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宜宁骆晋云结局免费阅读无弹窗薛宜宁骆晋云结局最新章节列表薛宜宁骆晋云结局_薛宜宁骆晋云结局全文免费阅读

(薛宜宁骆晋云结局免费阅读无弹窗)薛宜宁骆晋云结局最新章节列表(薛宜宁骆晋云结局)_薛宜宁骆晋云结局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离婚。”一道冷冽森然的嗓音在薛宜宁面前响起,她不由得抬眸朝着眼前的男人看过去。新婚夜上,她的植物人老公醒来了。…

免费试读

“离婚。”
一道冷冽森然的嗓音在薛宜宁面前响起,她不由得抬眸朝着眼前的男人看过去。
新婚夜上,她的植物人老公醒来了。
此刻,男人半靠在床头上,一身宽敞舒适的家居服敞开领口,隐约露出的胸肌带着久病卧床的苍白,但他气质清冷华贵,俊美至极的面容更是倨傲冰冷。
自诩见过万千美男的薛宜宁暗自在心中感叹,暴怒中的男人竟然还帅到惨绝人寰!
她笑眯眯的弯身,将脸朝着骆晋云唇瓣逼近:“好啊,领证之前我百度了,骆氏集团总裁骆晋云在变成植物人之前身价上亿,考虑到你老化磨损折半,夫妻共同财产再折半……”
身上白色吊带裙微微倾落几分,露出可口诱人的粉嫩肌肤。
骆晋云阴鹜的黑眸不经意的掠过性感锁骨,厌恶的神情毫不掩饰:“我们没有实质关系。”
灯下看美人固然赏心悦目,可惜右脸上一道狰狞的伤疤破坏了美感。
败兴! 
薛宜宁全然看在眼里,俏皮地眨眨眼,唇瓣贴向男人的耳畔:
“没有实质关系的话,那折算后只要给我一千亿就好。”
“还有我二婚再嫁也费劲,你必须赠予我房车,现在你住的这套我就很中意,你和你家人尽快搬走。你那么有钱,房产无数,送我一套不过分吧?”
温热的呼吸在男人周身缠绕着,让原本冰冷可怖的房间瞬间增添了几分暧昧。
然而,骆晋云眼中的寒意更胜,不疾不徐的语气带着无形的压迫:“要么净身出户,要么牢狱,你二选一。”
从薛宜宁的角度来看,眼前男人那深不可测的眼神,犹如刚刚觉醒的野兽,渐渐染上血红之色,随时能把人撕碎掉,那种难以捉摸的神秘强势,竟然给了她几分熟悉的感觉。
薛宜宁像逗猫似的,指尖一点点滑过,按在了令人血脉偾张的胸肌上:“小孩子才做选择,骆少,我只选你。”
一天前,她被薛家人卖给骆家用来获取投资,而她需要薛家的股份和分成,这才嫁给了植物人骆晋云。
骆晋云像是猎人般,黑眸紧盯着薛宜宁的一举一动,一手猛地禁锢住薛宜宁纤细的腰肢,磁性的嗓音透着森冷的寒气:“明天一早,我就会准备好离婚协议。”
两具柔软的身子瞬间紧贴在一起!微电流在两人之间传递,让薛宜宁浑身都快酥掉!
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卧槽,这男人就还没做什么呢,杀伤力就如此之大!他要是勾引起来,那一定是让人……合不拢腿啊!
薛宜宁微凉的指尖不自觉的朝着男人胸膛更深处移动着:“您想离婚,也要看骆老夫人同不同意~”
骆晋云不安分的手猛地被举到她的头顶,轻呵一声,暗藏杀机:“威胁过我的人都死了。”
薛宜宁抿了下唇,却还是仰头对视着:“骆少,您这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人家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骆晋云黑眸低垂,很清晰的看见那澄澈水润的眼眸,不同于面部的丑陋疤痕,那一双眼眸却很与众不同,莫名的熟悉。
可能是他昏迷太久,精力旺盛,但不至于饥不折食,受她蛊惑。
他略显慵懒的身姿欺压下来,微敞开的衣领露出半个宽厚肩膀,似在蛊惑人心,诱人犯罪:“那又是谁给你的豹子胆,敢趁我昏迷的时候给我下毒?”
这极品男人段位够高!
薛宜宁起身收回手,镇静从容的举起黑色药丸:“没有我出手,你也不会这么有精力恩将仇报。”
她还没有拿到投资资金,不能轻举妄动。
她当然不会现在告诉他,其实她进门的那一刻,就已经发现屋内环境到处是毒,包括绿植、空气熏香,不仅可以让人长期疲惫、四肢无力,更是可以让人陷入永久昏迷状态。
骆晋云听闻,冷冽如魄的深眸幽光一闪,像是藏了冰刃般锋利:“你怎么能证明这不是毒药?”
薛宜宁游刃有余地接招,话不说满:“你不是没死吗?”
骆氏太复杂,她不想淌这趟浑水。
但她也怕自己跟着被毒死,就把东西撤到外面的阳台了,借口自己对香气过敏。
给他药丸,是怕他在她获取资金期间出现什么意外,影响她的调查计划。
只是没想到,这男人的体质够优秀,竟然醒得这么快。
很显然,骆晋云还是不信,冷峻骇人的姿态带着睥睨众生的霸气,更为厌恶起眼前女人来:“不管你是谁,这婚离定了。”
薛宜宁美眸弯成月牙状,闪烁着不易察觉的精光:“只要骆少能够搞定骆老夫人,我没问题。”
但她比他还要清楚,他百分百搞不定。
骆晋云高冷的呵笑一声,阴沉着脸去找手机,对于这种厚颜无耻到脸皮都不要的人,懒得继续虚与委蛇下去。
他的手机被放在在不远处的落地窗下的欧式铸铁桌上,他够不到,想站起身子去拿,但因为双腿无法站立,有些头痛。
薛宜宁终究心软了下:“我帮你拿过来。”
“不需要。”
骆晋云修长的手臂用力的撑在墙上,那矜贵挺拔的身影周身散发着清冷的禁欲之气,根本容不得任何忽视,也让她心里莫名沉重起来。
他这样强硬倔强的性子,伴随着磁性暗哑的嗓音,再次有一种隐隐约约的熟悉。
薛宜宁心跳猛地加速起来,刚想上前仔细辨认,眼前的男人却是因为行动不便,突然朝着身后倒去。
要了命了!
她立即伸手去接住男人,却被重心不稳的男人当场压在了身下!
那樱红的薄唇对准了水润的红唇,眼看着咫尺之距……
薛宜宁在强烈的眩晕间,脑海中闪过另一张神秘的面容,猛地推开面前的男人翻身站起。
她看见那窗外静谧的夜空下,万家灯火霓虹璀璨的模样,倒映着男人艰难起身的身影,借由低笑打破尴尬境地:“骆少,你脸红了。”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5日 下午4:20
下一篇 2022年12月15日 下午4:4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