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见深南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陆见深南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陆见深南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陆见深南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陆见深南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陆见深南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陆见深南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陆见深南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陆见深南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陆见深南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陆见深南溪的书名叫《陆见深南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陆见深刚要开口。这时,方清莲突然睁开了眼睛,心疼的,绝望的,楚楚可怜的看向他,虚弱的唤了一声:“见深……”如果是平时,陆见深可能早就走过去了。可是这一次,他没有动。深黑的夜色里,浓稠的黑像一张巨大的布笼罩着。陆见深就站在那里,像一个雕塑一样,动也没有动一下。时间,就像定格了一样。画面,也想定格了一样。方清莲顿时泪流满面,她拼命的摇着头,怎么也不敢相信他竟然没有上车?没有陪她一起去医院…

免费试读

陆见深刚要开口。这时,方清莲突然睁开了眼睛,心疼的,绝望的,楚楚可怜的看向他,虚弱的唤了一声:“见深……”如果是平时,陆见深可能早就走过去了。可是这一次,他没有动。深黑的夜色里,浓稠的黑像一张巨大的布笼罩着。陆见深就站在那里,像一个雕塑一样,动也没有动一下。时间,就像定格了一样。画面,也想定格了一样。方清莲顿时泪流满面,她拼命的摇着头,怎么也不敢相信他竟然没有上车?没有陪她一起去医院。他本来是想上来的。只是接了一个电话而已。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电话?竟然能让他轻而易举的改变主意。“见深……”方清莲张着嘴,几乎用尽了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虚弱的唤着。但是,没有用,陆见深只是看着她,仍然没有动。救护车的门,缓缓关上。那一刻,方清莲突然使出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她伸出手,朝着陆见深的方向用力的抓了抓,目光里都是悲惨和凄切。“见深……”她痛苦的哀嚎在浓黑的夜色里荡漾开来。“清莲,保重,我相信你会活着出来。”陆见深张唇,挥了挥手。很快,救护车的门关上,飞速的驶向医院。夜色里,救护车越走越远,很快就消失了。陆见深转身,吩咐身边迟迟赶来的助理:“你一会儿去医院照顾她。”说完,给林宵打了电话:“马上让人把我的私人飞机调过来,我要马上回国。”“陆总,您的飞机上次检修时发现了一点小故障,还没有修复好,现在开恐怕有危险。”“林宵,我再重申一遍,我的要求是立刻,马上。”陆见深直接发了飙。“好的,陆总,我马上打电话让人安排。”“半个小时后,我要出发回国。还有,现在和银行沟通,我要取五千万的现金,让他们准备好,这件事也是一样,立刻,马上。”陆见深着重强调着最后几个字。这一次,林宵不敢有一句质疑的话。立马乖乖的去办了。他的速度很快,半个小时后,陆见深就坐上了回国的飞机。登机时,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离明天早上九点还有十一个小时。时间很紧,他现在是在和速度赛跑,也是在和死神赛跑。但是不管怎样,他相信自己一定能赶回去,一定能成功救回溪溪。上一次,她遇到了危险,他不仅没有救她,反而以为她在撒谎,在博取他的同情。她在暴雨里出车祸,充满绝望的时候,他没能陪着她,是他的错。他没能保护好她,是他的错。他没能保护好他们的宝宝,也是他的错。他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这一次,不管前路有多艰辛,不管要付出是什么,他都不会退缩。“溪溪,坚持住,我回来了。”“我说过,不会再丢下你,这一次,我一定会亲自到你身边保护你。”“溪溪,等着我。”飞机直入云霄,陆见深看着窗外的黑夜,却始终紧皱着眉头。他的双手,也捏成了拳头,紧紧交握在一起。这一晚,陆见深一夜无眠。南溪清醒时,头上正蒙着头套,她双手双脚都被绑住了。车子摇摇晃晃的行进着,里面传来男人的说话声和哄笑声。几乎是立马,她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非常糟糕。这时,前排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武哥,你说她老公会来救她吗?”“我觉得会,毕竟是豪门的少夫人,不管爱不爱,要是真出了事,面子上也挂不住。”一群人,讨论的热火朝天。从他们的讨论中,南溪终于知道了一个大概。这群人绑架了她,用她来威胁见深。而开口的赎金竟然是五千万。可是,陆见深现在正在国外,他怎么赶的回来呢?想到这里,南溪心口顿时一片悲凉。原来,这个世界上的变数真的很多,他不过才出了一趟国而已,她就被绑架了。一阵剧烈的颠簸后,车子停下了。紧接着,南溪被他们抬着放到了一个地方。然后,打开她脸上的头套。当发现她眼睛已经睁开了,人也已经醒了之后,武哥挑眉道:“长得的确不错,怪不得能攀上陆家那样的高枝。”“你是谁?我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抓住我?”武哥擦了擦手中的刀,冷笑道:“无冤无仇?”“不过,你说的也没错,我和你的确没有过节,但怪就怪在你那个赌鬼老爸欠了我钱。他说了,把你抵给我,任由我发落。”南溪听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虽然知道杜国坤是个无赖,心思不正。但是,她不料,也未曾料过他的心思竟然会坏成这样?就算她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就算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他们好歹在一起生活过那么多年,他怎么敢?怎么忍心把她扔给这群歹人?他有没有想过,如果陆见深没有回来,她会怎么样?她会被撕票。她会被这些人悄无声息的解决掉。南溪仰着头,用力的眨着眼睛。她不哭。她不会哭的。她不会为那个人渣哭泣。可是,怎么能不心痛呢?至少在所有的真相揭开以前,她是真的把他当做了爸爸。可他对她,只有无尽的利用和残忍的剥削。这哪里是一个父亲?全天下最万恶的人都没有他可恶。努力的眨了眨眼睛,南溪看向武鹏:“不要再在我面前提那个人,我不是他的女儿,他也不配做我的父亲。”“无所谓,我不关心你们之间的关系,我只关心钱。”武鹏耸肩道。南溪冷笑了一声。武鹏总觉得她那一笑意味深长,充满了内容。他眯着眼,敏锐道:“你笑什么?”“我猜,他肯定信誓旦旦的向你保证,绑架我就能拿到钱,但是,你怎么就没有想过,如果他可以要到钱,又何必要多此一举让你要呢?”武鹏立马意识到了不对劲,紧追着问:“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一点。”南溪抬头,看着他。一字一句,认认真真的回答着:“意思就是,我和陆见深已经离婚了,你们绑了我根本拿不到一分一毫的钱。发”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5日 下午7:20
下一篇 2022年12月5日 下午7:4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