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死对头小说_沈清越夏里沈清越夏里最新章节列表亲爱的死对头_亲爱的死对头亲爱的死对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亲爱的死对头小说_(沈清越夏里)沈清越夏里最新章节列表(亲爱的死对头)_亲爱的死对头(亲爱的死对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当年我和沈清越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他就亲过我。亲完还说要和我结婚。我给了他个大比兜,他当场飙血三升。后来老师把这事告诉了家长,他们开玩笑,要给我俩定娃娃亲。沈清越因为这个黑历史,没少朝我翻白眼儿。…

免费试读

当年我和沈清越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他就亲过我。

亲完还说要和我结婚。

我给了他个大比兜,他当场飙血三升。

后来老师把这事告诉了家长,他们开玩笑,要给我俩定娃娃亲。

沈清越因为这个黑历史,没少朝我翻白眼儿。

后来知道自己长得帅了,甚至都不搭理我。

多多少少有点不念旧情。

「他要吐到什么时候啊?」

三更半夜,沈清越人还趴在马桶上,一动不动。

我哥嗓子眼浅,见不了脏东西,拿毛巾把沈清越的头盖住。

我打了个哈欠,「你收留的,你管。」

刚回到卧室,我就收到了我哥的信息。

是一张照片,沈清越正摁着我在墙上亲。

「你和沈清越处对象怎么不告诉我?」我哥语气充满怨念。

「我没有处。」

「照片我保存了,等咱爸妈回来,我亲自给他们看。」

「……」

第二天,沈清越早消失不见了。

我估计他是没脸见我。

「你把照片给他看了?」我问我哥。

我哥系着围裙,从厨房出来,「没啊。」

「那人怎么走了?」

「我哪知道?」他解了围裙,穿上衣服,「我出门约会了,你下午有事没?」

「看篮球比赛。」

是闺蜜硬拽我去的,美其名曰,舒缓心情,顺便逃避我哥丢给我的家务劳动。

前几天北江市刚下过一场暴雨。

附近排水口堵了,市里组织污水排放用了好几天。

学校篮球场用不了,暑假期间的男大学生,就把战场搬到了我们小区附近。

一到下午,天最热的时候,光膀子的小帅哥会挤满整个篮球场。

我严重怀疑闺蜜想看的不是篮球比赛。

连阴数日的天气终于放晴,白云成团飘在半空,蝉得了空闲,嘶吼着为盛夏添了分热闹。

篮球场场地上有不少积水,年轻的身躯倒映在水中,青春洋溢的气息扑面而来。

闺蜜托腮,满眼桃花,「你看,男人千千万,还得是咱们沈哥哥。」

嗯?沈哥哥?

我刚把酸奶塞嘴里,沈清越那张脸就出现在视野里。

线条清冷明晰,矜贵帅气。

「夏里,听说你分手了?行不行啊?」

他抱着篮球,一如既往地懒散恣意。

我扯扯嘴角,抄起篮球砸过去:「彼此彼此。」

你不也是被人甩了。

还没出息地打电话表白,结果打错人。

沈清越侧头躲过篮球,懒洋洋丢下个冷笑,转身投入比赛。

闺蜜疯了,「求求了,给我要个微信吧,你的学长拐跑了他的学妹,你可以还他一个嘛。」

我扭开瓶矿泉水,「喝水吧你。」

沈清越不是啥好人。

哪个洁身自好的像他一样,三更半夜给人打骚扰电话。

蝉鸣一声高过一声,太阳渐渐高升,热浪在林间翻滚。

连吹来的风都难掩燥热。

场中比分因为沈清越的存在拉开了极大的差距。

一个漂亮的三分球,场中瞬间炸燃。

沈清越骚包地撩开球服擦汗,不经意露出的马甲线引得小姑娘疯叫。

他无视众人的目光,随意地拨弄了几下碎发,走到我面前,「喂,给瓶水。」

「没有。」

我是被抓来的,就一瓶。

他喝了我喝什么?

闺蜜见色忘义的属性不改,眼疾手快抄起我喝过的一瓶扔过去,「没新的,爱喝不喝。」

「那是我的——」

我蹦起来,还没沈清越的肩头高。

他高举胳膊接住还剩半瓶的矿泉水,仰头猛灌。

同时用一只手摁住我头顶,不让我起来。

水滴从沈清越的腮边滑落,顺着白皙的筋骨流畅的颈部,滑过滚动的喉结,随后淌进衣服里。

荷尔蒙暴涨,小姑娘尖叫不已。

闺蜜攥紧我的手,「卧槽!卧槽!我  DNA  动了!」

我挣扎半天,最后败北,眼睁睁看着沈清越喝完,空瓶投进垃圾桶,「水挺甜,谢谢。」

闺蜜扭成了蛆,「他是不是说我的水很甜……」

「……」

空气突然变得燥热无比,我低头,把沈清越的微信从黑名单放出,「亲密合照」一键发送。

预料到沈清越肯定会找上门来,但没想到这么早。

晚上  8  点钟,我家的门被敲响。

我穿着拖鞋,去开门。

楼道阴凉的风吹进来,夹杂着沈清越的味道,瞬间驱散了空调房里的冷气。

沈清越应该是刚洗过澡,薄荷味儿的洗发水顺着风钻进我的鼻孔。

他抵在我门前,「出来,有事跟你商量。」

到了楼下才问我,「哪来的照片?」

「我哥拍的。」我又指指门口,「在你干禽兽不如的事的时候。」

他懒散地依着电线杆,眉眼间褪去了锋锐,显得格外好说话。

「我亲你了?」

「不然呢?」

「要什么补偿?」

风突然静了,路灯在头顶一闪一闪的。

我迟疑半天,「做我男朋友?」

沈清越骤然失声,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半晌笑了,「这么喜欢我?」

我从来没提过这么荒唐的条件。

总结一下,他拿我当大冒险的娱乐项目,我当然要报复回去。

而且,要玩得比他更大。

我盯着他的眼睛,挑衅地轻轻开口,「敢吗?」

「你说呢?」

他慢条斯理地掐住我的腰,抵在墙上,「你放心,情侣该干的事,我一样不落。」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1日 下午11:40
下一篇 2022年12月12日 上午12: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