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手机版

位置 : 首页 最新小说

古代最强枭士(林云林无月)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林云林无月 古代最强枭士最新章节列表古代最强枭士_古代最强枭士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

2022-12-22 04:10:02     作者: 章节试读 

古代最强枭士(林云林无月)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林云林无月 (古代最强枭士)最新章节列表(古代最强枭士)_古代最强枭士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

小说介绍

林云伸臂拦住依依贴入自百己怀内,人生如梦,这一切对于他而言,又何尝不是一场梦?林高,子婴,秦宫无非是梦中的一幕过客而已,没什么意义,只有自己身边的娇妻才让他感受到生命真实的存在.雪梦依眸子机灵转动,观察着帝王宫殿,凑在林云耳旁细声道:“将来你也会住在这样的宫殿内,会不会像以往帝王一样穷奢极欲,迷恋歌舞酒色呢?”林云想不到她会如此问,悄声答道:“当然不会,你看为夫是那种只懂享乐,残暴不仁的人吗?...

免费试读

得不佩服丈夫的胆识和智谋.
林云伸臂拦住依依贴入自百己怀内,人生如梦,这一切对于他而言,又何尝不是一场梦?林高,子婴,秦宫无非是梦中的一幕过客而已,没什么意义,只有自己身边的娇妻才让他感受到生命真实的存在.
雪梦依眸子机灵转动,观察着帝王宫殿,凑在林云耳旁细声道:“将来你也会住在这样的宫殿内,会不会像以往帝王一样穷奢极欲,迷恋歌舞酒色呢?”
林云想不到她会如此问,悄声答道:“当然不会,你看为夫是那种只懂享乐,残暴不仁的人吗?我有了你们姐妹就心满意足了,也不用选什么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后宫三千佳丽了!”
依依脸上微红,有些忍不住的笑意,低声道:“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天下女子如星辰一般繁多,到时候可别后悔啊!”
林云摇了摇头笑道:“当然不后悔,天底下有几个名姬和才女,我几乎全部揽入林家,嘿嘿,其它的留给世人吧,免得说我林云太贪心了.”
依依撅起小嘴,不去理他,自顾言道:“对了,一直忘记告诉夫君依依的真名呢,雪梦依是我的艺名,是取自我名字的谐音,其实我叫薛梦怡,加入歌姬团后才改用艺名的.”
“薛梦怡?那你姓薛?你哥哥臧荼姓什么吗?”林云好奇地问道.
依依抿住樱唇细声娇笑道:“当然姓臧了,他不是我亲哥哥,我是被他父母收养的孤儿,那一年我只有五岁,但是哥哥对我很照顾,我一直把他当亲哥哥看待.”
林云无意中更加深了对依依的了解,心中一阵怜爱,手臂紧紧揽住佳人的娇躯粉背,横靠进自己的怀中……
这一夜,剑手无语,整个宫殿静悄悄地如死寂一般.
翌日次晨,皇宫一切如常,御膳房,佳丽宫,太监院都是各忙各的,宫廷守卫开始换班,唯独御林军开始秘密调动各就其位,由于事先做好调配,所以行动并不明显.
秦王子婴用过早膳,沐浴更衣,换上崭新的九龙珠帘头冠和锦衣龙袍,气宇轩昂地走入后宫正殿,这是秦王不上早朝时,来到内殿来批阅奏折或是接见私访进谏的大臣.
林云他们很早就用过一些糕点,潜伏起来,整个内殿仿佛不存在这些剑手一般,完全感受不到他们的存在,可见隐蔽性做的很到位,一点不比“黑网”中以行刺见长的杀手藏身伏击的本领逊色.
子婴暗自点头,开始按计划行事,派最信任的太监总管去召见林高入内殿,主旨商议抵抗义军保守咸阳之事.
太监总管出宫后,子婴心里七上八下:“此刻的形势如箭在弦,到了不得不发的地步,假如林高不来怎么办,或是要求再改到正殿?那我就托辞生病,无论如何把林高引到这里!万一击杀不成功反让他逃走怎么办?那只能豁出去了,在咸阳内与林族大干一场,外面有王陵父子,司马家和老秦族的军队,还有迅援师,加上禁宫的御林军,足够与林族血拼的了.”
这段时间很漫长,就连躲藏在各个角落和伏击点的剑手们也都紧张起来,这一战关系重大啊,“吁~~”每个人大气不敢喘,等待‘猎物’进套儿.
忽然,外面侍卫高喊一声,打破了宫殿的沉静.
“丞相林高进谏大王……”
子婴正襟危坐,目光一冷,压下迫不及待的心情和紧张的情绪,尽量保持镇定的口吻道:“允!”
内殿门口官宦立即高声宣道:“请林丞相入殿议事.”
“吱呀~~”内殿的房门被打开,一道耀眼的阳光从殿外射入内殿地面,使殿内的光线亮了许多,在晨光辉映之下,一道瘦高的人影率先踏入殿门口,身穿华丽的锦服,腰间佩戴绿祖母翡翠玉环,正中间一颗龙珠竟然比秦王头冠上那可二龙戏珠的珍珠还要大很多,可见此人的嚣张跋扈,完全没将秦王放在眼内,此人正是当今宰相林高.
他深厚走进两小列护卫,每列四人,装束相差不多,都是上好绸缎做的武士劲装,挂金佩玉司空见惯,八人怀中各报着一柄剑,虽然剑的款式和大小,重量各不相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都是杀人的剑,剑气森寒泛着冷气,他们的眼光如剑气一般,同样能杀人.
这八人就是从[黑网]组织内网中挑选的八大超一流剑手,出入皇宫,街巷,任何场所,寸步不离的守护,分别冠以林姓,依次为林东,林西,林南,林北,林风,林火,林雷,林电八大杀将,数年内多少各地剑手,不管有没有名气的,企图接近林高暗杀他,但都被这八大杀将制止,要除林高,必须先除掉这八个超一流剑手.
“碰~”殿门关上后,林高毫不客气地坐在龙椅下方第一首的位置,不等子婴开口,他先开口道:“子婴呀,咸阳城外囤积了二十万的义军,听说途中还有二十万正赶来,分别到了函谷关和武关,看来咸阳是保不住了,眼下咱们只有两条计策,一是你去投降让出王位,让义军留几个城池跟咱们,继续享受荣华富贵,二是带兵退守陈仓关,把咸阳都让给义军,咱们守在陈仓关以西的老秦族地盘继续享乐,你看那一条计策合适啊?”
秦王子婴蓦然哈哈大笑,笑得是那么愤然,感慨,兴奋,怆然,弄得林高莫名其妙,笑声止住,子婴伸手重重拍在身前桌几上,冷笑道:“我看不必了,先将你这秦朝千古罪人五马分尸满门抄斩后,寡人再与义军求和不迟!”
第283章 林高之死
秦王子婴拍案怒啸,其中包含了太多的情绪,大秦基业历经几百年的积累,自春秋五霸到战国七雄,秦国一直在西陲之地繁衍强大,为的就是有一天能统一全国,谁只能几百年子子辈辈的努力,终于在嬴政为秦王时一统六国,可这一切得来不易的江山,被林高这个杂种搅和乱政之后,刚传到了二世,弄得分崩离析,秦朝基业毁于一旦,他如何能不怒?
林高目瞪口呆,竖起眉毛盯着子婴好一会儿,由不解到释然,也哈哈大笑道:“子婴,你莫以为当上这个国君就敢反我吗?告诉你,你这秦王之位在我眼中就是个虚设,一个傀儡,我完全不必听取你的意见,我昨日能把你推上这个位置,今天我林高就能废掉你,推举另个秦氏子弟当政,哼哼,我才不管他是不是嬴政的嫡系子孙,只要乖乖顺从我就行了.”
子婴无比仇恨地看着林高,可惜其父嬴政留下林高在身边做宦官没有诛杀,可气其兄胡亥从头到尾任人摆布弄得秦朝亡国的地步,留下自己收拾残局,秦国最后一代国君,不胜感慨啊!
“林高,我子婴此刻发誓,今日必将把你首级斩下悬挂城门口以告天下,诛你九族以平我秦族的滔天怨气!”
林高脸色铁青,这不是诅咒吗?想不到一个刚登上王位的傀儡敢这么和自己说话,顿时也怒了,吼道:“子婴,你去死吧,来人,杀无赦!”
林东,林西箭步蹿出,锵锵说各自拔剑,完全没有把秦王身边的护卫放在眼内,像冷血人般夹带着杀气直逼子婴.
“行动!”林云见时机成熟,打出了伏击的手势和口哨.
“嗖嗖嗖~~”先是一轮冷箭射出,从四面八方的角落急速射向林高和他身边的侍卫,至少有几十支冷箭齐发,然后又是几十支插空隙暗袭.
“呜……好你个子婴,竟然早有害我之心,枉我一心扶你登上王位,你这是恩将仇报,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林高躲在六名超一流剑手的中央,由他们六人挥剑挡住冷箭的袭击.
林东,林西也顾不上刺杀子婴,挥剑在身前圈起剑幕,挡开冷箭的袭击,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他俩当头击下,剑锋锐利,直攻二人的要害位置,虞子期和夏侯婴率先出手了.
“当当铮铮……”
长剑兵刃交击声立即发出,清脆刺耳,剑术都在超一流水准的样子,出剑的速度,力道和方位的捏拿可谓恰到好处,招招欲致对手于死地,剑气纵横,匹敌相当.
紧接着张云,葛离,邱洛,秦棠,古松涛,郗栋,甄键,夏衍宏八个超一流的剑手借助事先准备好的绳索从林高等人头顶飞身落下,剑锋从上空直泻下来,分别盯住下面六人的破绽处刺去.
林风,林火,林雷,林电四人眼神一横,临危不乱,纵身迅速向上跃起,挥剑上撩,刷刷刷快剑出手,招数狠辣之极,完全封住了落下的八道剑锋.
下一刻八名剑手落下与四大杀将恶斗在一起,平均以二斗一,每个人实力相差无几,顿时张云,秦棠等人把林风四人杀得只能守不能攻,上风被伏击者占足,这就叫双拳难敌四手,人多力量大.
萧川,郭涯,薛延,瞿雨等十多名一流二流剑手,都是三十六铁卫中身手最好的,如天网一般罩下,剑光齐闪,剑锋乱坠,一起刺向了林南.
只剩下林北护在林高的身边,冷哼道:“他们早有准备,而且都是一流以上的剑手,丞相快随我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还走得了吗?林高,墨家雨天龙,专程来取你首级的!”一声低啸传出,林云嗖地从暗处穿出,身形犹如闪电般俯冲过去.
“大胆墨徒,敢伤我家丞相试试!”林北眉峰挑起,伸臂一览挡在了林高身前,长剑一划,已经在身前挽起一团有如实质的剑花,阻挡从斜上空袭来的剑手.
林云冷笑地看着地面的林北,手轻轻抚摸在破军剑柄上,蓦然当啷一声,一道青虹出鞘,剑光带着凛冽的呼啸声朝着林北的脖子抹去.
“嗤~~”林北还没有反应过来,林云剑锋在半空中忽然加速,超过了他防御的速度和范围,白光一闪,已在林北的脖颈上划过一道剑痕,这处剑痕约有两寸并不长,但足以致命.
“啊……”林北发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嚎叫,跟着脖颈处溅出一道血柱,整个身子摇晃着仍往前迈出两步,这才扑通倒地,气绝身亡.
以前威不可挡的八大杀将,今日刚一交锋,就被林云率先解决掉一个.
正当别人惊讶之刻,林云则暗叫侥幸,若不是利用装备的协调性和速度变化,加上林北完全不了解自己的战术,攻其不意,绝难办到一招就斩杀这名超一流的杀手.
林北倒下了,其它七人都被围困住,这一刻,谁也来不及脱身出来保护林高.
林云手持利剑,走到了林高身前,冷眼注视这影响历史的千古人物,若没有他,秦始皇传位给得人心的扶苏,施行宽厚仁政,武有王翦王贲父子,蒙恬蒙武蒙毅兄弟统领百万铁骑,文有李斯,冯去疾,姚贾辅佐朝政,秦朝岂会迅速灭亡?可以说没有林高,历史极有可能会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楚汉未必会那么早出现.
然而历史的发展总有它的规律,你可以改变一时,但不能改变一世,更别说千秋万代了.
林高脸色苍白,绝没想到子婴准备如此充分,找来的剑手又多又厉害,还有这么一个杀手锏,眼前这位至少是用剑行列的顶级剑手了.
“你…你要干什么?我是当今丞相,你不能杀我……我推举你做秦王!”林高语词开始变得凌乱,浑身颤抖,面对剑锋冷光,他感到了死亡的可怕.
林云冷笑道:“林高,你也有今天,这几年来你恶贯满盈,惹怒了全天下的百姓与诸侯,不杀你难平天怨,今天我代表天下人诛杀你这恶贼!”
“不要…不要……”
“我以为冷血的你,不怕死呢?原来也是这个贪生怕死的鸟样,送你去见嬴政吧!”嗤的一声,剑锋不偏不倚地刺入了林高的胸腹,林云飞起一脚踹在林高的胸口,他整个身子仰天摔出三尺外,血柱飞溅,重重砸在汉白玉石的地面上,气绝在血泊之中.
一代指鹿为马,怨声载道的宦官恶贼林高就此被诛杀!是死在了超时空英雄林云的手中!
“林高已死,大家动作利索点!”林云干净利落把隐患除掉,放声高喝,声震庙宇,子婴第一个高兴得差点晕眩过去,立刻吩咐身边的侍卫前去割下林高的首级,并向外面传送剿灭林氏乱党的暗号.
这一时刻,内殿处的百余名龙军精锐剑手全部扑上,朝着剩余的七大杀将乱剑剿杀,加上虞子期,夏侯婴,秦棠,古松涛等超一流剑手放开拘谨施展杀招,林东等七人纷纷在围攻中一命呜呼了.
第284章 黑网剑馆
林云诛杀林高后,解决了所有人后顾之忧,所有剑手放开约束,施展出自己的杀招一起往余下七大的杀将身上使,顷刻之间,保护林高的超一流剑手全部被刺成了烂泥.
子婴兴奋得合不上嘴,手中提着林高的首级,眼中尽是冷笑,仰天长啸:“林高啊林高,你残害我赢氏血脉,二三十个兄弟姐妹几乎让你杀尽,朝中元老重臣更让你杀绝,到头来你还不是落得这个下场,还没有完,我要替秦族人斩杀你九族,凡是与林高有关系,勾结的亲信部下一个不留,凡是与林高有来往的人全部诛杀!杀!”
秦王咆哮着,脸上露出冷酷无情,嗜杀残忍的模样,显得那么狰狞,一切都是逼出来的.
他至今还清晰记得一年前胡亥等位,林高喋血黑策,先逼死扶苏蒙恬蒙毅,随后把屠刀挥向朝中大臣,右丞相冯去疾和将军冯劫认为“将相不辱”相继自尽,每位大臣含屈而死,往往还要连击一串亲友,就是担任宫廷警卫的亲近侍臣三郎官也有不少人无辜受害,屠戮中,林高趁机安插亲信,车府令,咸阳令,御史,堨者,侍中等要职,把二世架空起来.
在大臣们受害的同时,二世的骨肉兄弟和同胞姐妹们死得更惨,一次咸阳市上,胡亥十二个兄弟同时被砍头,腔血喷射,触目惊心,又一次,在杜邮的刑场上,二世六个兄弟和十个姐妹同时被活活辗死,血肉狼藉,惨不忍睹.
一年内法令日急,诛杀累累机,群臣人人自危,官使个个不安,老百姓更是手足无措,整个秦朝到处都成了屠宰场.
赢子婴长啸过后,眼中含泪,
这时内殿前广场的御林军开始行动了,忽然袭击林高带来的百余随从,并清剿林高安插在皇宫的耳目,而负责守卫重责的御林军人马封堵住宫内所有出口,进入一级戒备,以防禁宫外面林高乱党攻打皇宫.
前后宫殿传出厮杀声和惨嚎声,还夹杂着宫女的哭喊和尖叫声,想必是吓到宫婢或误伤了后宫侍女,谁也无暇去想这些了,都把心思放在皇宫外面,不知道王陵那方人马进攻丞相府没有,禁卫军,都骑军,速援师与守城人马彼此混战的情况如何?
林云向子婴道:“秦王不必多忧,我这就带领剑手去攻打林成的黑网组织,如果让他们逃脱了,日后再要收拾他们就难了.”
子婴欣然同意,毕竟留下这个组织和大批一流刺客,整日来搞刺杀破坏,谁也别想睡得安稳了,立刻吩咐郗栋,甄键,夏衍宏三位重量级剑手,带着五百名皇宫大内侍卫和一千御林军前去帮忙.
林云心叫那就最好了,让这批御林军先冲进去可以减少自己人伤亡的几率,毕竟刺客行会馆驿和组织总坛布置神秘,处处机关暗箭,防不胜防,不能让自己铁卫和精锐战士白白受伤.
当下冲出内殿,林云,虞子期,夏侯婴等百余名用剑好手率先驰出了皇宫,后面五百大内侍卫和一千御林军也跟着奔出来,朝着黑网巢穴围剿过去.
外面街道上处处是秦兵,大将军王陵父子,冯劫之子右庶长冯戬,大将司马家族,秦老氏族的人马和家将都接到信号出动了,进攻林高的丞相府,阎乐的禁卫军总部,驻扎在城街东郊的大将军齮,陈恢带领速援师也赶了过来,围攻都骑军和禁卫军,包围皇宫,咸阳城内到处是厮杀声.
林云等人充耳不闻,只顾奔向‘黑网’组织徙居的总坛.
咸阳西街一间最大的行馆,占地方圆数里,听出来的剑手说,里面不但房舍建筑极其相似,而且暗含宅院阴阳阵法,布置机关重重,非黑网的剑手很难闯进去,不但地面上建筑古怪,地下也有很多暗室密道.
林云带着一百多剑手和一千五百人马赶到剑馆外面,虞峰早已汇合了昨晚潜入城内近一百五十名身手矫健的精锐,把‘黑网’剑馆盯得死死,先后出来办事的几波一二流剑手都被他们在街巷以人多优势干净利落地擒杀.
林云翻身落马,劈头问道:“现在里面有什么动静?”
虞峰有点奇怪道:“里面越来越静,也没有人再出来了,我估计那些刺客一定有所察觉,极有可能以退为进,等着咱们进去以机关对付我们.”
林云点头道:“不排除这种可能,但还有一点,他们或许从地道逃走了,这里离西郊比较近,他们的地道出口极有可能设在西郊隐蔽处,留下郗栋,甄键,夏衍宏三位剑客,带领御林军从正门进攻,侧门围堵,见到黑网杀手就用弓箭,发挥军队合作的优势,若充不进去就放火烧宅,其余的人跟我到西郊追踪,看有没有意外收获?”
秦棠有些疑问道:“雨先生凭什么以为黑网杀手会从密道逃走,而且是西郊?”
林云微笑道:“看地形走势,这里剑馆的位置藏风聚气,后面西郊有山丘,前面一条溪水,正是前朱雀后玄武的地势,若真有通道,城内的必然通往西郊,咱们走得快,还能追赶上!”
古松涛忽然问道:“那要是通往城外呢?”
林云笑得更神秘了,抬头往向城外天空,心想那正好,自有人等着收拾他们,当下挥手道:“人生就像赌局,儿郎们,跟我走,咱们就赌杀手逃往西郊.”
虞子期,夏侯婴,张云,葛离等人对主公林云可是佩服之极,他说会从西郊逃走自然错不了,再说这一切事先早在谋划之内,也不迟疑,跟着林云策马疾奔,赶往西郊去追击黑网的剑手.
秦棠,邱洛,古松涛三位剑客以及大内侍卫长都有些难以相信,但还是毅然跟在后面,穿过了冷清布满杀气的街巷,直奔三里外的西郊树林.
咸阳城郭规模庞大,有内城外城之分,郊区自然也分内城郊和外城郊,前者指咸阳城内的郊区,就是街道的尽头有农田,树林,山丘溪水,内城耕种自给自足,外城郊即咸阳城外的荒郊,无限延伸,而此刻东面,南面均被义军包围,能逃的也只有咸阳西方位.
接近七百人马迅速奔出古街道,来到西郊第一片树林边缘,几道身影闪出,其中带头之人正是裴布,这几人跨步走上前,禀告道:“雨……师兄,有一大批剑手从密林深处出现,正往山丘那边逃走!”
林云并不感觉惊讶,开口问道:“他们有多少人?”
裴布恭敬回道:“看不太清,至少有近百人,全是清一色的剑客,所穿服饰是各异的武士服.”
侍卫们带着敬佩的眼神看向林云,一时摩拳擦掌准备追杀上去,古松涛忽然说道:“不知这批剑手是内网还是外网的?若是能擒杀林成就大功告成了.”
林云微微一笑道:“要知道那还不简单,现在咱们就追上去,全部诛杀,一个不留!”众将士哄然应诺,快马急追而去,荡起地面尘土飞扬.
第285章 金蝉脱壳
林云带着七八百人快骑奔上山丘追击逃走的剑手,翻过山丘一看,两地处有一处养马场;原来咸阳市街与外城相隔空地极大,有小型矿场,牧场等,为城内制造兵器和提供战马做储备,一旦城池被围,小城难以久抗,但像咸阳这等大规模都城,有庄田,战马牧场,兵器制造地,粮草充足就是困住一两年也没问题.
“这通道出口挨近养马场,他们正好逃出来利用战马远走避难,看样子还在聚集没有分散,正好一网打尽,秦棠,你与侍卫长廉穆带三百名侍卫从正面突击,古松涛,邱洛你们俩个带两百侍卫从左翼包抄过去,其余的跟我从右侧插入,断其后路,开始行动!”林云看准了这里的地形和马场走势,立即做出战斗部署.
秦棠,古松涛,廉穆等人领命后,立刻带人马出动,两面包抄冲向了牧场.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