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的小说_想想心中江迟乔茉江迟乔茉全本小说阅读_江迟乔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想想心中

想想的小说_想想心中江迟乔茉(江迟乔茉)全本小说阅读_(江迟乔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想想心中)

小说介绍

住院的这段时间,多数都是许清和照顾的我。他成绩好,索性就每天陪我待在病房。有时教教我物理,有时一起看看书。护士换药的时候,会忍不住打趣:「小情侣就是好呀,黏在一起做什么都是甜的。」我刚要开口:「姐姐你误——」…

免费试读

住院的这段时间,多数都是许清和照顾的我。他成绩好,索性就每天陪我待在病房。有时教教我物理,有时一起看看书。护士换药的时候,会忍不住打趣:「小情侣就是好呀,黏在一起做什么都是甜的。」我刚要开口:「姐姐你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许清和打断了我。护士笑了笑,对着许清和招手:「那你来帮我撩下女朋友的衣服。」我瞳孔地震,连忙对着护士解释:「不不不,我们不是男女朋友。」护士「哦」了一声,显然没相信。许清和耳根泛红,一向清冷的声调此时带着哑。「乔茉,我就守在外面。」药换完没多久,许清和带了两份晚饭上来。骨汤面。我低下头,认真挑着自己碗里的香菜。「不喜欢香菜?」许清和问我,拆了只干净的筷子帮我挑到一边。我看了眼他碗中的香菜:「你很喜欢吗?」他点点头,帮我挑香菜的动作不停:「挺喜欢的。」深夜,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因为我清晰记得,H曾说,他和我一样,都是香菜重度厌恶者。可许清和,看起来并不像讨厌香菜的样子。可如果H不是许清和,那道贴吧里的题怎么解释?就在这时,H消息发了过来:「最近过得怎么样?」我曾经患过中度抑郁症,每次病犯了的时候,都是H一点一点指引着我,也因此我的病才慢慢好转。包括我转学到城江一中,也是H提的建议。他说换种环境就等于可以另外一种人生。乔茉,你为什么不选择试试呢?想了想,我回复:「挺好的。」我:「你呢?」H:「……算不错,最近捡了只猫。」H发了张他猫咪的图片。小猫是那种白加浅灰颜色,瘦瘦小小的,乖乖地趴在那里。我:「好可爱!」H:「喜欢吗?可以送给你。」想了想,我问出来心中的疑惑。「你是不是,也在城江一中?」……我第一次觉得,等待是件这么难熬的事情。十分钟后,H才回复:「是。」很快到了出院时间。回教室的那天晚上,裴然着急找上我:「救命啊茉姐,迟哥他又发疯了!」我听得一愣:「什么意思?」裴然解释半天,大概意思就是那个泼咖啡的女孩被开除,但他校外男友谢虎以为是江迟干的要来找他。而江迟也没解释,还说要打就赶紧打。裴然一边拉我去他们打架地点,一边替江迟哭诉:「我迟哥真是命苦啊,他倒是想弄那女孩,但临时被叫回家了,等来了那女孩早被人弄开除了啊!

「可怜我迟哥,就这么背大锅呜呜呜!!」

我怎么也没想到女孩会被开除,可不是江迟,又会是谁?赶到场地的时候,江迟和谢虎似乎打了很久。谢虎被打倒在地上,江迟脸上也挂了不少彩。他一脚踹在男人的肚子上,左手抹了把自己嘴边的血渍,一身黑衣的他,似乎要与黑夜融为一体。这大概是我第一次见到江迟打架,狠戾、暴虐,棱角分明的脸上不带任何表情。一挑三的局面。他一把抓住谢虎的领口,嗓音冰冷:「还打吗?」谢虎哆嗦着双腿:「不不不,迟哥,饶……饶命。」江迟手一松:「滚!」三人狼狈离开,江迟也踉跄了两步,我连忙冲上去,想扶住他。但奈何我高估了自己力气,或者说低估了江迟的重量。我俩一起,双双倒地。江迟压在我身上,但很快反应过来扶起我。声音冷冷的:「伤口好了?」我冲他一笑:「嗯,已经不疼了。」江迟应了一句:「你怎么会过来?」我看向裴然的方向,他正躲在树后,面部表情丰富,一副不要供出我的样子。想了想,供出他确实不道义。所以在江迟准备看过去的时候,我直接双手捧住了他的脸。摇头:「没谁!」江迟视线下垂,动了动被挤压变形的嘴唇:「乔茉,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我瞬间松手,脸上一热:「对……对不起。」他单膝半跪在地,身子下弯与我齐平:「道哪次的歉?」篮球赛?医院?好像与江迟相识以来,我确实欠了他不少次道歉。我头更低了:「对不起。」江迟目光暗了下来,钩起地上的外套准备离开。我一把抓住他衣服的一角。「等等。」他脚步停下,但并没有回头,语气平淡:「还有事?」我站到他面前,然后伸手示意他低一点。江迟不明所以,却还是配合着微微弯下腰。我从包里翻出之前的粉色棕熊创可贴,撕开包装,踮起脚贴在他右脸颧骨受伤的地方。指尖不经意扫过江迟脸颊时,我能感受到他身体微僵。「疼吗?」我问。他呼吸莫名加重,看向我的目光灼灼:「不疼。」「那就好。」我呼口气,然后将剩下的创可贴放在他手心,轻声道:「抱歉江迟,篮球赛失约,医院惹你生气,不管哪一次,都希望你能原谅我,好不好?」好半响,才听到江迟鼻腔发出「嗯」的声音。我和江迟恢复了一开始的状态。江迟还是江迟,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许清和每晚去图书馆都会留个我的位置。他靠在窗边做数学竞赛试卷的时候,我就坐他对面听英语听力。有时候一套试题听下来,我会莫名盯着他发怔。他看起来与世隔绝,又怎么会在一个又一个深夜,耗费时间与精力去安慰一个抑郁症的我?「怎么了?」许清和关切地看向我。我回了神:「没事。」避免想得太多,我起身去图书架,也准备找点数学试卷看看。奈何学校数学资料的题放得过高,我踮起脚,却还是差一点点距离。突然头顶伸来只手,毫不费力地将那套题取下。「是要这个吗?」许清和将试题册递我面前,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煞是好看。我点点头:「谢谢啊。」刚准备接过资料,却被另一只手抢了先。「恰好我也在找这个。」江迟不知什么时候过来,懒洋洋地倚在图书架上,打着哈欠,「谢了啊许学霸。」随之他从图书架拿下了另一册,挑着眉头:「你用这本。」「……好。」反正内容都一样,我想。我重新回到自习桌。许清和还是坐在我对面。但我没想到的是,江迟也坐了过来,在我旁边,裴然坐在许清和旁边。这气氛,莫名出现些不正常。我做数学,许清和听英语,江迟对着卷子嘀嘀咕咕。裴然捂着嘴小声问江迟:「哥咱啥时候走,待不住了我!」江迟眼一横:「出息!」然后伸手揉了揉我头顶,轻声细语:「茉茉,咱啥时候回家?」我……这还是江迟吗?「没关系你们先回去吧,我想把剩下的题看完。」江迟乐了一句:「没事你效率高,速度快。」然后又瞟了一眼许清和的试卷,哼哼,「许学霸这效率不行呀。」我嘴角一抽,这家伙,是怎么好意思说年级第一不行的?许清和倒是应和:「嗯,题有点难。」裴然来精神了:「还有能难住许学霸的题?快快快,放出来我听听!」好在今天晚上自习室基本没人,许清和淡然摘了耳机,将音量关小外放。女:Excuseme.HowcanIgetto……男:PenningsRoad.Gopastthepostoffice……女声细柔,男声温沉。女声是我,男声是许清和。这正是前段时间录的那份听力。我看了一眼江迟,他脸正黑,闷头拿笔在纸上胡乱画圈。裴然心虚,时不时看江迟两眼。最后一题做完后,我准备去拿参考答案,却被江迟一把拉住:「让裴然去。」裴然腿一软:「不是迟哥,咱也没来过,不熟悉这玩意分布啊。」江迟眼一瞥,裴然立马意会,拉住许清和眨眼:「许学霸,我找不到,咱一起。」许清和抽出胳膊:「B1435架走到尽头上面。」裴然不死心:「哥我BD不分。」许清和笔一顿,面色不改写了张便利贴扔给裴然:「可以对着找。」便贴上面,是大大的「B」。裴然脸一垮,对着江迟委屈。再这么下去也不合适。我起身:「我来吧。」许清和放下笔,走在我身后:「辅助书的位置有点高,我跟你一起去。」离开的时候,隐约听见裴然跟江迟哭诉:「呜呜迟哥,这狗男人好双标!」

相关Tags:人生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6日 上午5:00
下一篇 2022年12月6日 上午5:2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