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手机版

位置 : 首页 最新小说

沐安柠傅司珩沐安柠傅司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傅柒冉沐陌辰小说名_沐安柠傅司珩小说沐安柠傅司珩最新章节列表沐安柠傅司珩

2022-12-21 00:20:03     作者: 章节试读 

沐安柠傅司珩(沐安柠傅司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傅柒冉沐陌辰小说名_沐安柠傅司珩小说(沐安柠傅司珩)最新章节列表(沐安柠傅司珩)

小说介绍

傅司珩有些无奈地看了眼沐安柠,然后跟村里人打招呼。沐安柠就跟在他身边,露着乖巧的微笑,心里却乐翻了天,发现村里年纪大点的长辈,都亲切地喊傅司珩叫长锁。...

免费试读

傅司珩有些无奈地看了眼沐安柠,然后跟村里人打招呼。

沐安柠就跟在他身边,露着乖巧的微笑,心里却乐翻了天,发现村里年纪大点的长辈,都亲切地喊傅司珩叫长锁。

和傅司珩差不大的喊他,司珩或者老二。

小一些的就是二哥了。

沐安柠听到最后,竟然觉得长锁最亲切。

直到傅司珩带着她到一个小院前,沐安柠才反应过来:“我们去谁家呀?也不用准备点礼物吗?”

傅司珩说不在家吃饭,那估计是在别人家吃饭,他又这么多年不回来一次,总不好空着手就去人家混饭。

傅司珩看了沐安柠一眼:“不用,我们就过来看一眼,一会儿去三叔公家吃饭,到村口商店买东西。”

沐安柠哦了一声,跟着傅司珩进院。

院子要比傅家的小很多,却收拾得干干净净,有个上了岁数的女人,穿着带补丁的衣服,坐在太阳下纳鞋底,看见傅司珩,立马把手上的东西放在旁边的竹筐里站了起来:“老二,什么时候回来的?昨天就听村里人说你回来了呢。”

沐安柠看清女人的脸时,也就不惊讶了,这应该是罗彩霞的母亲,罗彩霞长得和她很像,年轻时候也应该是个温柔漂亮的女人。

一路上,傅司珩都没跟邻居们介绍沐安柠,这会儿看见罗彩霞的母亲王英,倒是介绍了:“婶子,这是我媳妇沐安柠,安柠这是王婶,彩霞的母亲。”

沐安柠不明白傅司珩这么介绍的用意是什么,笑得一脸乖巧地跟王英打招呼:“婶子好。”

王英愣了一下,仔细看了沐安柠几眼,才笑着点头:“好,好,赶紧坐,我去给你们倒茶。”

傅司珩阻止:“不用了,我们还要去我三叔公家。”

说着从口袋掏出一个信封递给王英:“这里有点儿钱,你拿着把屋子修修,别回头下雨又漏雨了。”

王英愣了一下,赶紧摆手:“不要不要,老二啊,你这是干啥,每次回来都给钱,你说我当初就顺手救了你一次,你不用这么客气。”

傅司珩坚持地把钱放在窗台上:“这是我应该做的。”

沐安柠看着却突然心情好起来,这个木讷的男人好像和罗彩霞也没什么关系。

如果两人真是谈过对象,他不能这么坦荡的来送钱,王英也不会这么客气地拒绝。

毕竟是一个耽误自己女儿好几年青春的人,见面怎么可能这么客气?

如果两人没关系,那为什么人人都在传两人谈过对象,傅司珩应该娶罗彩霞呢?

沐安柠聪明的脑袋瓜转了一圈,就立马明白过来,这一切恐怕都是罗彩霞说出去的。

或者是明明傅司珩为了报答给王英的东西,罗彩霞拿着出去,别人问起她也不说清楚。

时间久了,大家自然就会误会。

沐安柠心里啧叹了下,看着温柔可人的罗彩霞,还有这么一身白莲属性呢?然后遇见个不吭声的傅司珩。

所以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王英有些着急:“你说你这个孩子,总是这么客气。”

心里还是有些惋惜,她也喜欢傅司珩这个孩子,从小看着长大,不爱说话却心思缜密,做事有张有弛,还很有责任心。

曾经也想让傅司珩当自己女婿,大家都在说傅司珩和自家闺女处对象时,她也侧面问过女儿,罗彩霞只是敷衍了几句。

所以她也一直以为傅司珩和罗彩霞两人会成,直到村里人来问傅司珩是不是要结婚了时,她才知道两人没处对象,心里也怨恨了傅司珩一段时间。

傅司珩没再多说,带着沐安柠离开。

王英还追到门口:“你们要是不着急走,明天晚上过来吃饭啊,彩霞带话回来说明天回来。”

傅司珩没应下:“再说吧,我们明天还要出门一趟。”

王英满脸失落:“那行,你们慢走,有空带媳妇来坐坐。”

沐安柠又跟着傅司珩去了村口的商店,这里不叫商店,叫副食品代销点,里面光线很暗,散发着酱油醋和杂货的味道。

东西却很全,饼干糖果和肉都有。

傅司珩称了三斤五花肉,还称了两斤白酒,站点的营业员显然也认识傅司珩,笑着打趣:“长锁,这是带着新媳妇走亲戚呢?喜糖可别忘了发啊?”

沐安柠这才想起来,傅司珩确实是让她买糖了,结果她忘了。

傅司珩顺手又买了二斤糖纸都磨掉色的水果糖,抓了几个给营业员,对方笑呵呵地接过去:“喜糖吃了不牙疼,祝你们小两口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沐安柠也不知道新媳妇在这种时候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大大方方地说了声谢谢,跟着闷葫芦傅司珩出来。

代销点门口还有一群小孩在空地上玩泥巴,傅司珩又把兜里的糖分了一些给大家,才带着沐安柠离开。

基本到吃午饭时,村里人都知道了傅司珩领着新媳妇回来,还在村口发糖了,新媳妇长得漂亮,跟画里的人一样。

沐安柠不太明白傅司珩还走这个程序干嘛?他们反正也不会在村里待很久,回去后说不定还要离婚。

想到离婚,沐安柠的念头已经没有那么强烈。

跟着傅司珩到了村子中间一户人家,也是低矮的泥坯房,院子四周都垛着柴火,院子中间有个压水井,旁边放着张小方桌。

院子和傅家差不多大小,却收拾得非常整齐。

傅司珩带着沐安柠进院,就有个黄色小土狗摇着尾巴叫唤着。

很快从屋里出来个牵着孩子的老人,看见傅司珩愣了一下,呀的一声:“是长锁回来了吗?”

傅司珩点头,脸上是沐安柠从未见过的温和:“三叔婆,我回来了,三叔公呢?”

三叔婆有些激动,拽着孩子就慌张地过来:“快坐,快坐,昨天听村里人说你带着媳妇回来了,你三叔公说你这两天准能来,一早就去山上抓兔子去了。”

说着把孩子放在一旁,用袖子擦了擦凳子给沐安柠:“长孙媳妇快坐,长得可真好,多了一个姑娘。”

沐安柠笑吟吟地接过凳子:“谢谢三叔婆,我自己来就行。”

三叔婆让傅司珩和沐安柠坐下,又要忙着去倒茶:“我们乡下这个地方,又穷又脏的,你可不要嫌弃啊。”

在他们眼里,城里人都是高人一等,就像前两年来的那些知青,好多都看不起他们。

沐安柠笑着:“挺好的,三叔婆一看就是勤快干净人,院子收拾得很干净。”

三叔婆被夸得不好意思:“勤快啥,都是闲着没事在家瞎弄的。”

去端了两碗白开水出来,又去拿了糖罐子过来,给每个碗里挖了一大勺白糖,旁边两岁多的小家伙馋得抱着祖奶奶的腿不肯撒手。

沐安柠虽然初来乍到,却知道白糖在这个年代是紧俏货,限量供应,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

所以能给放这么多白糖,那都是招待贵客的标准。

也不用傅司珩说话,直接拿起放在桌上的布口袋,抓了几颗水果糖出来塞给小家伙:“小朋友,吃这个糖好不好?”

她本来想说阿姨给你糖,好像这个称呼也不太合适。

三叔婆笑着弯腰拉着小重孙的胳膊:“小柱快去,二婶婶给糖吃了,快拿着。”

小柱看了看沐安柠,从她手心里抓过糖,又怯怯地藏在三叔婆腿后,探出个小脸羞怯地看着沐安柠。

三叔婆忙完也坐下,拉着小柱靠在怀里,招呼着沐安柠喝糖水,又跟傅司珩说道:“这是长东的儿子,快三岁了,他妈怀着他年,长东去北边煤矿挣钱,煤窑塌了,人也没回来,他妈生了他以后也走了。”

傅司珩有些震惊:“长东没了?”

三叔婆叹口气:“是啊,这人就是命薄,走了三年了,剩下个可怜孩子。”

傅司珩拧着眉头,显然不能接受这个噩耗。

三叔婆摸着小柱的脑袋:“留下这个小可怜,都快三岁了还不会说话。”

小柱低头笨拙地剥着糖,根本不在意大人在说什么,水果糖塞进嘴里,开心的咧着小嘴冲三叔婆笑。

沐安柠听着同情心泛滥,这孩子是真可怜,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小柱能听见声音,小狗叫一声,他就很机灵的转过去看。

看着三叔婆:“我能看看小柱吗?”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