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睢沉顾清雾小说_ (沈安清贺睢沉免费阅读)沈安清贺睢沉最新章节列表沈安清贺睢沉_沈安清贺睢沉(沈安清贺睢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完整版大结局

贺睢沉顾清雾小说_ (沈安清贺睢沉免费阅读)沈安清贺睢沉最新章节列表(沈安清贺睢沉)_沈安清贺睢沉(沈安清贺睢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完整版大结局

小说介绍

《沈安清贺睢沉》由沈安清贺睢沉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主角沈安清贺睢沉,内容主要讲述:从他醒来就没见沈安清,不知道人去哪儿了,也可能是回家了?宋修言见贺睢沉一直沉默的木着一张脸,啧了一声:“你说你这个脾气,怎么还是一点都没变,多说两句话能浪费你多少口水?”贺睢沉摆了他一眼,缓缓躺下,腹部的疼痛虽然能忍受,却终归是不舒服的。…

免费试读

钟志国叹口气:“昨晚我们都忙着抢险救人,送医院来的是县医院的车,他们肯定是直接去市一院的。只是没想到市一院水平这么差。”

宋凯也是被吓了一头汗:“不至于啊,那边医生还是挺厉害的,就给贺队看病那个医生,好多人拖关系找他看病呢。”

这就让沈安清很想不通了,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内出血,为什么会误诊成是腰椎受伤?

不由脑洞大开:“难道是故意谋杀?”

钟志国直接摇头:“不会的,这么明显的谋杀谁敢?”

沈安清心里想,要是没有合理解释,很明显就是谋杀,至于原因,恐怕贺睢沉知道。

想着手术还需要一点时间,沈安清决定去买个洗脸盆还有香皂饭盒啥的。

顺便在附近转转,因为脾脏破裂是个不算很大的外科手术,而军区医院,这方面的专家肯定多,所以她很放心。

和钟志国说了一声,下楼离开。

钟志国还揪心着手术室里的贺睢沉,因为他知道贺睢沉这些年的不容易,别人还能收到家里寄来的包裹,做的棉衣棉鞋。

而他只会收到家里要钱的信,不是爹的腿摔断不能下地干活,就是弟弟调皮把谁家的牛弄死。

除了要钱,没有一句关心的话。

所以,钟志国才更心疼贺睢沉,现在见沈安清竟然不关心贺睢沉的死活,要去买东西,心里又开始气愤。

贺睢沉这么好的男人,怎么就遇不到个知冷知热的好女人呢。

突然对沈安清意见很大!

……

沈安清站在医院门口好一会儿,虽然有原主的记忆,可是看见穿着色调简单的行人,甚至连自行车都不多见,道路两边的墙上还刷着标语,路边有人在摆摊。

在她眼里,是非常贫穷落后。

感叹了一会儿,凭着原主的记忆去了离医院不是很远的一家供销社,里面米面粮油副食品,还有锅碗瓢盆一应具有。

沈安清买了个搪瓷洗脸盆,又买了饭盒和香皂毛巾牙刷等,最后想了想给贺睢沉买了一身秋衣秋裤。

她带来的钱基本就花了一半,虽然接下来吃饭很便宜,一顿饭不过一两毛,可是眼睁睁看着钱越来越少,让她很没安全感。

皱着眉头拎着盆子往外走,就听有人喊了一声:“沈安清?”

沈安清惊讶的回头,见一个扎着马尾辫,穿着蓝色外套,脖子上系着红纱巾的姑娘正惊喜的看着她。

回忆了一下,这是原主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叫孙爱佳。

孙爱佳有一双细长眼,脸上还有点点雀斑,算是个清秀的姑娘,这会儿看见沈安清,已经开心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上前热络的挽住沈安清的胳膊:“安清,真的是你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回来

怎么不去找我?程刚那天还喝多了呢。”

沈安清突然就不喜欢这个姑娘,虽然是原主的好朋友,可是明知道原主已经结婚,还提以前的对象干什么?

这个年代,这些风言风语可是能要人命的,这不是上赶着往原主身上泼脏水?

沈安清不动声色的抽出胳膊:“你别乱说,我都结婚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啊。:”

孙爱佳有些奇怪::“安清,你这是咋了?真要和那个乡巴佬过一辈子?你忘了你结婚前怎么说的?说一定会给程刚守身如玉,会想办法离婚回来找程刚的。你不会都忘了吧?”

沈安清有些头疼,原主竟然还说过这样的话?既然这么痴情,当初不管什么原因,寻死觅活的不嫁就好了啊。

而且,听孙爱佳说贺睢沉是乡巴佬,感觉格外的刺耳,皱着眉头:“佳佳,我在乡下这段时间也想清楚了,我觉得贺睢沉挺好的,我打算跟他好好过日子,那些乱七八糟的话你别说了,被人听见不

好。”

孙爱佳震惊的看着沈安清,有些不敢相信这话竟然能从沈安清嘴里说出来:“你真被贺睢沉洗脑了?那程刚怎么办?”

沈安清有些奇怪:“他那么大的人了,关我什么事情,你要是这么看不下去,不如你嫁给她好了。”

为了不崩人设,这句话笑着说的,像是开玩笑一般。

孙爱佳瞬间红了脸,跺着脚:“哎呀,安清,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那眉眼都带着藏不住的娇羞,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沈安清心里呵笑,看来原主这个好朋友,也并不是像表面上那么关心她,也不想继续跟她废话:“我还有事,就不跟你聊了啊。”

说完转身急匆匆的朝着医院走去。

孙爱佳还没反应过来,沈安清已经走出去很远,想了想,有些好奇的跟了上去,看着沈安清进了军区医院,才转身回去,还有些好奇,难道是谁病了?

那沈安清回来,沈家人知道吗?

一直到下午,贺睢沉才被从手术室推了出来,好在发现及时,已经没了生命危险。

钟志国冲着医生们连连道谢。

沈安清则跟着去了病房,不管是她现在是贺睢沉妻子的身份,还有两天对她细节上的关心,她都觉得应该好好照顾他。

拿着茶缸去接了点水回来,又去找护士要了点棉花球回来,用筷子夹着蘸了水给贺睢沉擦唇,缓解他术后口渴。

钟志国再过来时,见沈安清坐在病床边安静的照顾着贺睢沉,原本的怨气又突然消散了,站在一旁看了会儿,冲沈安清说道:“贺睢沉这个人,认死理,谁对他好,他能拿命还你。”

沈安清有些莫名其妙,她没事要贺睢沉的命干嘛?

不过看着严肃的钟志国,这会儿竟然扮演起媒婆的角色,还是有几分可爱的。

钟志国絮絮叨叨说了不少,最后看时间不早,才反复叮嘱了沈安清几句才离开,他怕沈安清不把贺睢沉放在心上。

回头出去玩,完全忘了病房里的贺睢沉。

沈安清有些无奈的送钟志国出去,再病房时,发现贺睢沉已经醒了,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她。

耳尖却泛着莫名其妙的潮红。

贺睢沉在沈安清给他检查时,并不是完全的人事不知,能清楚的知道沈安清扒了他的裤子……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0日 上午4:40
下一篇 2022年12月10日 上午5: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