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手机版

位置 : 首页 女生频道 现代言情

靳遇白岑稚

 作者: 佚名 

现代言情

由作者佚名写的小说靳遇白岑稚,主角是靳遇白岑稚,有一种想一直看下去的冲动,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总归就是跟你对着干,上课四十五分钟,四十五分钟都在跟你叫板。几个老师都用同情的目光看她,这份钱确实不好赚。……...

主角:靳遇白,范德,余光   更新:2023-12-09 11:31:09

继续看书 继续看书
  • 精选章节试读

男人瞬间接住了陆予阔的拳头,只肩膀稍稍往后抖了一下。

眸光里的阴沉,让气氛沉入冰点。

范德听到岑稚的名字反应慢了一拍,就没抓住人。

小警察反应比他快点,立刻把人控制住。

陆予阔倒是没有再扑上去,只极其恶劣的说:“李岸浦,**搞自己外甥的女朋友,你要不要脸?”

范德听得糊涂,目光在两人之间走了个来回,而后看向更理智沉稳的李岸浦。

不等他问,李岸浦先一步开口,说:“我不接受和解,也不需要他的赔偿。他故意砸了我的车,该拘留几天就拘留几天。”

陆予阔一愣,却也没在怕的,比刚才更加狂傲,指着他的鼻子,说:“你有种!”

李岸浦淡漠的瞥他一眼,“我不惯着你。”

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太重,范德让人先把陆予阔给带出去。

李岸浦很配合,简单交代了一下跟陆予阔的关系。

两人是舅甥关系,但并非亲舅甥,一直以来都有矛盾,是解不开的结。

“他这脾气是家里人给惯出得,这次就当是教训了,如果陆家有人来保释,您让他们直接找我和解。我还有其他事儿,就先告辞了,您有任何问题,都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李岸浦走到门口,似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转头对范德说:“陆予阔刚才那些话,是胡说八道。我和岑老师很清白。”

出了派出所。

李岸浦上车。

他扯松了领带,点了根烟慢慢抽了起来。

助理见他心情一般,便没有搭腔。

他今儿个一下飞机就接到秘书电话,知晓汽车被砸事件。来龙去脉,在这一刻,倒是明显了几分。

他拿出手机,翻到靳遇白的电话,半晌后,才打出去。

靳遇白在岑稚家睡了一天,李岸浦这电话过来的时候,他正好睡醒。

房内漆黑一片,他伸手摸了下开关,没有反应。

室内有些闷热,他睡出了一身汗,身上黏腻,不太舒服。

床头柜上摆着一只充电的小型电风扇,被他不小心扫到地上,砸在了他的脚上。

他弯身捡起,拨弄了两下开关,已经没电了。

他坐在床边,手机拿到耳侧,并没有立刻说话。借着微光,打量手里的电扇。

李岸浦笑着打趣,“你最近跟车有仇?下次换个电瓶车玩好不好?”

靳遇白手头好几辆豪车都挂在李岸浦名下,他对声誉其实很看重,他想走的那条道,不容他有太多的负面信息。

“拘留多少天?”他直接问。

“正常情况十五天。不过你知道的,我姐很护着他,不出意外明后天他就能出来。”

靳遇白淡淡应了一声。

李岸浦默了几秒,说:“她会有麻烦。”

手机因电量不足自动挂断,他看了眼没有在意。

随即,起身出去,一整天没吃东西,胃难受的紧,这会只想弄点吃的。

厅里。

岑稚坐在茶几前,借着小夜灯的光,正在备课。

李岸浦的单子给她开了个好头,宋总又帮她接了两个中产家庭的小孩。

资料都发在她邮箱里,还有时间表也已经给她安排好了。

停电已经一小时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抢修好,她手头的电子产品每一个都发出电量低的警报。

她很认真,因此没注意到靳遇白从房里出来。

直到顶上的黑影罩过来,她才有所察觉,抬起脸,靳遇白正好蹲下来。

他刚睡醒,整个人温和的不像话,蹲在她跟前,像一直被驯服的小兽,毫无攻击性。

他喉咙不舒服,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一口。

岑稚抿了下唇,来不及制止,也就没说话。

他揉了下眼,说:“我手机没电了,你点个外卖吧。我饿了。”

台风天,外卖都停掉了。

要吃东西得自己出去,或者自己下厨。

岑稚想了下,说:“我正要做,你吃么?”

“没电也能做?”

“能吧,就是你要给我照一下。”

随后,岑稚起身进了厨房。

她手机还有百分之十三的电量,打开手电筒,她把手机递给靳遇白,让他站在门口给她照着。

他没多话,按照她的吩咐,倚着门框站着。

厨房不大,不过东西倒是齐全,台子上还放着一只烤箱。

细枝末节里,能看出来厨房用的次数不多。

岑稚从冰箱里找出上个月买回来的一袋鸡蛋面和两只鸡蛋。

夏末的天气还是炎热,即便台风天,也并不凉快。

因为风大,岑稚没开窗,屋子里多少有些闷热。

屋内安静,只岑稚煮面发出一点动静。

靳遇白的视线在她身上走了两个来回,最后落在她恬淡的脸上。

岑稚洗碗的时候,顺手开了下窗户,凉风吹进来,让人神清气爽。

靳遇白抱着胳膊,随口询问:“什么时候学会的做饭?”

“十四岁吧。”

她没去看他,只淡然的回答他的问题。

煎荷包蛋溅起的油,让她往后退了一下,但还是从容不迫的翻过来,两个荷包蛋轻松完成。

小小的屋子里,香气四溢。

靳遇白的肚子很不客气的叫了。

这引起了岑稚的注意,回头看向他,扑哧一笑,“很快。”

他睡了一整天,什么都没吃,确实该饿了。

岑稚下意识加快了速度。

片刻后,两碗面完成。

岑稚没买餐桌,屋子里就一个茶几。她把上面的东西收了收,两人席地而坐。

夜灯摆在中间,光已经很暗。

他吃东西斯文,举手投足间的尺寸把控的很妙,岑稚觉得他的规矩和教养是刻在骨子里的,时时刻刻在细节上约束着他。

岑稚端着筷子没动,看了他一会。

靳遇白好像能看穿她的心思,说:“一会有人来接我。”

岑稚点点头,“你身上这衣服,穿完就扔掉吧,不用还给我。”

靳遇白:“一会就扔。”

吃完,靳遇白主动端着碗去洗了。

岑稚去小阳台给他拿衣服,白天她顺手给丢进洗衣机,一块洗掉了。

这会应该干了。

岑稚拿了衣服出来,正好看到他脱了身上那件衬衫,随手丢进了垃圾桶。

她把衣服递过去,“洗过了。”

靳遇白伸手过来时,停顿了一下,而后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拉到跟前。

岑稚心头一跳,隔着衣服,手被他握着,很热,热的她心里悸动不安。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