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手机版

位置 : 首页 女生频道 短篇言情

褚晚宁万鹤笙

 作者: 褚晚宁万鹤笙 

短篇言情

大兴寺拜佛的第六年,褚晚宁见到了29岁的自己。一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自称是未来自己的灵魂。香火缥缈间,她特别郑重地告诫:“离万鹤笙远一点。”...

主角:褚晚宁万鹤笙   更新:2024-02-19 10:50:12

继续看书 继续看书 继续看书 继续看书 继续看书
  • 精选章节试读


褚晚宁霎时僵在原地。


众人探究的目光如针一般,密密麻麻扎在背上。


“褚主任,真的假的?你和万主任在一起过?”


褚晚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从万鹤笙回来后,就对从前的事闭口不提。


见她一直不说话,同事只能向万鹤笙求证:“万主任这是真的吗?”


褚晚宁也看向万鹤笙,垂在身侧的双手紧张的攥成拳。


万鹤笙没看她,拉着苏晓雪在旁边坐下,才没有温度地启唇:“都过去了。”


同事们都看出他不愿提及此事,也都纷纷打着哈哈一笑带过。


苏晓雪也跟着他们聊起了别的。


场子又重新热了起来。


褚晚宁孤零零站在一旁,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还好张笑笑拉了拉她的衣袖,她才顺着力道坐了回去。


这一顿饭吃得实在漫长,褚晚宁食不知味地强撑到了散场。


终于回到家,她将自己重重扔到沙发上。


望着天花板,褚晚宁脑海中闪过万鹤笙那双冷漠的眼,唇舌发苦。


她慢慢坐起身,从沙发底拖出万鹤笙寄来的纸箱,一件件的翻看着。


往事桩桩件件,历历在目。


可这些铭记于心的东西,却在这六年的分离中逐渐褪色,万鹤笙温柔的模样也开始模糊……


她终于控制不住情绪,捂着脸,泪水和微弱的呜咽声从指缝中流了出来。


一夜难眠。


第二天,褚晚宁又藏起了所有的脆弱,崩溃,继续工作,生活。


可从那晚聚餐过后,褚晚宁总觉得同事们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


每当她去问,他们就会一哄而散。


直到这天,她站在女厕隔间里,将外面的闲言碎语听了个正着。


“我找人打听过了,据说褚晚宁从大学时就缠着万主任,万主任一直拒绝都没用,到现在还没放弃。”


“可万主任现在都快结婚了,她这不是小三行为吗?”


……


听着这些,褚晚宁脑子轰然炸响。


不知过了多久,外头的议论声终于停歇了下来。


褚晚宁这才从隔间走出,看着空荡的洗手间,只觉得连空气都变得稀薄。


浑噩的回到办公室。


褚晚宁刚进去,就被叫住:“褚主任,这个病人的手术方案过了,手术时间也安排好了。”


“不过你可能需要去找下万主任,你们合作操刀,成功率会高很多。”


时隔几分钟,再度听到万鹤笙的名字,褚晚宁心里五味杂陈。


她垂眸看着手里的手术方案。


这是一个肿瘤患者,因为瘤体巨大,常规的手术方式成功率很小,而万鹤笙在国外时曾亲自操刀过好几例这类患者。


褚晚宁只犹豫了一瞬,就转身走向万鹤笙的办公室。


人命关天。


不能因为他们私下里的事情,影响甚至错过病人生的希望。


褚晚宁一路来到办公室门口,正想敲门时,就听到里面有交谈声。


“我这刚来你们医院,就听到小护士在议论你和褚晚宁,说她说得可难听了。”


这声音很熟悉,好像是万鹤笙的大学室友林升杨。


褚晚宁想着,就听见万鹤笙淡淡地“嗯”了一声。


紧接着,林升杨的声音又响起来:“那你为什么不解释啊?”


为什么?


褚晚宁想到自己之前找万鹤笙想解释六年前的误会时,他那不以为意的态度。


她深吸了口气,压下苦涩,也想清楚了些事。


不管之后如何,还是再找个机会把一切说明白。


有了决定,褚晚宁觉得心里积压的情绪都消解了不少。


她抬手准备敲门。


却听见林升杨的声音再次响起:“再说,当年的真相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褚晚宁的心里像被投了一颗巨石,砸得她胸口生疼。


她原以为自己和万鹤笙之间是因为误会才闹僵到这种地步,没想到他竟然什么都知道。


褚晚宁看着眼前紧闭的门,抬起发麻的手,一把推开了门——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