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手机版

位置 : 首页 最新小说

许穗陆东珩深情不折腰_许穗陆东珩许穗陆东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穗陆东珩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许穗陆东珩

2022-12-21 20:30:02     作者: 章节试读 

许穗陆东珩深情不折腰_许穗陆东珩(许穗陆东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许穗陆东珩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许穗陆东珩)

小说介绍

《许穗陆东珩》正在火热连载中,《许穗陆东珩》是人气作家的经典力作,小说通过对许穗陆东珩之间的情感故事获得了无数好评,主要讲述了:他这话一出,在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许穗。许穗捏手臂的动作一顿,放开了手,去看陆东珩。“去射击馆了。”“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别的什么呢。”秦归的语气颇有些意味深长。他身边的女孩娇笑两声,道:“许小姐和陆先生好像很亲近呢,是男女朋友吗?”还未被社会捶打过的女孩,说话自然单纯了一些。陆东珩没回答。...

免费试读

她把手机扔到一边,躺在沙发上发呆片刻,随后打起精神,去了医院。

这个时候,她不想一个人待着。

陪着哥哥,才让她不会觉得那么孤独。

另一边,陆东珩看了一眼手机里来自许穗的回复,收起手机,再度投入到工作当中。

到了下班时间,陆东珩驱车回了他父母的住所。

陆太太已经到了,见他回来,神色柔和许多:“你回来了,今天工作累不累?”

陆太太生的很美,看着只有三十来岁,身上有着岁月沉淀所带来的独特魅力,是年轻小姑娘所没有的。

今天回家,陆太太特意把头发散下,换上浅色毛衣长裙,即便如此,也还是掩不住她身上那股女强人的气息。

陆东珩身上犹带着自外面而来的寒气,把外套脱下放到一边,随口答道:“还好。”

他虽和父母都不甚亲近,可整体来说,和母亲的感情还是要更好一点。

母子俩聊了一下工作相关的事,陆太太问了几个问题,陆东珩一一回答,她满意的点头:“不错,做事越来越老练了。”

聊了半个多小时,陆太太看了眼窗外黑沉的天空,冷笑一声:“都这个时候了,陆士诚还没回来,我看他真是一点都不把这个家放在心上,把心思全放在外面的野种身上。”

她看了眼陆东珩,到底顾忌着他在,没继续往下说。

陆东珩神色如常,他早就知道父母貌合神离,至今没有离婚,不过是因为利益而已。

“算了,不说他了。”陆太太道,“你年纪也不小了,有些事该考虑考虑了。”

陆东珩脑海中飞快闪过许穗的脸,他道:“不急。”

“一时半会肯定急不来,要先了解了解,觉得不错再定下。”陆太太缓声道,“你和你爸关系不好,在老爷子去之前,你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可老爷子年纪大了,谁知道接下来会如何。”

“多的不用我说,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陆东珩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他这般的家世,一早便注定了要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

除了这个,还有一小部分陆士诚的原因。

陆士诚和他隔阂深深,且更爱外面的孩子,若是陆老爷子去世,只怕陆士诚会动换继承人的心思。

在他还小的时候,陆士诚除了忙于工作,多余的时间都给了外面的女人,他一年到头都见不到父亲几次,和父亲的感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原本陆士诚瞒得很好,可到了后来,陆太太还是知道了。

哪怕她是个极为理性的女人,面对这样的事也没办法从容以对。

那是陆东珩第一次见到陆太太那般歇斯底里的模样。

后来他才知道,那时的父亲付出了不少的代价,和母亲达成了某种协议,换来这件事的不了了之。

到他高二那年,无意中看到父亲带着漂亮女人和一个十来岁的男孩一起去逛街,他才知晓,原来父亲早已在外面有了另一个家,另一个孩子。

他看着那个在他面前不苟言笑的父亲,在那个男孩面前却笑得和蔼,还宠溺的揉了揉小男孩的脑袋,心一点一点的冷下去。

哪怕他小时候,陆士诚也从来没有对他这样过。

从那以后,陆东珩再也没有期待过父爱,和陆士诚也越发疏远。

可笑的是,在他快毕业的时候,陆士诚好像突然想起家里还有他这个儿子,开始问起他的所有事。

但迟来的父爱陆东珩已不需要了,对陆士诚刻意表现出来的慈爱只觉得烦躁。

陆士诚被人捧着的时间太长了,在陆东珩这里得不到他想要的父慈子孝,又有外面的女人孩子做对比,再加上一些其他事情催化,父子俩有了更深的隔阂。

这也将陆士诚推的更远。

以至于他们父子除了工作,也就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会见一面。

每次见面,陆士诚都是冷冷淡淡的,表现的一点都不在意他这个儿子。

不过,陆东珩不在乎就是了。

过了八点,陆士诚才姗姗来迟。

他带着眼镜,浅笑的时候显得斯文儒雅,不笑时看起来便压迫性十足。

“吃饭吧。”他把外套脱下交给佣人,径直洗了手坐在餐桌旁。

他走过的时候,陆东珩闻到了一股若隐若现的香水味。

陆太太自然也闻到了,没忍住质问了几句,语气很不客气。

陆士诚几乎没吃过嘴上的亏,当即反驳回去。

吵到后面,陆士诚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一顿饭吃了个不欢而散。

陆太太回了房间,陆东珩也觉得很没意思。

他开车离开这里,去了澜庭一号。

他没有进去,而是在大门外下了车,点燃了一支烟。

京都十二月底的夜晚格外寒冷,风声簌簌,吹在身上像刀子似的,陆东珩把火机揣进兜里,拿出手机给许穗打了个电话。

刚响一声,许穗就接了起来。

“陆东珩?你怎么这时候给我打电话呀。”她的声音带着独有的清甜,宛若春日里的涓涓细流,带着一股源源不断的生命力。

“你在哪里。”

许穗看了眼病床上的许杉:“我在医院。”

“我来接你。”

许穗心底虽有疑惑,但没多问,道了声好。

半个小时后,陆东珩的车停在医院门口,一眼便看到了路边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她。

“陆东珩!”她叫了一声,打开车门坐上来,“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休息。”

“你不也是。”

“是哦。”许穗笑了下,没有追问。

今天陆东珩本来是该和父母一起跨年的,如今却来找她了,多半是和家里人闹了点矛盾。

陆东珩倾身过来,给她系上了安全带。

这个姿势让他和她的距离很近,惹得许穗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去哪里?”系好安全带,陆东珩坐直身子。

这是要带她去玩的意思吗?

许穗想也不想的道:“去中央广场吧,每年都会有很多人在那里跨年。”

话刚出口,许穗就有点后悔了,中央广场此时人那么多,陆东珩又是个清淡疏离的性子,定不会喜欢那般热闹的地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