

其他人很是忧心。

「我不要。」李梓夜直接撂挑子。

这孩子能处,一个大公司,他不说不要就不要。

便宜了那些亲戚,他们直接笑成了耐克嘴。

「要!怎么不要!」我站起来。

李梓夜抬头,不解地看着我。

「爷爷,当时他爸爸说了,让我照顾到他考上大学,他未成年,他做的决定应该不算,再怎么都要等到他大学毕业再决定吧。」

「冯卿卿。」李梓夜警告地看着我。

那群亲戚脸都气绿了。

「你未成年。」我笑着提醒他,让他闭嘴。

「还真是什么人都敢插嘴。」原配跳出来了。

我被堵得气郁。

「我不是什么人,我有名字,我叫冯卿卿。」我微笑着看她,不甘示弱。

「谁认识你啊,你在这儿跳什么?」有一个亲戚发声了。

我……

欺负我人少是吧?

「我认识。」坐在旁边的李梓夜冷冷来了一句。

那边气得没话说了。

「爷爷,死者为大,我觉得我们应该遵照遗嘱,您觉得呢?」

这关乎李梓夜的钱,我绝不退让。

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你说得对,那就等梓夜大学毕业后,再自己做决定吧。」爷爷最终拍板。

后来的晚餐我吃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毕竟,现在我可是他们家的头号敌人了。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