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手机版

位置 : 首页 女生频道 豪门总裁

苏玉绾君承渊在线

 作者: 苏玉绾 

豪门总裁

只是事情的发展,好像和她预想的截然不同呀。“尚宫,这些药材都能放到姜汤里面一起煮吗?”“当然可以,这些都是大补之物呀,殿下就算身体亏空了,也能补回来。”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的样子。 赶走了林小蝶后,君承渊满脸疲惫的靠在了池壁上。 七月中旬的盛京虽然正值盛夏,但夜间还是有些凉意。 君承渊深呼吸一口气,随后沉进了池水里。 冰冷的池水浸没着他的身体。 周围一片清静。 他的酒...

主角:苏玉绾   更新:2024-02-21 13:31:40

继续看书
  • 精选章节试读

赶走了林小蝶后,君承渊满脸疲惫的靠在了池壁上。

七月中旬的盛京虽然正值盛夏,但夜间还是有些凉意。

君承渊深呼吸一口气,随后沉进了池水里。

冰冷的池水浸没着他的身体。

周围一片清静。

他的酒已经醒了。

然而,心里的烦躁却没有半点要平息的迹象。

好狠心!

好绝情!

他没想到苏玉绾会如此决绝的抽身而出。

竟然当着其他女人的面,剖析他的小癖好。

甚至还细致入微的,去教导别的女人来取悦他!

似乎,一点也不在乎他了?

君承渊越想越心慌。

怎么会这样?

今日在战王府里,九皇叔君和瑜明里暗里的挤兑了他好多次。

甚至还当着谢婉灵的面,夸赞起了苏玉绾驯服烈马时候的飒爽英姿。

他完全想不通,不良于行的残疾九皇叔,到底是怎么遇见苏玉绾的。

苏玉绾若是去了战王府,那他今日为何不曾撞见?

若是没去过战王府,那九皇叔又是从什么地方,见过她驯服烈马的身姿?

难道是在军中的时候?

可是,苏玉绾远在苍云,九皇叔镇守南诏。

一南一北,他们应该没有机会见面才对。

九皇叔五年前负伤回京,迎娶了谢婉灵后,就一直闭门不出。

苏玉绾三年前被贬为罪女,随后就被他收入东宫,陪伴左右。

这两人,是怎么接触上的?

而且,近期苏玉绾的变化很大。

根本就让他捉摸不透。

他之所以会醉酒,除了九皇叔的故意刁难之外,他也存了心想要试探苏玉绾的态度。

从前他醉酒的时候,苏玉绾都会柔情似水的陪在他的身边。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满的都是浓郁得化不开的情意。

可是今天这回……

他被苏玉绾毫不留情的扔进了冰冷的池水里。

她眼里有嘲弄,有戏谑,也有不耐烦。

唯独没有情意

君承渊心乱如麻。

直到肺里的空气完全用尽,他才浮出了水面。

他阔步走出水池,随手捡起了地上的衣袍裹在身上。

“小林子,让寒鸦去查,孤要知道,苏尚宫近日都做了些什么事、接触了什么人!”

……

苏玉绾难得的睡了个好觉。

日上三竿才缓缓起身。

或许是徐祯卿的安胎药管用,夜里竟然没有做任何噩梦。

苏玉绾刚换好衣裳,就看见云雪鬼鬼祟祟的凑了过来。

“嘿嘿嘿,尚宫醒啦?”

“怎么了?”

“小林子说,太子殿下昨夜着凉了染上了风寒,尚宫要不要送些驱寒的姜汤过去?”

“送姜汤做什么?如今正值酷暑,火气重,即便是染了风寒也不应该直接喝姜汤治疗风寒的。况且殿下身边有可心的人儿伺候,根本就不需要咱们瞎操心。”

苏玉绾有些诧异。

昨夜不是已经把林小蝶留在偏殿里,让她伺候君承渊么?

怎么还能染上风寒,身体未免也太娇弱了吧。

可能是贪欢的时候长了些……

想到这里,苏玉绾眉心没来由的一跳,忽的话锋一转。

“云雪你说的不错,确实要送些姜汤过去,你去把陈年的老姜都拿出来煮了,少放些红糖,要滚烫火辣的姜汤,喝下去才能驱赶风寒呢!”

“尚宫,你刚才不是还说……”

“风寒嘛,当然需要喝姜汤的,你再去看看挽月阁里还有没有什么补身子的东西,什么人参、黄芪、鹿茸、党参都可以煮进去,让咱们殿下好好的喝一壶。”

云雪拧着一对毛毛虫眉毛,疑惑的望着苏玉绾。

今日一早小林子就悄悄的跑过来传话,说殿下和尚宫在闹矛盾。

殿下早朝回来就直接病倒了,正在永延殿卧床不起呢。

云雪本来想着撺掇尚宫过去看看,说不定这两人就能和好了呢?

只是事情的发展,好像和她预想的截然不同呀。

“尚宫,这些药材都能放到姜汤里面一起煮吗?”

“当然可以,这些都是大补之物呀,殿下就算身体亏空了,也能补回来。”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的样子。

云雪总觉得尚宫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有种咬牙切齿的意味。

但她又不精通药理,只好按照吩咐去做事。

没过多久,就熬好了一锅十全大补的姜汤。

苏玉绾哼着小曲儿,开开心心的提着姜汤去了永延殿。

刚进来,就和正在给君承渊把脉开药的医官打了个照面。

好巧,是昨天那位被白狐难产吓得落荒而逃的陈宇。

挺滑稽的。

昨天在百兽馆急得团团转的陈宇,今天在给君承渊开药方的时候,表现得还蛮专业的。

如果忽略掉他那抽搐的眼角,还是有几分名医的样子。

“见过苏尚宫。”

陈宇见来人是苏玉绾,刷刷两笔就开好了药方,随后提着自己的药匣子就往殿外走。

“殿下好好歇着,下官去给殿下煎药。”

在路过苏玉绾的时候,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都没有提到昨天在百兽馆里发生的事情。

“殿下病得不轻呀。”

苏玉绾瞥了眼躺在床榻上闭目养神的君承渊,将带来的姜汤放在了一旁的酸枝木矮柜上。

“苏姐姐还好意思说,都怪苏姐姐昨晚故意把殿下扔进冷水里泡着,殿下这才染上了风寒。”

林小蝶愤愤不平的挤开了苏玉绾,来到了君承渊的床边。

她将浸湿的锦帕搭在了他的额头上,一脸担忧。

“这可如何是好,殿下早朝回来就病倒了,如今更是高烧不退,整个人都迷糊了。”

“林姑娘,昨夜我不是已经教过你如何伺候殿下么,怎么还能染上风寒?”

苏玉绾见君承渊双眼紧闭,连嘴唇都干得起皮了,不像是故意装出来的。

忍不住询问起了昨晚的细节。

听到这话,林小蝶顿时瞪圆了一双杏眼,怒气冲冲道:

“我还以为苏姐姐是什么好人,真以为你想要教我如何取悦殿下!不曾想苏姐姐竟然故意戏弄我,变着法的挖坑给我跳,让我在殿下的面前颜面无存!实在是心肠歹毒!”

苏玉绾不提这茬还好,提到昨晚,林小蝶就恨不得活生生的撕了她。

都怪苏玉绾!

要不是她在太子殿下面前胡说八道,她也不会春心荡漾得想要投怀送抱!

她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还没来得及开始,就被太子殿下赶出来了,

等候在永延殿外的宫人们全看到了,她的脸都被丢光了!

如果苏玉绾昨晚没有踏足永延殿就好了,那太子殿下只会在情迷意乱之时跟她亲热。

根本就不会发生后面这些事情!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