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司寒苏安染全文免费阅读苏安染傅司寒最新章节列表苏安染傅司寒_苏安染傅司寒小说免费阅读_傅司寒苏安染苏安染傅司寒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傅司寒苏安染全文免费阅读(苏安染傅司寒)最新章节列表(苏安染傅司寒)_苏安染傅司寒小说免费阅读_傅司寒苏安染(苏安染傅司寒)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介绍

苏安染奇怪的看了眼傅司寒:“还有事?还是不舒服走不到病房?”傅司寒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一会儿一起吃饭。”…

免费试读

苏安染奇怪的看了眼傅司寒:“还有事?还是不舒服走不到病房?”

傅司寒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一会儿一起吃饭。”

普通的一句话,让他说的格外认真和坚持。

苏安染瞬间明白,傅司寒这是知道她这两天吃杂面馒头的事情,弯了弯眼睛:“好,要不要我扶你去病房?”

心里却像突然沁入了蜜糖一样,散发着甜,被人关心的滋味还是挺好的。

傅司寒摇头,转身朝着住院部走去,步伐虽慢,却非常稳健,看着就不像刚做过手术的样子。

苏安染笑眯眯的看着傅司寒走远,才抱着布兜去找做饭师傅要盆子,杀鱼洗鱼。

做饭的王师傅见大半盆活蹦乱跳的小鲫鱼,有些惊讶:“你也去水塘边上捡鱼了?我听说人特别多,根本挤不进去。”

苏安染琢磨了一下:“可能我运气比较好,所以捡了不少。”

王师傅闲着没事也帮苏安染收拾小鲫鱼,还教给她:“这么多鱼一顿吃完浪费了,分一半出来养在水盆里,就放库房我给你看着,没人敢拿,明天还能给傅司寒炖鱼汤。”

苏安染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同时也感叹,傅司寒到底有什么人格魅力,感觉认识他的人,都对他非常好,当然他的家人除外。

这会儿油都很宝贵,苏安染也不好意思用食堂的油煎鱼,就直接把鱼扔进锅里开始炖。錵婲尐哾網

看身上的泥点,又没带换洗衣服,只能去食堂后面的水房,沾着水一点点擦掉。

从水房出来,竟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市一院那个给傅司寒误诊的医生李克达。

苏安染有些好奇,这人跑军区医院干什么?而且他是故意误诊还是无意的,应该还没调查清楚吧?

看对方走的着急且慌张,苏安染没多想就悄悄跟了上去。

一直跟到后面太平间时,对方一转弯不见了。

苏安染也不敢冒然跟上去,小心贴着墙边一点点挪过去,就听见有对话隐隐传来。

“谁让你来找我的?”

“我也没办法,我现在被停职调查,你说我会不会有事?”

“你只要一口咬定就是误诊,不会有事的。”

接下来两人声音低了很多,苏安染努力贴着墙也听不清楚,又怕被发现再杀人灭口,赶紧小心翼翼的退了回去。

心里却震惊不已,还真是故意谋杀!

可是目的是什么?

苏安染想想,这事还是要让傅司寒知道,她可没那么大本事去调查,回头再把小命搭进去。

跑到食堂看了眼鱼汤,又小跑着回病房。

傅司寒见苏安染小跑着回来,还小心的关上病房门,满脸紧张的模样,缓缓坐了起来:“怎么了?”

苏安染还谨慎的看了看病房门口,确定没人才到病床边上小声说道:“我刚看见市一院那个给你误诊的医生了,他到太平间跟人见面,听两人说话的意思,那个医生应该是被人买通故意误诊的。”

傅司寒皱了皱眉头,像是在思考苏安染话的真实性。

苏安染赶紧保证:“我听得真真的,那个医生说现在在调查他,他很害怕,后来又说了什么,我就听不清楚了。”

傅司寒看着苏安染,好一会儿才开口:“如果这个医生和人勾结,为什么会选择在军区医院太平间见面,风险很大。而且为什么这么轻易就会让你听见?”

苏安染愣了一下,对啊,要真是秘密,就这么轻易被她发现了?

“那为什么要这么说呢?难道故意让我知道的?”

傅司寒沉吟了一下:“对方的目的确实是让我发现,然后能去调查。”

至于调查的目的,他也不太清楚,市里他来的不多,三年前调到这个单位,没有参加过任何任务。

所以也不可能是敌人。

苏安染瞬间脑补了各种谍战,毕竟傅司寒现在的单位,和核研究有关,是不是因为这个?

小心的看着傅司寒:“那会不会有危险?比如半夜暗杀什么的?”

傅司寒有些哭笑不得:“不会,要是想弄死我,我都不可能转院到这边。”

苏安染想想也是,心态平和了一些:“那你还是要小心一些,我去看看鱼汤啊。”

苏安染离开后不久,宋修言拎着包东西进来,见病房里就傅司寒一人,还四处看了看:“你媳妇呢?”

“去食堂了。”

宋修言把东西放在床头柜上:“给你拿点麦乳精和奶粉补补,昨天下午没事,顺便去了趟你单位,老钟让把你的工资和粮票带过来,他这两天忙没空过来。”

傅司寒接过钱和粮票:“你在市里待几天?”

“我还有半个月假呢,你有事?”

“你帮我查一下和市一院李克达关系密切的人,最近有什么异常。”

宋修言惊讶:“怎么,误诊真是故意陷害?那这个李克达胆子有些大了。”

傅司寒摇头:“现在还不清楚,你帮我查查。”

宋修言痛快点头:“没问题,正好闲着没事。”

聊了几句见苏安染还没回头,有些八卦:“你媳妇真不错,你可要好好把握,我看人还是挺准的。”

傅司寒懒得理他:“你要是闲着没事,就赶紧去调查。”

宋修言啧啧两声:“你可真是不客气啊,不过听我一句劝,好好过日子啊。”

说着停顿了一下:“争取来年生个大胖小子。”

傅司寒索性不理他,等宋修言自己觉得无聊离开。

苏安染看着鱼汤熬成奶白色,又问王师傅要了个萝卜切成薄片炖进去,买了几个白面馒头,端着回病房。

既然傅司寒说一起吃饭,那就一起吃饭。

反正这鱼来得容易,没什么可心疼。

苏安染盛饭时,傅司寒把宋修言给的钱和粮票放在床头柜上,推到苏安染面前:“宋修言刚来了,把我这月的工资和粮票送了过来,你拿着去买件衣服。”

说完不自觉的红了耳尖,脸扭到一边看着窗外。

苏安染看了眼钱和粮票,又看向傅司寒,清楚看见阳光落在他侧脸上,耳尖微微泛着红。

狐疑了下,突然笑起来,没想到这个老男人竟然还这么纯情,给女人钱买个衣服,都能红了脸。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3日 下午10:30
下一篇 2022年12月13日 下午10:5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