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手机版

位置 : 首页 男生频道 其他小说

萧璟云乔

 作者: 萧璟云乔 

其他小说

《萧璟云乔》主人公叫萧璟云乔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咱们接着往下看|熏香一寸寸燃灭,她挣扎的力道小了许多,哭求喊叫的声音,都化作了哼唧轻吟。连跌跪着的蒲团,也被这燃香熏出的春水潺潺染污,脏了佛门清净地。她想不明白,为何被人强掳了来这般侮辱,自己竟会动情,又羞又愧,恨不能一头碰死全了贞洁,却因被身后人拦抱着,挣不开桎梏。...

主角:萧璟云乔   更新:2024-04-02 09:12:22

继续看书 继续看书
  • 精选章节试读

信封送到云乔那处,她纳闷萧璟前头刚走还没几个时辰,怎么竟送了信来。
待打开信封抽出里头纸页,瞧见那上头画的图样,瞬时就红透了脸,慌忙把纸重新塞进信封。
攥着那信封,心慌得厉害,忙吩咐婢女去端个火盆子来,将那信封扔了进去。
这一幕被来送信的女护卫瞧见,如实转告给了萧璟。
萧璟失笑,次日晚间,又画了幅一样的让护卫送去,还交代护卫告诉云乔,烧一次,就再画一次,左右他不缺上好的纸砚笔墨。
云乔次日又收到这幅让人难以直视的画像,听了护卫口中萧璟那霸道的话,只得压下烧了这东西的念头,将其塞进被衾里头暗格最深处。
便是藏得再深,也还是觉得心慌,心里暗骂那萧璟,当真是个浪荡的登徒子。
这回之后数日,云乔一直未曾见过萧璟,每日入夜,却都能收到他送来的书信。
说是书信,里头纸页上却无只言片语,只有一幅幅她衣衫不整不堪入目的画像。
先是书房桌案,后是假山里的放纵,跟着又是佛殿蒲团,再之后是雨夜的寺庙厢房……
一连四日,每日他画的都不重样。
云乔将那四封书信藏在床榻里头的暗格子里,小心地上了锁,才算稍稍安心。
这几日,云乔都被婆母派人盯着在观音像前跪着。
到今日,才算放过她。
云乔还以为总算熬过这一回的磋磨,还没缓过劲就又被婆母安排去沈砚院中照料沈砚身子。
这几日沈砚身子不爽利,每日都在院中打砸,满府里无人不知。
连伺候他的奴才婢女暗地里都抱怨个不止。
沈夫人却想着要云乔去照料他。
还美其名曰,她是萧璟的正头娘子,自然最该体谅夫婿,共患难才是真夫妻。
真是可笑,欺辱她磋磨她时,轻贱的她连有头有脸的婢女都不如,眼下倒口口声声说什么她是沈砚的正头娘子。
云乔心里冷笑不已,早看透了沈夫人这婆母。
沈砚往日每日都不肯安生呆在家里,必要醉醺醺带着一身脂粉味归家,而今却一连几日都未曾出过门子耍玩,定是病的厉害。
她也不知道沈砚怎么突然病成这样,想不出沈砚病了的缘由,只略微收拾了下衣裙,交代嬷嬷和小丫鬟看护好女儿,便出门去了沈砚院中。
往日脂粉酒水熏得厉害的院落,今日全是汤药味道。
闻着刺鼻的厉害。
云乔抽出帕子掩在鼻下,抬步往内室里走去。
屋里打砸声阵阵,下人磕头求饶告罪,还有那沈砚怒骂的话音阵阵入耳。
云乔听得心颤,已然有些怕了。
她咬了咬唇,吐了口气,握着帕子的手发紧,到底还是咬牙踏了进去。
沈砚这院子的卧房,云乔倒也来过不少次,算是熟悉。
她接过身后跟着仆从手里端着的汤药,提裙踏进门槛,往屋内走去。
笑意温婉,柔声唤人。
“夫君……”
话音未落,却在夫君卧房里,瞧见了不该出现在此处的人。
“你……怎么在这……”云乔唇无声动着,眼神问着眼前人却没敢问出声来。
萧璟读懂她眼里疑惑,面上挂着淡笑,恭敬行礼道:“见过嫂夫人,我听闻沈兄身子近来一直不大爽利,特意前来登门看望。”
此时沈砚这屋内,地上满是被他砸得稀烂的药壶酒盏,那遭了叱骂的奴才颤颤巍巍跪在一边,床榻上躺着的沈砚面色惨白,疾言厉色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唯独沈砚,穿着一身白衣,立在满室狼藉里,笑意温雅,姿态谦和守礼,端的是公子如玉。
云乔见他人前一副正经守礼的模样,心道此人真能做戏,这般正经守礼的样子,哪里像是会背地里给她一封封送春宫图的浪荡子。
她略微缓了缓,面上倒也装得寻常。
规规矩矩行了个礼后,就绕过他走向了沈砚。
沈砚躺着榻上,一副行尸走肉的狼狈不堪模样。
云乔受婆母吩咐,前来给他喂药。
内室苦药味道迷药,云乔眉心微颤,掩唇咳了声后,撩起裙摆,坐在沈砚榻边,伸手扶着他起身,又取了一旁的靠枕垫在他身后,一副贤慧妻子的做派。
沈砚目光怔怔出神,好似神魂出了窍一般。
云乔端着药舀了勺送到他唇边,眉眼温柔娴静,轻声道:“夫君,母亲叮嘱我前来伺候你服药,你用了药,想来不久后身子就能大好了。”
她这番话看似妥帖,实则却踩到了沈砚痛处。
他一想到自己身子这辈子都彻底废了,日后榻上再难重振雄风,瞧着眼前花容月貌的妻子,更是怒从中来。
气得怒不可遏,扬手就掀翻了云乔手中药碗。
温热的汤药兜头泼了云乔一脸,云乔神色惊惶的抬首,还未反应过来,便见沈砚挣扎着从榻上起身,脸色狠厉的伸手欲要掌掴于她。
云乔懵了瞬,不明白自己哪里又惹怒了沈砚。
眼瞧着掌掴即将落下,一身白衣的萧璟踩着地上药汁脏污到了她跟前,出手攥着她腕子将她拉起,护在身后。
这已是第二次萧璟当着沈砚的面,出手护着云乔。
沈砚没想到萧璟竟会这样多管他的家事,瞧着他握着云乔腕子的手,心生怀疑。
云乔慌忙想要挣脱萧璟的手,不敢在自己夫君面前这般不顾规矩。
萧璟倒是半点不惧沈砚的疑心,握着云乔腕子的手指力道大得让她压根挣不开。
明明是萧璟强攥着云乔手腕,沈砚却指着云乔骂:“贱妇!贱妇!我今日非打死你不可!”
边骂边去拽榻边的案几,想要去砸云乔。
云乔脸色霎时惨白,拼了命地挣开萧璟的手,抹着眼泪往门外躲去。
内室里的萧璟,瞧着自己手背上滴落的那泪珠。
心里戾气翻涌,掌心紧握成拳,抬眸看向沈砚。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