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手机版

位置 : 首页 最新小说

沈安瑜靳择琛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沈安瑜靳择琛小说)最新章节列表沈安瑜靳择琛小说_沈安瑜靳择琛小说沈安瑜靳择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安瑜靳择琛百度网盘

2022-12-19 23:40:03     作者: 章节试读 

沈安瑜靳择琛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沈安瑜靳择琛小说)最新章节列表(沈安瑜靳择琛小说)_沈安瑜靳择琛小说(沈安瑜靳择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安瑜靳择琛百度网盘

小说介绍

她明知道她这位傅太太是徒有其表,这不是故意让她跟陈雅婷当众下不来台,陈雅婷还不讨厌死她靳择琛。 白飘飘话刚落,大伙哪里还有心思观赏陈雅婷送的手表,全朝靳择琛围了过来,七嘴八舌问起沈安瑜,“清澜,你老公是沈安瑜?帝都傅氏集团的那位大富豪沈安瑜吗?” “清澜,飘飘说的是真的吗?” “清澜,同学聚会,你怎么不把你老公带过来。” “对啊,对啊,快把你老公叫过来,人多热闹,我们好跟他取取财富经。...

免费试读

她明知道她这位傅太太是徒有其表,这不是故意让她跟陈雅婷当众下不来台,陈雅婷还不讨厌死她靳择琛。

白飘飘话刚落,大伙哪里还有心思观赏陈雅婷送的手表,全朝靳择琛围了过来,七嘴八舌问起沈安瑜,“清澜,你老公是沈安瑜?帝都傅氏集团的那位大富豪沈安瑜吗?”

“清澜,飘飘说的是真的吗?”

“清澜,同学聚会,你怎么不把你老公带过来。”

“对啊,对啊,快把你老公叫过来,人多热闹,我们好跟他取取财富经。”

“清澜,以后多多照顾,有什么好差事,别忘了你的老同学!”

靳择琛脸一抽一抽的,难堪到极致,她就不认识自己老公沈安瑜,傅太太只是个空头衔摆设罢了,白飘飘这是故意在给她挖坑。

靳择琛原本从一个很不起眼的人瞬间成了同学们的焦点,陈雅婷脸色铁青,她走到靳择琛跟前,“清澜,你老公真是沈安瑜?靳择琛,吹牛也得上税打打草稿,免得自己下不来台面。”

“你老公是首富,你怎么还穿的这么寒酸?”刘静静也来帮腔。

难得这两死对头班花有一天会一致对外。

“首富的老婆怎么还穿地摊货。”陈雅婷从头到脚打量一遍靳择琛,眼神像是把靳择琛看光了一样。

一时间,大家都看着靳择琛,等待她回复。

白飘飘看着靳择琛被众人如此围攻,白飘飘脸上乐开了花。

靳择琛脸上尴尬无比,扯着笑容说道,“我老公跟首富同名同姓,其实不是同一个人,是白飘飘弄错了,哎呀,肚子好饿啊,可以开饭了吗?”

靳择琛成功躲过大家的质问。

“我就说嘛,靳择琛怎么可能嫁入顶级豪门,原来是人家老公跟首富撞了名字。”陈雅婷咯咯笑个不停,挽回了一点脸面,就连刘静静也长松了口气。

她们两班花都没嫁入豪门,平平无奇的靳择琛怎么能嫁顶级豪门,肯定是装的!

“你们什么意思?”陈雅婷冷嘲热讽的,一旁的夏倾城看不下去了,“你们管好自己就行,你们管人家嫁的怎么样,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还是先管好你们自己家的老公。”

夏倾城忍不了这口气,没好脸色看着笑的最欢的陈雅婷,“陈雅婷,不是我说你,你老公在外面找小三,小四,小五,你不会不知道吧?绯闻闹的满天飞,你那个老公一天天不老实,亏你还有心情来参加同学会,要我啊,我肯定立马回家收拾自己老公去。”

陈雅婷被夏倾城怼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黑。

“还有你刘静静,嫁了个伪富豪,私底下你的富豪老公也就一空壳公司,欠了一屁股外债,你在这里嘚瑟什么。”

夏倾城的话,让刘静静脸色白到底。

刚想反驳,就听到夏倾城数落起白飘飘,“最可耻的就是你了,白飘飘,成天想着靠男人上位,刚被踢出娱乐圈,现在又傍上大富豪,在这里见风使舵挑拨离间,这里就是你心术最不正!”

夏倾城话一出,全场鸦雀无声,尴尬的能抠出五室一厅,陈雅婷、刘静静、白飘飘当场恨不得钻地缝。

“夏倾城,靳择琛,你,你们……”陈雅婷气的差点晕过去。

“清澜,我们走,这顿饭吃的够膈应,还是不吃了。”夏倾城拉着靳择琛便往门口走,班长柯旸想来圆场,可是,靳择琛跟夏倾城已经离开了包间。

这一顿饭,大家吃的不欢而散。

“倾城,你干嘛要怼她们,这下同学都没得做了。”走进电梯,靳择琛长叹口气,说好来蹭吃蹭喝的,结果把两班花气的跳脚。

“没得做就没得做,反正跟陈雅婷刘静静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面,也不会常联系,我就是看不惯那两班花脚踩你抬高她们自己。”夏倾城气呼呼为靳择琛打抱不平。

“何必当真,别气,不值得,”靳择琛安抚道夏倾城。

“我没生气,该生气的是她们,刚怼了她们一顿,现在心情无比通畅。”夏倾城朝靳择琛眨眨眼,就是可惜没吃到大餐。

这时电梯叮的一声,门开了,靳择琛跟夏倾城去了大堂,靳择琛的手机这时响了起来,是傅泽打来的。

看到是傅大律师的电话,靳择琛赶忙按了接听,“喂,傅大律师,你找我什么事?”

“今晚你怎么没来医院。”沈安瑜在病房等了好几个小时不见靳择琛出现,他受伤的这几天,靳择琛每晚6 点会准时给他送晚饭,可是今晚却是周权送来的,靳择琛这女人不会真去了参加什么大学同学聚会。

“我在参加同学聚会,刚结束,今晚我就不过来了,以后让周权照顾你起夜。”傅大律师已经打了好几天的点滴,身体明显比前几天好了很多,靳择琛心想,应该没她什么事。

“你还真去参加同学聚会,靳择琛,你现在立马回医院,立刻马上。”一想到靳择琛跟她们班长柯旸关系十分亲密,沈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