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手机版

位置 : 首页 最新小说

叶澜琛颜昕洛小说免费_颜洛宸岑禾小说小说颜洛宸岑禾小说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颜洛宸岑禾小说_颜洛宸岑禾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颜洛宸岑禾小说

2022-12-29 04:20:04     作者: 章节试读 

叶澜琛颜昕洛小说免费_(颜洛宸岑禾小说小说)颜洛宸岑禾小说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颜洛宸岑禾小说)_颜洛宸岑禾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颜洛宸岑禾小说)

小说介绍

在这里提供的《颜洛宸岑禾小说》小说免费阅读,主人公叫颜洛宸岑禾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 张喻一听,也觉得自己有那么点发好人卡的意思。但她还真没有,她诚恳说道:“李涂啊,我是真心觉得你挺好的,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光想着,分手你可能咽不下那口气,会报复我。但你挺坦荡的,没给我使什么绊子。” 她一开始还担心他对付她父母,结果李涂也仅仅只是不再给她父母提供任何便利,并没有刻意针对。 “其实我早知道你是什么人,在最开始,我跟你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却...

免费试读

张喻一听,也觉得自己有那么点发好人卡的意思。但她还真没有,她诚恳说道:“李涂啊,我是真心觉得你挺好的,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光想着,分手你可能咽不下那口气,会报复我。但你挺坦荡的,没给我使什么绊子。”

她一开始还担心他对付她父母,结果李涂也仅仅只是不再给她父母提供任何便利,并没有刻意针对。

“其实我早知道你是什么人,在最开始,我跟你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却回我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这个人并不靠谱。”李涂道。

要说不靠谱,连张喻自己都是承认的。

她对李涂,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爱过。

也想过结婚,就是爱意来的快,去的也快。

张喻道:“也难为你以前在我身上花了不少心思了。”

“没关系,都是我李涂自找的,你最开始也躲着我,是我非要找上你跟你一块。我自己犯贱,才摊上你。你张喻一直是这样,是我太自信了以为能改变你。”

李涂不冷不热的寻找着原因,有些话听得张喻自责,有些话却又让她生气想反驳。李涂说话的时候,她眉头都是皱着的。

“要是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我跟你道声歉。以前说你不中用,也都是气话,不是说攻击一个男人,就攻击他的下半身。我也只是跟着这个方向走了。”张喻诚恳的说,“李涂,这次我也诚恳的道歉,我们之间,我肯定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对不起啊。”

她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以后大场面碰到,当个点头之交还是可以的。

李涂道:“你很小时候追过洛涟?”

张喻噎住,随后承认道:“年轻时候,确实也上头过那么一阵。你调查人这方面不是很擅长吗,我的过去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宋家的儿子,你也好过?”

姓宋的前男友,张喻可不止一个,她问:“你说的是书香门第那个宋家,还是五年前生意稍有起色的宋家?再或者是那个很有名的机长?”

“啧,挺多啊。”李涂没什么语气的说。

“就这三个了,也还好。”

李涂道:“你是光是姓宋的就有三个,岑禾颜拉过手的男人,都没有你处过的姓宋的多。”

“你这就夸张了,宁宁她是洛宸管的紧啊。”张喻摸了摸鼻子,给自己找补,“你怎么不拿我跟苏老板比,苏老板身边的男人可不比我少。”

李涂说:“所以肖冉早些时候,日子也不好过。不过现实就是这样,好男人永远碰不到好女人。”

张喻道:“谢明明还不好,我要是女人我可喜欢她了。”

“还得多谢你替我拉郎配。”

说到这个时,张喻明显感觉到,李涂似乎有些咬牙切齿。

她琢磨了一会儿,不想再跟李涂继续扯了,她放下水瓶,说:“我继续跑了。”

意思是你可以走了。

不过李涂没有要走的意思,张喻也不会管他,只能自顾自跑着。她这个人还是愿赌服输的,说跑五圈,那就真跑下来了,她体力不行,累的几乎走不动路。最后弯着腰大口大口喘着气。

五圈那可是两千米了,张喻八百都很少跑。

她腿都疼了,李涂把剩下的水递给她,等她喝完,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张喻的心往下一沉,后退一步,说:“李涂,不用你背我的,真的不用。”

李涂便站起身,他看着她,没有说话。

“会有人说闲话的,对你不太好,我们可以不决裂,也可以有联系,但是不应该走的那么近。分寸感,你懂吗?”

李涂看了眼她的腿,以及她气喘吁吁的模样,估计没走两步就要倒地上了,他道:“你自己是走不回去的。”

“我可以喊傅韩来帮我。”张喻说,“还有其他很多人也在呢。”

“随你便吧。”李涂沉默了会儿,到底是点点头,转身走了。

张喻看着李涂的背影,一时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受,李涂对她是不是过分关注了?

几分钟后,傅韩到了。张喻也没有让他背,她坐在运动场中间的草坪上坐了很久很久,休息够了,才让傅韩扶她回去。

她走回大厅的时候,大家难以置信的看着我她,说:“张喻,你还真跑了,牛人。”

张喻现在玩的这些人,跟几年之前的,已经不是同一批了,几乎都比她小点。之前洛宸那一批,结婚的结婚,生孩子的生孩子,就不太出门了。爱凑热闹的,都是些小年轻。

但年轻也没几个爱跑步的。

张喻笑着应付了几句,跑完步的后遗症是什么,那就是累,不想动,完全不想玩了,只想找个地方躺着睡一觉。

她坐了一会儿,缓过来了,就打算找地方休息了,问了服务员有没有休息室,服务员说了个楼层。

傅韩原本要跟着,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