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卿江北珩时卿江北珩最新章节列表时卿江北珩_时卿江北珩时卿江北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时卿江北珩)时卿江北珩最新章节列表(时卿江北珩)_时卿江北珩(时卿江北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小说介绍

小说名叫《时卿江北珩》,是时卿江北珩为主角的一部言情类型小说,讲述的情节刺激诱人,剧情引人入胜。简介:江北珩见两人吃得开心,突然想起陆长风的事情,状似不经意地说出来:“你们不是想知道陆长风为什么离婚?”时卿差点儿都忘了这事:“对啊,为什么离婚,他跟你说了?”江北珩点头:“因为妻子不想两地分居,想让他调回魔都。”时卿惊讶:“就因为这个?那他前妻就太不懂事了。”沈朝阳往嘴里扒拉着饭,却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字。时卿又问:“那他和他前妻是怎么认识的?”江北珩把陆长风的话原封不动地说了一遍:“从小…

免费试读

江北珩见两人吃得开心,突然想起陆长风的事情,状似不经意地说出来:“你们不是想知道陆长风为什么离婚?”

时卿差点儿都忘了这事:“对啊,为什么离婚,他跟你说了?”

江北珩点头:“因为妻子不想两地分居,想让他调回魔都。”

时卿惊讶:“就因为这个?那他前妻就太不懂事了。”

沈朝阳往嘴里扒拉着饭,却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字。

时卿又问:“那他和他前妻是怎么认识的?”

江北珩把陆长风的话原封不动地说了一遍:“从小就认识,青梅竹马。”

时卿瞥了眼沈朝阳,见她表情没什么变化,也不再继续问了,要是和前妻感情挺好离婚,那以后还会不会动感情啊。

要是前妻找来,会不会复合?

想想都觉得很头大。

吃了午饭,江北珩让她们休息,他出去办点事。

时卿也不问,感觉应该还是去查她受伤到底是人为还是意外。

等江北珩走了,喊着洗了碗的沈朝阳一起在床上躺着聊天,怕沈朝阳难过,还很小心地避开陆长风。

沈朝阳突然乐起来:“嫂子,你是不是觉得我会难过啊?没事的,我没那么脆弱,我可是上过高原的女战士。”

时卿点头:“嗯,而且你这么优秀,谁找你都是捡到一块宝呢。”

沈朝阳吃吃笑着,心里还是有些刺刺的难受,只是她习惯不让关心她的人担心,所以每次都隐藏得很好。

她早就知道陆长风和前妻是青梅竹马,而且两人感情很好,她有一次还撞见过陆长风拉着前妻的手,语气温柔还带着哀求。

那是她从来没见过的陆长风。

在她眼里,陆长风一直冷硬得像块钢铁,不苟言笑,对战士严苛。

十八岁的她不该遇见陆长风的,更不该在藏区遇见他,情窦初开便一眼就是晚年。

知道他有家庭默默喜欢着,听说他离婚了,突然鼓着勇气跑到龙北,真见到人了,却不敢去相认。

难道直接去跟陆长风说,她就是那个在藏区雪窝里救他的黑小子?

沈朝阳想想就闹心,索性不想了,转身看着时卿:“嫂子,你和我哥最近诸事不利啊,真该找个菩萨拜拜。”

时卿笑看着她:“你还这么封建迷信呢?没事,我就当休息几天了,这些天上课也给我累坏了,都没睡过一个懒觉呢。”

沈朝阳乐了:“那正好,我也好好休息一下,而且实在是太忙了,吃饭都像是打仗一样。”

两人聊到最后都困了,有一下没一下的聊着,直接给两人都聊睡着。

江北珩去找陆长风,他现在腿脚不方便,所有事情还要陆长风帮忙。

陆长风把调查的结果递给江北珩:“再一次调查表明,还是意外,而且也分别找几个人谈话了,大家说的都差不多。至于你说的那个戴学明,当时他并不在前面,而是在后面帮着搬石头,所以没有作案时间。”

江北珩不这样想:“安然很肯定当时有人踩到她的手了。”

陆长风难得见江北珩这么执着的一面:“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些人在慌乱中不小心踩到的?”

江北珩摇头:“我相信安然,她不会说谎。”

陆长风有点想骂人:“我没说她说谎,我是说,会不会是她感觉错了?”

江北珩依旧摇头:“你查,那天在场的每一个人,社会关系都查一遍。”

陆长风也无奈了,江北珩这人轴起来一根筋,点头同意时,还劝了一句:“感情上,你可别这么轴,要不将来吃苦的是你,回头小心下场跟我一样。”

江北珩沉默了一下,回了一句:“安然和詹静不一样。”

陆长风手指点了江北珩几下,竟然反驳不了,最后哼了一声:“你的话我记住了,就等你小子后悔的那一天。”

江北珩从陆长风办公室出来,站在马路边沉默了很久。

不得不说陆长风说中了他心中的恐慌,他怕时卿会突然有一天消失。

而他现在一点也不像之前一样,能冷静的面对时卿,她愿意离婚或者好好过日子都可以。

他心里生出了贪念,想要的更多,想要时卿永远这么快快乐乐地留在身边。

……

时卿和沈朝阳一觉醒来已经半下午,听隔壁有动静,应该是江北珩回来了。

时卿扭着还有些疼的后背起来,缓了一下去隔壁。

沈朝阳懒洋洋地躺着没动,也不打扰哥哥和嫂子两人甜蜜时光。

时卿边轻轻活动着肩膀,边进屋,见江北珩规规矩矩坐在板凳上看书,问了一句:“怎么样了?我觉得我也没跟谁结仇,对方却想弄死我啊。”

这就让她很想不通,就和安秀玉有矛盾,可那也不足以就弄死她吧?

江北珩摇头:“暂时还没有线索,不过对方既然做了,以后肯定会露出马脚。”

时卿想想,江北珩他们查这件事只能私下查,肯定不会那么快,既然她怀疑戴学明,不如她自己去观察观察。

想着在江北珩对面坐下,准备倒点水喝,才发现江北珩坐得僵硬,而且还非常的不自然。

有些狐疑地看着他:“你出去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吗?”

江北珩赶紧摇头:“没有。”

“那你是怎么了?难道有什么隐疾?比如痔疮之类的,让你坐得这么僵硬?”时卿上上下下的扫视着江北珩,两只眼睛就跟X光一样,像是要把江北珩内心都看穿。

江北珩沉默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从口袋掏出一块叠的方方正正的红纱巾递给时卿:“刚回来路上看见就买了,给你。”

时卿有些惊着了,没想到江北珩会给她买纱巾,虽然这个颜色过分的鲜艳,却是这个年代很流行的颜色。

心底还残存的一点阴郁心情一消而散,伸手拿过纱巾:“你怎么想到给买纱巾了?”

江北珩抿了抿唇角:“看着挺好看的就买了。”

时卿笑看着江北珩拘谨的模样,心里突然难受起来,如果有一天她离开这个世界,会不会很舍不得这个男人?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8日 上午6:00
下一篇 2022年12月8日 上午6:2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