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手机版

位置 : 首页 女生频道 现代言情

哥哥你真的不考虑我

 作者: 徐晋慕棠 

现代言情

哥哥你真的不考虑我平平淡淡的的爱情,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行。我之前就和我哥打过招呼,让他照顾你几天。”慕家夫妇一天前有事出差,家里没人,爸妈又不放心慕棠独自在s市,便托着徐家人照顾自己。徐幼自己也是个学生,还是住宿生,于是便拜托了她在s市的亲哥来照顾一下闺蜜。...

主角:徐晋慕棠   更新:2024-04-01 08:51:09

继续看书 继续看书
  • 精选章节试读

徐晋唇角弯了弯,慢条斯理地道:“哥哥现在就不太开心。”
慕棠倒是对人情绪敏感的很。
但他不高兴不是因为公司的事情,而是因为她。
徐晋并不是个性格冲动的人,相反他很冷静,遇到事情总喜欢权衡利弊后再做决定。
慕棠被人欺负这种事,徐幼假设过,那时候他认为最好的决策就是帮她报警。
直到后来事情发生后,慕棠软绵绵的一句‘我有点害怕’
那一刻,徐晋弄死那个男人的心都有了。
徐是对方的目光有些烫人,慕棠不自在的拿着纸张挡了下脸,想了想,宽慰他道:“我以前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喜欢折星星。”
“你要是实在不开心,喝点酒也行的啊。”
说完她蹙了蹙眉。
慕棠实在不喜欢喝酒的男人。
但是商界这种应酬又必不可少,有时候出去应酬一晚,女伴都是如影随形的跟在身边。
一想到前不久从财经新闻上看到徐晋身边的那个美艳女人,慕棠眼眶就有些发烫。
她抿紧唇瓣,盯着他那漂亮冷白的肤色,无不有些气哼哼地想。
哼。
花心的狗男人,早晚喝酒喝到胃穿孔。
徐晋不懂这小鬼气哼哼的眼光是几个意思,他微歪了下脑袋,充分表现出了不理解:“折星星?”
慕棠收回目光,解释道:“就是把小时候那些天真的话,写在星星纸的里面。”
“那为什么不写日记?”
慕棠老老实实道:“妈妈会偷看。”
“星星纸就不会,拆开以后很难折回去的。”
徐晋觉得纳罕。
他果然永远不懂慕棠这样的小女生。
喜欢的东西都是这么奇奇怪怪。
慕棠低头整理着自己地上乱丢的资料,有一搭没一搭地找话题,“我还有一个星期生日。”
“妈妈昨天刚把定制的裙子送来了,我忙着整理资料就没工夫收拾。”
导致小公寓乱糟糟的,像是小狗的窝。
徐晋翘了下唇角,“十九岁生日?”
“嗯。”慕棠将自己晚宴要穿的礼服裙子放到了推拉架子上,她顺手给推了出来,想到徐晋身边这么多女伴。
应该很了解女人的穿衣打扮。
慕棠今年刚上大学,根本不懂怎么化妆打扮,因此便转头虚心求教,“哥哥觉得这几件裙子哪个漂亮呢?”
余倩女士的眼光没话说,一套紫色晚礼服,剩下两个一个蓝色抹胸,一个白色公主裙,
前两个更显风情。
甚至第一件后背几乎全部裸露。
徐晋在看到第一件晚礼服时眉头微拢,慕棠眼眸微睁,还以为是太难看,辣到这位京城太子爷的眼睛了,声音糯糯,不确定地道:“不、不好看吗?”
她很喜欢紫色的这一身。
说完少女还拿着那件晚礼服在身上比划了下。
徐晋唇角微抿。
事实上慕棠很适合紫色那件。
但,他打量着这几件裙子,最终指向白色的那一身,“白色好看。”
白色?
慕棠转了下白色公主裙,撇了撇嘴,“真的吗?”
她已经过了喜欢公主裙的年纪了,按理说像徐晋这样的成熟男人不该喜欢妩媚性感风格的吗?
慕棠有些怀疑地看着他,“你不会在讹我吧?”
“我觉得这样就很好看。”徐晋狐狸眼微翘,声音懒散有些不正经,“毕竟哥哥阅花千千万,怎么可能骗小孩呢。”
“是吗?”慕棠仔细回想了下,上次他上财经新闻时的穿着打扮。
哦。
简直骚断腿。
他自己打扮的这么骚,结果要让她穿公主裙?
慕棠有些不满意:“可是那是我十九岁的宴会。”
“妈妈说到时候有很多人。”
“她让我在那些小少爷面前打扮的漂亮些。”
生日宴也相当于个相亲会,尽管慕棠不喜欢除了徐晋以外的人,可谁不想打扮的漂漂亮亮呢?
徐晋端详着她认真的小脸,指尖微微捏紧了放在桌上的杯子。
男人?
她还想找男人?
徐晋克制住那点有些莫名其妙涌上来的嫉妒情绪,嗤笑了一声,低喃:“这样啊。”
徐晋看着眼前懵懵懂懂,毫无所觉的女孩,深吸了口气,站起身,不想让自己再这么不受控下去了,便淡淡道了句:“很晚了,睡觉吧。”
其实都还没到八点,慕棠歪了歪头,天真的以为他是困了,便乖乖点头将人送到门外,快要关上之际,她忽地桃花眼一弯。
语速极快地道了一声:“哥哥。”
“你今天特别帅。”
夸赞完,她不敢看他反应,迅速将门给关上了。
以至于慕棠没机会看到,徐晋被她轻飘飘一句话给夸的愣怔片刻后,偏头不自觉弯唇笑出声的模样。
-
把门关上后,慕棠平复了下心跳,整个人扑在沙发上。
十四五岁少女怀春的时候,她也和小伙伴一起幻想过自己的男朋友是什么样子的。慕棠理想的男朋友应该是个温柔成熟,又有故事的男人。
温柔……额。
起码不管徐晋本性如何,但装起来还是挺绅士的。
至于成熟?二十六岁的男人,确实也格外成熟了。
有故事……
慕棠不禁沉默了片刻。
他有一堆前女友算是有故事吗?
不管横看竖看徐晋都和她的理想型不沾边。可有时候喜欢上的人都和最初的想象背道而驰。
……
入秋后天色便凉,外门淅淅沥沥落着雨点,雷声没入夜中。
慕棠宿舍停电,她被吵得干脆戴上耳机,抱着笔记本思考十九岁生日该怎么过。
文静从上床探出头来,‘呀’了一声道:“诶,你们看到没?苏雅谈恋爱了。”
“苏雅?”文静坐直身子。
大明星苏雅谁不认识?超一线女星,宿舍韩笑还是她的粉丝,慕棠摘掉耳机,露出那张白嫩的脸蛋,声音软绵:“和谁呀?”
文静捂着嘴,笑:“徐晋。”
“没听过。”韩笑兴致缺缺。
慕棠静了片刻。
文静没察觉到慕棠的沉默,她继续道:“是个顶尖豪门继承人呢,背景挺吓人的,难怪苏雅和他谈。”
“可能明星都想嫁豪门吧,哎。”
慕棠突然就没了心情,她将笔记本合上,捂着眼睛,不吭声了。
徐幼也意识到什么,看了看自家好友郁闷的脸色,叹气:“捕风捉影的消息而已。”
“不过他向来懒得管这些花边新闻。”
徐幼光是想一下自己这亲哥作死的程度就忍不住窒息。
慕棠低低嗯了一声,心情还是很差。
在京城这么大的圈子里,徐晋属于佼佼者,作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上流圈想嫁他的女人无数,他是个好的联姻对象,但不会是个好丈夫。
以后嫁给徐晋这样的男人,就要忍受着那些花边新闻,患得患失的感觉都会将人逼疯。
说实在的,徐晋这样的人,连慕棠自己都不信他没和人在一起过。
如果徐晋愿意,就算不给钱,也有的是人愿意和他春风一度。
慕棠很喜欢他,但也深刻地明白,喜欢一个海王根本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徐晋爱和谁传绯闻和谁传。
反正以后,他也不会是她的丈夫。
慕棠轻轻哼了一声,想通以后突然也没那么难受了。
“额,棠棠,你们俩是知道内情吗?”韩笑总觉得慕棠和徐幼谈论时的语气似乎是知道点什么。
文静也忍不住多看了两人几眼。
她一直都知道这两个舍友家庭条件很好。
但至于家里是干嘛的,慕棠和徐幼都没说。
慕棠摇了摇头:“不知道。”
要不是上了热搜,她哪里会知道徐晋和大明星传起了绯闻。
躺在床上无事可做,慕棠也刷了刷微博。
果不其然,底下都是骂声。
骂苏雅不清醒,找豪门谈恋爱图什么。
慕棠看着看着,情不自禁笑出声。
是啊。
图什么?
图他的脸?
慕棠也喜欢徐晋的脸,她长这么大,从没见过比他生得还好看的。
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这句话不假。
她突发奇想地躺在床上,给徐幼发消息。
「幼幼,你说我在十九岁宴会上把你哥哥强吻了怎么样?」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趁机装醉,然后无辜的看着他,装作不记得」
她越想越觉得可行。
徐幼那边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好半天,对方才硬生生憋出来一句:「好主意啊棠棠!但是你有这个胆子吗?」
慕棠:“……”
她一下子就像是被戳瘪的气球,怏怏闭上眼。
她肯定没有这个胆子。
一想到徐晋那个妖孽弯着唇角,似笑非笑的表情。
慕棠就犯怵。
哪里还有胆子敢强吻他。
但总要试试的嘛。
*
生日那天是个大晴天,但因为昨天晚上下了场雨的缘故,温度降了下来,空气都有些凉飕飕的。
慕棠回了一趟家。
原本都做好被骂一顿的准备了,结果一进家门,余倩便拉着她,随后拍了拍手。
三个造型师将她齐齐围住,让她试衣服,做造型,化妆。
慕棠都没来得及喘口气,她忍不住回头:“妈妈。”
“你都不想我的吗?”
少女故作可怜兮兮的表情,试图唤起余女士的良知。
可惜余倩是个冷漠的老母亲,她嗔了自家女儿一眼,“想你?你还知道回来啊。不过生日你是不是打算这辈子都不回家了?”
慕棠尴尬:“没啊……”
“爸爸呢?”生怕余倩再继续输出,慕棠岔开话题。
“给其他世家发邀请函去了。”
余女士淡淡道:“赶紧的,晚上妈妈带你去见见那些名媛小姐,到时候你也趁机收一收性子。”
“别一天到晚不务正业,想着学医。那能有什么前途?”
显然余倩对她填的志愿到现在都不满意。
慕棠没敢反驳。
宴会在八点开始,作为女主角的慕棠轻轻吸着气,腰间被缠上一层层的礼服裙,险些勒的她喘不过气。
余女士用手掌量了量,确定腰肢足够纤细后,满意地笑了笑:“不愧是我的女儿。”
“走吧。”
晚宴上觥筹交错,偌大的水晶吊灯打下明亮的光晕,慕棠被母亲带到了人前,一群人的打量不住往脸上落。
徐晋站在台下,拿着高脚杯,懒洋洋看向她。
少女白色礼服,腰肢细细的,一贯漂亮绵软的脸上此刻没有半点表情,恬静又有些清冷。
脸上还画了淡妆,眼尾晕开点粉色,几分娇俏的妩媚。
漂亮极了。
徐晋甚至能听到耳畔那些小男生们激动的议论声。
“慕家的小女儿这么漂亮吗?”
“我一直以为是个小胖子来着。”
“她腰好细啊,长得也好可爱,不知道慕棠小姐会不会接受我的邀约。”
有个腼腆的贵族男孩露出几分笑。
徐晋转头看到说话的那个男生,扯了扯唇角,带着几分冷笑,毛都没长齐的小孩?
他不认为慕棠会喜欢比她年纪小的。
宴会一直到十点都没有结束,甚至气氛还愈发热闹,慕棠一连婉拒了好几个人的邀约,毕竟她可不擅长跳舞。
少女百无聊赖托着腮,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手里的葡萄酒。
度数还挺高的。
但她都喝光了。
原因无他。
她刚才看到徐晋这个狗男人了。
徐晋这张脸真的放哪里都是杀器,一群名媛上赶着邀请他跳舞,慕棠因为不会跳,只能憋屈的坐在那里,试图用眼神杀死徐晋这个招蜂引蝶的狗。
小姑娘喝得有些醉醺醺的,干脆将脑袋往桌子上一搁,看着那些人翩翩起舞。
觉得这生日宴过得不是一般的无聊。
“要来一段吗?”
正当她郁闷的时候,睁开眼便看到徐晋坐在自己对面,轻轻晃了晃手里的酒水,懒散问:“棠棠?”
“……”
慕棠已经是醉了,她盯着他几秒:“不要。”
“我不会跳舞。”
徐晋看着她,失笑:“舞蹈家的女儿不会跳舞?”他以为她在骗他。
慕棠重申:“真的。”
“我不会跳这种舞,我只会疯狂的踩你。”
徐晋大概是不信邪,拉着她便往舞群里走,他以前的审美标准一直都是以性感为主。
但如今白色公主裙穿在慕棠身上没有任何突兀,白色裙子重重叠叠,走动间像是绽开的花,浪漫又梦幻。
徐晋想象得到这身裙子穿到她身上跳起舞来多漂亮了。
可惜理想和现实总是背道而驰。
慕棠是真的不会跳舞。
少女喝得有些醉,舞步几乎每次都精准的踩在他鞋上,徐晋和很多人跳过舞,但还是头一次被弄得这么无措。
好好地舞,被两人搞的,一个踩一个躲。
场面格外混乱。
徐晋再一次被踩到后,有些想笑。
他漂亮的眉眼难以抑制地流出几分促狭笑意,看着她,却不说话。
慕棠看出来了他压抑着地笑,忽地大哭起来,扑到他怀里,整个人都陷入了悲伤的情绪里面,“呜呜呜,我妈妈整天让我学这个学那个,这个裙子也勒的我好难受。”
“都说了不会跳舞,你还要邀请我,你们都欺负我。”她越说声音越大。
徐晋也被她那夸张的咆哮式的表演给吓到了。
他怔了好久,看着扑到自己怀里,委屈巴巴的少女,噗呲笑出声,唇色绝艳,满是蛊惑。
“……慕棠。”徐晋缓缓叫了她的名字。
然后弯着眼睛:“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
事实上慕棠本人扑到他怀里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是懵的,她泪也不掉了。
思绪都混乱了。
满脑子都是不久前的那句‘强吻他’
强吻徐晋?
可以吗?
似乎不是不行。
反正徐晋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自己了。
慕棠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桃花眼定定看着他,声音软绵绵的,“我可以亲你吗?”
徐晋脑子没转过来,声音懒懒一扬“嗯?”
刚发出一个气音。
他便猛地意识到她话里的意思。
徐晋抬眼,刚想说不可以的时候,少女却丝毫不给他任何拒绝的机会,柔软的身子贴了过来,趁着他身子僵住之际,慕棠踮起脚尖,亲在他唇上。
“……”
徐晋看着她,漂亮的眼里流露出几分茫然。
他游戏花丛,纵横风月那么多年头一次尝到手足无措的滋味。
少女勾住他脖颈,柔软地吻落在他脸上,带着几分香气,以及那点淡淡的葡萄酒香,混合在一起。
让人产生了种微醺的错觉。
徐晋神色空白,呼吸无意识地屏住,几乎陷入在少女那蜻蜓点水的吻里。
他像是在太阳底下被暴晒的糖果,整个人在那热烈的吻里渐渐地……
…融化掉了。

大神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