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手机版

位置 : 首页 女生频道 豪门总裁

真白月光被虐死后,总裁他疯了

 作者: 美羊羊 

豪门总裁

《真白月光被虐死后,总裁他疯了》这本书美羊羊写的非常好,阮妩沈晏戈等每个人物故事都交代得非常清楚,内容也很精彩,非常值得看阅。《真白月光被虐死后,总裁他疯了》简介:狭窄的出租屋,弥漫着刺鼻的消毒水味。阮妩眼泪模糊的看着看着床上的濒临死亡的女人,手上抢救工作不停,“黛姨!别闭眼,坚持住……...

主角:阮妩沈晏戈   更新:2024-01-25 06:01:57

继续看书 继续看书
  • 精选章节试读

第4章

男人留下一句没有感情的话,门被重新关上。

一同锁住所有照进房间的光亮,黑暗再度降临。

阮妩紧紧环抱住自己瘦弱的身体,心脏疼的像刀剜,一寸寸,血淋淋。

浑身发抖的缩在破旧的被褥里,捧着脸,眼泪夺眶而出。

阮妩抖着手摘下耳垂上和他手上戒指同款的耳钉。

廉价的材料,早就生锈了。

看着耳钉,幼年时甜蜜的记忆情景再现。

她时常怀疑那是一场梦。

他那种身份的人,怎么会去贫民窟那种比下水道还脏的地方,还救了她?

可是她过目不忘的记忆时刻提醒着她,那就是现实!

阮妩像是捧着绝世珍宝一样,泪眼婆娑的看着手心上的耳钉。

看到耳钉上面的污渍,阮妩心疼的吹了又吹,然而沾了血的手反复擦拭,可怎么也擦不干净。

阮妩再也承受不住。

饱受折磨的身体瘫软在被褥上,手心里紧紧攥住耳钉,沉沉睡去。

......

清晨,阮妩是被一阵吵闹声扰醒的。

好像,有人来了?

小男孩儿变声期的声音尖锐又刺耳。

“这个坏女人根本不是你们说的表姐,把她赶走!脏死了!”

佣人们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敢反驳这个小祖宗。

他可是沈家的二少,沈晏戈的亲弟弟!

年仅九岁,就已成为远近闻名的魔王。

谁若是招惹了他绝无好果子吃!

“跟你说话呢,你根本不是我表姐,你这个鸠占...鸠占鸟巢的坏蛋!”

“是鸠占鹊巢。”扑哧一声,看着眼前长相可爱的男孩儿,阮妩忍不住提醒。

“那不重要!你别跟我讲话,你不配,你不是我表姐!我讨厌你!”

他叫自己表姐?

阮妩愣了一下,看了眼男孩儿身后的佣人。

他们眼里并没有对她“私生女”身份的鄙夷,反倒对沈二少口中喊她表姐当做默认...

再结合昨天是在会议室内密谈,没有外人。

阮妩大脑飞速运转,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

她“私生女”的身份,可能只有沈家核心成员知晓。

而对外,则宣称她只是沈家的远房亲戚。

所以沈二少叫她表姐,佣人们才没感到奇怪。

但沈二少知道她其实是“私生女”,不是什么远房亲戚,讨厌她也就很正常了。

想清楚这些,阮妩看向眼前气势汹汹的小男孩儿眼里顿时充满了愧疚。

她要完成黛姨的遗愿。

这些,理应她承担。

“对不起,我会补偿你的。”

到底还是孩子。

阮妩生的这样一张绝美的脸,又向他真诚的道歉。

沈彬彬原本趾高气昂的气势瞬间掉了下来,一对可爱的招风耳憋得通红。

实际上,沈彬彬从小到大都没人向他说过“对不起”三个字。

他上面有沈晏戈压着,家里数他最小。

谁会拉下面子,对一个半大孩子认真道歉呢?

可她害死了他的妈妈!

沈彬彬刚软下来的心又硬了起来,冷眼对着阮妩,“不需要你的补偿,你滚出我家!”

阮妩本就是强撑着身体,此刻脸色白的几近透明。

强忍着解释,“我…”

佣人过来催促用餐的声音打断了她,“阮小姐,我们现在过去吗?”

见到来人催,沈彬彬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转头不情不愿的走了,临走前还一直瞪她。

这个坏女人,他一定要告诉大哥她有多恶心,让大哥把她撵走!

另一边,阮妩跟着佣人去餐厅。

餐厅装横阔的惊人。

紫檀实木桌上雕刻着繁琐复杂的花纹,穹顶的吊灯熠熠生辉,每一处点缀都恰到好处,昂贵又奢华。

餐桌上摆着十几样中西结合的菜式。

即便是这样,因为沈夫人的忌日刚过,一切其实都已从简处理。

刚走到旋转的水晶梯,阮妩就听到了佣人们对她的议论。

皆是对她极尽刻薄的嘲讽。

“菜摆好这么久都不来,好大的架子!怪不得沈爷不待见,什么东西!”

“可不是吗?公主病得治了,一个沈家的远房亲戚惯得好大威风,让我们一群人等她!”

“听说长得好看,不知道动了多少次刀整成那样,不会是网红脸吧?”

“同样是女人,沈爷的前未婚妻顾南音温柔又善良,真是云泥之别!要是南音姐还在世就好了,好好治治阮妩这种不入流的货色!”

“阮妩也配和南音姐比?我只认南音姐一个女主人!”

餐厅的门开了——

正在说话的女佣们顿时停住,看向门外。

少女面颊嫩的白里透红,纤腰盈盈,走近了,隐约可闻见馨香浸鼻。

佣人们脸色瞬间变了,嫉妒的、惊讶的,不屑的应有尽有。

姜姐站了出来。

四十出头的年纪,头发梳得滚亮,眉毛画的细长凌厉。

沈家二十年女管家的身份,地位绝不简单,自然也有一定的话语权,拿捏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远房亲戚,绰绰有余。

姜姐那双精明算计的眼神上下打量起阮妩,心里暗暗决定先给她一个下马威!

张口就是阴阳怪气。

“不是我说阮小姐,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九点就恭侯您了,十点才来现在菜都凉了,知道的是您忘了时间,不知道的,还以为您不会在忙什么国事大事呢吧?”

身后的佣人们幸灾乐祸的帮腔,“哎呦姜姐,阮小姐哪有什么国事要忙啊?不就是美美甲、化化妆,安心等着钓个金龟婿,野鸡变凤凰吗?”

说完佣人偷偷按下了录音笔纷纷冷笑,等着录下阮妩气的发泼难堪的一幕。

然而,这些羞辱性极强的言辞对于自幼在贫民窟的阮妩来说简直不值一提,闻言不但没有任何愤怒失控,甚至连。皱眉都不曾。

少女清冽的声调仿佛珠玉落地,含着淡淡的警告,“姜姐,虽然我刚来沈家,但我从不主动害人,可如果有人想欺负我,我也不会客气。”

阮妩瞥了眼姜姐,一针见血道,“相信沈家大有人在想接替你的位置,等着你提早退休吧?换掉你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你说呢?”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